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216章:礼物(下)

“怎么这么晚过来?”小熊今晚陪护,迎了过来。
“我明天早上就要走了,回魔都。”关琛说。
“啊。”
“你不用一起,你留在这里继续照顾姐姐。”
“那……”
“工资你还是老老实实拿着,带薪假,我们公司的福利,不抛弃不放弃,有难同当。”
“噢。”
小熊笑了起来。
“啊,肚子饿了。”关琛摸了摸肚皮。
小熊此时一肚子感激,立马冲出去要帮关琛去买吃的。
支开小熊后,关琛在姐姐旁边的凳子坐下,看着她。
熊若矜似睡非睡地合着眼。以往这时候,她一定会笑看关琛和小熊的互动。但此时,她就像被病痛和压力消耗了所有精力,连转头都疲惫。
“上次见了你,感觉你不是很想治疗下去了。如果是不想再继续痛苦,那求个解脱也无可厚非,必要的话,我还可以帮你——”关琛说。
霍利惊恐地看着关琛,浑身发抖,生怕关琛准备对医疗设备动什么手。
关琛知道他在想什么:“当然不是亲自动手,那是犯法的,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带你去合法安乐的国家。”
熊若矜也终于肯睁开眼,眼神里有讶异,也有希翼。
然而关琛说:“但你好像是担心治疗费,觉得自己变成了小熊和秃鹫的负担,所以不肯治疗。我说要借钱给你,你又不要,明明还没到放弃的时候,你却准备放弃。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你了。”
熊若矜沉默不语,倒是没有再闭上眼睛了。
关琛说:“我不知道你的感受,所以安慰和劝告的话,我也说不来,怕站着说话不腰疼,起了反作用。”
“……”
关琛深沉地说:“我只知道,如果你死了,那些爱你的人会难过。”
熊若矜沉默片刻,开口:“你就是为了说这句帅气的台词,所以大晚上特意跑过来……?”
“对啊。”关琛得意。
“那现在说完了之后呢?”
“我还没说完。”关琛朝霍利招了招手。
霍利配合地拿出笔记本电脑,恭恭敬敬地摆在关琛手心。
“我是演员,是电影人,有些大道理也说不来,只会讲故事,用影像替我说话。”
关琛这样说着,打开了电脑,点开一个软件,放起了里面的一个视频。
几天前关琛跟大师兄打完电话,就决心拍这么一个视频当作礼物给熊若矜。
以他的文化水平,只能选择这个讲故事的方式。
故事是良药。
电影解开了关琛的心结,关琛希望这个药同样也能救下熊若矜。
视频虽然急匆匆地拿出来,还不是完整版,但他跟霍利边拍边剪边做后期,几天下来,也算能让人看清大致意图。
点开播放之后,关琛似乎受不了内心的缠绵悱恻,把电脑往小桌板上面一放,然后就走出了病房。
熊若矜盯着屏幕,注意力不再涣散,人已经比刚才有精神了。
短片的一开始,竟然是片头。
甚至还有主创名单。
【出品方:新竹影视公司】
【出品人:谢劲竹】
【导演:霍利】
【主演:关琛】
【特别鸣谢:章耀辉、章依曼、秦瑞扬……】
伴随着字幕的片头,首先出现的画面是病房。夜深人静,灯光昏暗。熊若矜认出了这是自己所躺的病房。画面里的她,正躺在床上睡觉,一旁的小熊也疲惫地打着瞌睡。熊若矜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拍的。
手持摄像的人慢慢靠近着病床,宛如恐怖片里的杀人犯潜入主角房间。熊若矜隔着屏幕也情不自禁缩了缩身子,就在她以为视频里的自己要被怎么样的时候,镜头突然一转,对准了窗台上的花篮。
花篮里,有贺卡。上面写着祝福熊若矜赶紧好起来的寄语。
镜头对准了写贺卡的人。
背景音乐响起,画面一转,风格陡然一变。
一张张贺卡上的名字,被写成文字,列到了一个名单上。根据这个名单,出现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有的照片是从网上存下来的,有的照片是从远处,卡卡卡一顿连拍,拍下来的。这些照片,最后都被洗了出来,被分散地钉在一张巨大京城地图里。
照片里每个人的眼部,都盖着一层黑色方块。
图钉与图钉之间用红色的绳子连着,宛如蛛网。
照片的旁边,是人物的详细资料,姓名,出生年月,工作单位,家庭住址……
配上深沉的音乐,这简直像惊悚政治片或谍战片的开头。
“你们这是去跟踪我朋友了?……”熊若矜震惊了。
留在病房的霍利尴尬地咧了咧嘴,拿出关琛曾经应付他的说辞:“主要是网上信息太容易找了,大家都没什么隐私防范的心理……我们拍下来的照片是不做商用的,这个视频也只给你一个人看。”
片头不长,正片很快出现。
关琛走进画面,根据搜集到的资料,他堵到了一号目标。大早上的,对方急着去公司上班。
确定目标之后,关琛拦下对方,先问:【你是XXX吧?熊若矜的朋友?】
对方原本准备绕过关琛,听到问题后,愣了一下,回答说是。
【熊若矜死了。】关琛以一种难掩悲痛的语气说。
对方又愣,然后胡乱哦了几声,指指公司,说【我工作快迟到了】,随后不等关琛回答,就绕过了他,径直往公司走去,似乎真的很忙。
关琛拿着相机拍对方背影。目标混在一堆上班族之间,等到电梯,人群鱼贯而入。一号目标正准备进去,但就差一步的时候,突然转身,选择走楼梯。
镜头跟了上去。
在楼道里,镜头从楼道的缝隙中往上仰拍。螺旋收缩的画面,能看到一只手扶着楼梯,正徐徐地往上爬。起初,那只手以正常人的往上攀,渐渐的,渐渐的,那只手停了下来。
而后在静止不动的画面里,只听到一个女人的呜咽,和啜泣。
……
二号目标是熊若矜的乐团同事,乐手。
【熊若矜今在凌晨三点的时候走了。】
【都怪我。有一次体检,如果我那天把她也拉过去的话……都怪我。】
这位乐手的琴声,全乱了。
……
再之后。
【抢救不及,人……没了。】
【……她,说好当我伴娘的!她怎么说话不算数啊……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啊……】
一张喜帖,接住不断滴落的眼泪。
……
【熊若矜她去世了……】
【……】
【你没事吧?】
【啊……谢谢,我坐一会儿就好,缓过来就好。见笑了,第一次感觉到难受得喘不过气是什么意思。我从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暗恋她,现在也是,以后……那时候她心里只有音乐,我一直都没敢表达心意,后来就来不及了……抱歉,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男人背对着镜头,喘气,呼气,似花光他所有力气。
……
【……她死了。】
【不可能,不是已经开始治疗了吗?不可能那么快的!】
【她受不了痛苦,趁她妹妹不注意的时候,她自己用刀……】
【……我工作太忙了,说要去探望她,一直没去。那天吵架,故意没理她,我应该好好抱抱她的啊。怎么就成了最后一面呢……】
……
关琛拍下了每个人听闻熊若矜死讯后痛苦的时刻。
他们有的拒绝承认,有的嚎啕大哭,有的默默流泪。
霍利将这些片段删繁就简,里面每个人的反应都是那么的鲜活,以及悲伤。
“你们怎么这么缺德啊……”熊若矜笑起来。
虽是在笑,但看着屏幕里朋友们的眼泪,她也流出泪来。
------题外话------
非常惭愧,前些天公事私事挤到了一堆,实在抱歉。
尤其是家中有长辈快要不行了,恰好故事又写到这样的情节,心情难免沉重,无精打采了好多天,吃得也少,一天下来勉强应付完工作,已经没什么力气再写东西了。
这两天总算缓过来了。
之后更新会恢复正常。
明天或者后天还有更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