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截胡娄晓娥 > 第244长 狗眼看人低

“没有的事儿!人家特别开明还叮嘱苏辞多陪陪我们母女呢,只可惜她还在外地,没有机会好好见一面。今天我们出去玩的时候,苏辞还带着他小儿子过来呢,这姐弟俩可亲了。”娄晓娥笑意盈盈。
“那就好,只要萱萱不受委屈你怎么做决定,妈都支持!”娄母长叹一声“就是怕委屈了你,打拼到现在的地步不容易还为他守节十七年,最后还没个名分。”
娄晓娥心中甜丝丝的说道:“没事儿的妈苏辞已经给了我最好的回报了这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二十年的青春岁月,这是每个女人做梦都想拥有的吧!
至于名分这种东西,娄晓娥压根就不在意哪怕是香江,一夫多妻的制度仍然存在,现在这个时代名分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这次见面,能再续前缘,知道苏辞心中一直挂念着她,萱萱也得到了久违的父爱、其实娄晓娥心中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一晃而过,苏辞推开了所有的应酬和会议专门给自己放了个小假期,特地腾出空来陪同女儿履行了诺言,俨然化身女儿奴的节奏
甚至于寻呼机都日常战略性关机,四九城有名的景点和好玩的地界,苏辞一家四口基本上都跑了个遍。
最后临近分别的时候苏灵萱依依不舍的从苏辞的怀里钻出来,大大的眼眸里噙满了不舍的泪花,苏辞看的心都快化了恨不能直接就跟着女儿一块儿回去了。
“想爸爸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爸爸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空!”
“嗯!爹地,拜拜!”苏灵萱充满希冀的点着头。
送别娄晓娥的时候,苏辞给她留下了一颗养颜丹。
“这是给咱妈的希望她保重身体、
娄晓娥珍而重之的收下,其实不用苏辞解释她也很清楚,这种逆天的丹药肯定不可能量产的甚至来历都充满了神秘。
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保持沉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苏辞肯再拿出一颗无价之宝给她,已经足够说明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了才。
“爹地,我会想你的!再见!”
小轿车缓缓开动苏灵萱探出小脑袋,高高的摇手。
“想我的时候记得给爹地打电话
苏辞目送这小轿车渐行渐远,心里不禁空落落的
复员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
当了十几年侦察兵的钟跃民、王海洋早早的就排队等候在了大厅里,从一开始的轻松愉快,到现在的焦躁郁闷,只经过了短短的四十五分钟。
原本钟跃民和张海洋在部队里脱颖而出已经是尖刀部队的正营干部,可以说是前途无限上过战场立过功,只要再去军事学院镀个金成为待遇卓绝的职业军人或苏一生就这么辉煌下去了
可是钟跃民这厮不甘心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他是个从不安分守己的人,追求着热烈且刺激的生活对于女人,也向来是撩完就跑,有个好开始,却从不甘于平淡,给不了未来。
这不,赶上裁军一百万的指标钟跃民抓住机会,傲傲叫的就递上了申请生怕办公室主任不同意,还亲自过去软磨硬泡,最后才转业成功。
原本都特种兵大队长前途无量却突然从头开始,让无数人扼腕叹息。
张海洋也被钟跃民说服了,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一同转业,如果没有父辈的祖荫和家底,恐怕他们也不会这么潇洒
“这都等了四十五分钟了,怎么还没叫到咱们?”
钟跃民等的不耐烦了,郁闷的直报427怨。
旁边一个国字脸道:“这就不耐烦了?我都来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轮到我呢!到了这儿,咱们归人家管,你们也别有脾气。”
张海洋问道:“哥们你哪个部队的?我俩是A军侦察分队的”
“哟!尖刀部队啊那你们打架可是专业的!我北海舰队的当过航海长现在不也转业找工作么。”
“你俩的专业,能去刑警队的话,那才是对口,不过这是个香饽饽,你们要是头顶没人的话,估计悬了”
“这转业办的人一句话就能决定咱下半生,在这儿是龙都得盘着人家就算说话再难听,你们也别有脾气,否则被穿小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国字脸和两人都聊得来,煞有介事的特地叮嘱道,很快被叫到了名字,告罪一点就拿着介绍信进了办公室。
原本魁梧壮实的汉子一进门竟然点头哈腰的放下了面子,而那办公桌上的小科员,老神在在的喝着茶,拽的人五人六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是哪家的二世祖呢。
看到这一幕,张海洋和钟跃民心里都沉甸甸的。
这就是现实啊不管军营里你有怎样的丰功伟绩,出了军营,一切都由不得自己,最后为了一份谋生差事,卑躬屈膝
“跃民哥,海洋哥!”
打扮的一身西装笔挺的宁伟,带着麦克镜,穿着哒哒响的小皮鞋,见到两人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宁伟!”
三人激动的抱在一块,战友间的情谊向来无无需多说
“宁伟混得不错啊!”
“可以啊!
海洋上下打量了一番宁伟,啧啧称奇。“这小西装,小皮鞋还有蛤蟆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老板呢!”
钟跃民则是对宁伟腰间的寻呼机更感兴趣“宁伟,你连哗机都用上了”
大哥大尚未在内地流行的年代,寻呼机,那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是当之无愧的NO1装逼神器到时候陛陛机一晌,回头率老高了。
丝毫不逊色五六十年代,哒哒响走在路上的崭新小皮鞋。
宁伟摘下腰间的寻呼机递给钟跃民他知道钟跃民向来对新奇玩意非常感兴趣
“我也不算什么发达,以我这脑袋做生意,没几天就得败光家产了还好师傅给了我一份美差现在给他当司机待我非常好。”宁伟挠了挠头,憨厚的笑道。
“那相当可以啊!”
钟跃民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寻呼机,对着按键一阵捯饬随后递还给了宁伟道:“师傅也来了么?”
“师傅在外面等你们呢!你们工作要是定下来了,咱们就出去汇合吧,接风宴已经准备好了!”
“那大好了!”张海洋喜道“我都好久没见到师傅他老人家了!”
钟跃民挪揄道:“我看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周晓白吧?这么多年你还没死心?”
张海洋死鸭子嘴硬:“才不是!我就是单纯想去素顺一下师傅他老人家而己!”
“切!谁信啊!”
这时候,钟跃民和张海洋也终于被点名了。
“等我们出来再聊。”
“好!”
宁伟索性就坐在大厅等候了。
办公室里。
那拽的跟二世祖似的科员看了一下两人的履历,嘴角发出不屑的轻哼,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当刑警2呵呵这全国的复员军人都想当,那这警署、派出所都改成部队得了。”
“你什么意思啊?”
钟跃民心中压着火,听不惯这阴阳怪气的直音。
小科员拽起二郎腿战术后仰,漫不经心的数落道:“什么意思?要是都安排去警队,那到时候警员可比贼都多
“现在咱们的风向鼓励复员军人自谋出路,都想着找好活哪儿有啊?”
张海洋还算稳重一点,深吸一口气道:“可是我们专业对口啊”
“专业?”小科员不屑的冷笑一声“那我和四九城的书记还专业对只呢
钟跃民怒道:“你说话注意点!”“你们这些当兵的,被国家养了十几年你以为这地方和部队一样容易啊2这么一分钱都得实打实的挣!”
这冠冕堂皇的一番话下来,趾高气昂到了极点,直接就用斜眼看人。
“老子特么揍你!”
钟跃民勃然大怒,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一脚高高抬起只听砰的一点,面前的办公桌瞬间四分五裂。
小科员当场就吓傻了尿意上涌。
“冷静点!”
如果不是张海洋拦着只怕这小科员不死也得重伤。
“什么叫养了十几年老子打仗立的战功都是假的么!”
“打仗2都多少年没打仗了,吹什么生呢!”小科员色厉内荏道,“虽然安置转业办有刑警队的名额,但是我就不给你!”
钟跃民虽然在气头上,却也牢记部队纪律,侦查尖刀营秘密进行过的任务决口不提,但是这在对方看来,反倒是成了其吹生不打草稿的证据当下就给钟跃民扣了个**的帽子。
“你耍脾气给谁看呢告诉你,我也有脾气。”
“在部队里你是正营,但是我告诉你,出来了在我这儿,你什么都不是
张海洋听得额头青筋直跳,这家伙说话真特么刺耳,要不是顾虑影响,高低他也得给这家伙一巴掌把他大乐都给扇碎
“走,咱们不在这儿呆了。”
张海洋拽着大怒的钟跃民愤愤然的离去。
龙搁浅滩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此时的两人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个社会对复员军人浓浓的恶意。
安置转业办外,停车场。
丰田皇冠就停靠在最显眼的位置,苏辞放平了东座悠闲的伸了个懒腰正好抓着这个机会给梁思申小萝莉写信,这丫头已经适应了国外的生活,迫不及待的跟他分享生活中的乐趣。
苏辞作为过来人,以前还曾经在漂亮国长期住过一段时间再加上信息爆炸时代的各种文化冲击,对小萝莉遇到的事情还不是信手拈来。
写信嘛,自然还得是纯手写比较有诚意
在技能书的加成下,他的俄语和英语已经是满级状态,前些日子梁思电还特地在书信里用了高端的语法和-技巧
班门弄斧
苏辞冷笑一声,小-样还是大嫩了干脆这次让梁思好好见识一下,论文级的高阶语法和生僻词汇的运用,到时候让她只能对照词典一个词一个词的读懂书信,否则还真会尾巴翘上天了
正当苏辞奋笔疾书的时候,冷不丁的听到旁边声音清脆的叫骂点。
“什么东西!说话气人,态度恶劣给你们脸了!”
转头一看,一个梳着双马尾,清秀纯真的少女穿着深蓝色复员海军大衣正满脸怨念的踢着停车场的石块,随手就把手里的介绍信摔在地上。
“就不爱看你们那张臭嘴脸!安排的什么破工作!不就没对你们低惠下气么!”
“你们也配!老娘就不惯你们臭脾气!”
苏辞只是警了一眼,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这转业办里面的水不算深,但是很浑,真应了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的俗语。
不过他倒是没兴趣多管闲事,毕竟女儿刚走苏辞这心里还空落落的呢虽说小姑娘双马尾的清纯模样,以及小辣椒的性格挺对胃口,但是苏辞表示完全佛系。
他现在还在头疼,待会儿怎么面对周晓白的问题呢,这姑娘固执的就像一头倔驴,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年前苏辞刚从周首长那儿拜访完这还不到下一年就把人家闺女给拐跑了这要是周首长知道了,当场跟他来个极限一换一可怎么办?
正当苏辞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准备给书信来个收尾的时候冷不工就看到之前的双马尾小辣椒突然凑在他的窗外对着苏辞做鬼脸。
苏辞“”
车窗被摇来苏辞无语的看着她:没必要这么热情吧?”
“车里有人啊!”
双马尾小辣椒吃了一惊,瞬间就闹了个大红脸,一边揉眼睛一边解释道“对不住,我眼睛里进沙子了一时半会儿找不镜子就想来车窗这边照照。我马上就走”
“算了算了你继续吧”苏辞看她这模样,冒然走开在这碎石子遍地的地方估计可能摔个跟头。
“这手帕你拿去用吧手上细菌多对眼睛刺激大。”
苏辞递来一块方帕这年头公家领导人兜里揣几块手帕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与娘无关,而是一种过去的传统
甚至九十年代后的老一辈,还喜欢用手帕当钱包使,平时还能擦脸抹汗,用途很广。
他兜里平时常备好几块手帕,有的是宋运萍塞的,有的是花蕾蕾慰好的。
“谢谢!”
小辣椒大喜,也没有过多的矜持,接过干净的手帕擦了擦,很快就解决了眼睛里的沙子。
“大感谢你了同志!我是南海舰队复员的,请问你也是复员的军人么?”她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不是军人,我是来给朋友接风的他们在转业办”
“原来如此,那祝他们好运了”
小辣椒深表同情的说道。
“在里面受气了?”
苏辞一看就明白这姑娘是经受了社会毒打,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官职不大权威不小的官僚作风。
“我不乐意见他们那些嘴脸!人五人六的他们也配!”小辣椒愤愤不平的说道。
“是啊,一句话就想把人家下半生给安排了芝麻大小的官手里握着可大可小的权柄,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苏辞无不感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钟跃民和张海洋,现在应该也饱受毒打了
“呀,大哥,您还会英文呢!”
小辣椒鳖眼见到苏辞手里的手写英文书信,惊讶的叫出声来眼神里带着几分好奇和崇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