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蜀臣 > 第425章、不修德

是的,郑璞不日将归蜀地。
随着南匈奴左部刘豹举族徙离休屠泽,以及淮南战事明朗,先前天子刘禅北上巡郡县、犒赏北伐将士之意,终于可以付诸行动了。
必然,天子北巡,丞相要遣人归去迎驾。
至于为何选了郑璞,而并非关兴、张包抑或赵广等人嘛.......
一来乃郑璞近些时日委实闲暇。
另一,则是傅佥在去岁战事消弭后,便被天子刘禅召回成都了。
天子以他已然及冠为由,便让近侍陈祇代为出面寻了门亲事,招他归去完婚的。此事丞相亦知,便意属郑璞归去迎天子车架北来了。
师徒如父子嘛。
已无尊长在世的傅佥成亲,郑璞自是要多操劳些。
总不能让天子亲自主婚吧?
大汉忠烈之后非止傅佥一人,不好厚此薄彼,且以傅佥的功绩尚且受不起。
“嗯,日期已定下。”
郑璞轻声回道,“待春暖花开,春耕将始时。此些年,天子亲耕籍田已是惯例,连太子都开始随入田地劳作了。以归途所费时日算,我归至成都时,春耕已罢了,天子可北来矣。”
言罢,似是想起了什么,又倏然侧头,眼眸中尽是防备之色,“此事与兄不相干,今竟问及,乃将欲何为邪!”
“你这是何意?”
顿时,张包不免横眉竖眼,口气亦不善,“我乃皇后之兄,亦曾为天子近侍数年!今问及天子行程,何足为奇哉!难不成,我在子瑾眼中,竟是品行不良之人乎?”
闻言,郑璞斜头沉吟。
片刻之后,便带着满脸真挚,缓缓的点了点头,“然也。”
“你!”
张包气结。
以手指着郑璞半晌,却也发作不得,便又侧头目顾那悠哉游哉的黄鹄去了。
而郑璞则是眉目舒展,好不畅快。
无他,依他的性子,被这位妻兄三番两次的“欺凌”,今有报之,焉能不畅怀!
不知过了多久。
已然气消了的张包,倏然回头目视着郑璞,轻声而道,“唉,子瑾你这睚眦必报的性子,委实是改不了了。你我乃姻亲之家,兼有同生共死之义,我不过故意以事讦之,然你竟耿耿于心。由此可知,文黛私下托我之事,我无能为力矣。”
故意刁难我?
且还是我细君私下托你的?
闻言,郑璞不由愕然。
旋即,他乃肃容催声发问道,“兄所言,我不解其意,还请兄详言之。”
“我尚未归冀县之前,文黛便作书与我了。”
张包轻轻颔首,道出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乃是郑璞被授予丞相司直以后,张妍便心忧未来了。
她知道司直这个官职的职责以及代表的意义,亦担忧郑璞那睚眦必报的性子,行驶职权的时候必然会留下许多被别人攻讦的口实,为日后埋下隐患。
权柄愈炽,所受的非议便愈多嘛。
是故,在陇右举目无亲的张妍,思来想去唯有作书去与张包,让他以妻兄的身份谏劝,让郑璞能将性子收敛一二。
这便有了郑璞的坐骑无故转给张遵、被张包自作主张代为请命之事。
不然,从张掖郡山丹牧场归来冀县的他,难道连一良驹都不能给张遵带回来?
自幼便被家中严促读书的他,安能会有越俎代庖的行径?
他的本意不过是故意寻隙,以冀磨练下郑璞的性子与戾气罢了。
哪料到,他的煞费苦心,竟是迎来了郑璞连妻兄都“无不报复”呢!
“子瑾才学,可称我辈之魁也。”
说罢缘由的张包,继续说道,“天子与丞相皆亲之器之,日后被天子外讬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乃必然。故而,我与文黛便期子瑾能敛性修德,以便他日少受攻讦,亦是为家声添美、为子孙遗誉也。”
原来如此!
倾耳听罢的郑璞,百感交集的叹了一口气。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善操琴、喜舞剑而不好红妆的张妍,亦有为夫君计议之能,且所思所虑竟如此深远。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嗯,如果再温柔些就更好了......
“我素不以德着称,不想竟令文黛与兄皆心忧矣。”
沉默了少时,郑璞语气有些感慨,“不过,依我之见,我这性情固然不好,但不改应是比改了更好。”
呃?
这次轮到张包愕然了。
不修德行,反而比修身养德更好?
此是什么言论!
而郑璞亦不等他发问,便压低声音道出了缘由,“如兄所言,我日后或会被天子倚为股肱、授予权柄。然而正是因此,我方不可与他人为善,以求不党不朋。令朝野无有嘉我之誉,亦让奸佞之徒,无有进谗构陷我有不臣之心啊!”
张包听罢,当即毛骨悚然。
盖因他倏然想起了昔被朝野誉为“圣人”、但却篡位自立的王莽。
似是此言论颇有道理。
纵观古今,往往是那些独来独往的孤臣反而更加简在帝心。
尤其是大汉已然有了王莽与曹操的事迹在前。
张包自作沉吟了好一会儿,最后摆了摆手,“此事乃文黛之忧,此中干系你自与她说去,无需预我了。”
或许,是觉得方才的言论有悖人臣之道吧。
他话语甫一落下,便又很仓促的岔开了话题,“子瑾,方才我问及你归蜀地之期,委实是有事相求。”
“哈,兄不言,我亦知矣。”
郑璞亦不想言谈太多仕途上的明哲保身,闻言便拊掌而笑,“兄所求者,乃欲留在凉州为国伐逆讨诛不臣,而非归去戍守京畿也!”
“哈哈哈~~~”
张包亦拊掌,纵声大笑,“子瑾实乃妙人也!”
一阵笑罢,他才敛容轻声而谓曰,“我知向中领军前来陇右督兵,已然事不可违。然而,今继任戍守京畿内外之将尚未有定论,亦是有周旋之时。子瑾素得天子亲之,若此番归去成都且先为我绸缪一二,事情未必无有转机。再者,丞相今已还政天子,子瑾若能谏言天子允我之志,丞相亦不会他议的。”
呵,连丞相的想法都顾虑到了,可见张包是多么的心切。
不过想想,也无可厚非。
男儿及壮当求封侯!
当今风气,寻常黎庶亦有沙场觅封侯之志,何况将门之后的张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