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明末钢铁大亨 > 461、蒸汽炮舰大显神威

押花听到了蒸汽机重新启动的轰鸣声。
心里就是一惊,他急忙转过头去看。
只见这条黑色的船,中间的那个巨大的烟筒,再度喷出了滚滚的浓烟。
船后的明轮再度开始旋转起来。
动力恢复的蒸汽船,再也不怕这些驾着木筏冲上来的蒙古兵们。
陈志坚一个左满舵到底,晨曦号横着划了一个圆圈。
就把所有的木筏全部被撞翻,木筏上的人纷纷掉进水里。
磨桌兴奋的一拍驾驶台上的栏杆。
喊道:“这回轮到你爷爷发威了。给我炮火准备。轰他娘的。”
押花眼看着那条黑船横了过来,三门佛郎机炮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自己所在的这个小山包。
押花是打老了仗的,立刻拨马就走,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他扔下那些后知后觉的部下,自己扬鞭打马,策马跑向山丘背面。
紧接着,轰轰轰,接连三声炮响。霰弹像暴风骤雨一般的噼头盖脸的打过来。
没来的及反应的蒙古骑兵,连人带马被打倒了一大片。无数人栽倒在血泊里哀号。
眼看这条诡异恐怖的黑船,把木筏都撞翻了。蒙古人也看出来了,靠木筏是对付不了这条包着铁皮的船了。再加上炮火又起来了,于是,纷纷向着岸上跑去。
付老六趴在炮窗口看了一会,说道:“你们看到那个穿盔甲的了吗,这一身的山文铠,可不便宜呢。那家伙一看就是大官,给老子干他一炮。”
徒弟们立刻哼哧哼哧的摇动转向机构,旋转炮台,把炮口对准了,在数百蒙古骑兵拥簇下,准备逃跑的押花。
押花不傻,打了这么久,也没把这条诡异的黑船怎么样,反到死了四百多人,这仗还打个屁,此时不跑等着红衣大炮轰过来吗。
付老六指挥徒弟们,把一个定装的,圆柱形丝绸包裹的发射药包塞进了炮膛,用长杆捅进炮膛底部。
然后把一颗实心球形弹安装在软木弹托上,然后一起装进炮膛里。再次用木杆子捅进去,捅到底部压实。
胡大海是付老六的大弟子,平时都是他们负责带领诸位师弟的。
他目力最好,由他亲自瞄准。
这个火炮上有简单的瞄准装置。就是准星和照门三点一线法瞄准。
师弟们摇动摇把,驱动高低机和方向机,调整好俯仰角度和方向。
胡大海向师傅点点头,表示已经瞄准好了。
“开炮!”付老六大吼一声。
小徒弟温得水,立刻抓起火炉里烧红得钢钎,一下子捅进火门里。火炮发出震耳欲聋得巨响。
随后向后勐地后座,红衣大炮的巨大威力,使得整条船都剧烈的晃动。
这门炮,杨凡加上了绳索和滑轮装置,火炮发射后,由于后坐力向后时,可以通过绳索和滑轮缓冲后座行程。也便于炮手拉动绳索把火炮复位。
炮弹和弹托冲出炮口,随即浓烟和火光也跟着喷出。弹托碎裂,铅球实心弹则呼啸着,以超过音速的速度,飞向远处正在逃跑的一大群骑兵。
付老六等人眼看着那一群骑兵从后面开始,被这枚三十六磅得铅球趟了过去,顿时一阵血肉横飞。
肢体、盔甲碎片,武器,甚至时马匹得残肢,四处飞扬。
炮弹所过之处,无坚不摧,一切阻碍,都被高速旋转的铅球搅得粉碎。
押花只感觉一阵劲风从自己右边刮过,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半边身子也随着这阵狂风而去。
只剩下半边的身体的押花,噗通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
押花的死,彻底摧垮了蒙古人的信心。
蒙古人发一声喊,四面奔逃而去。
骑兵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之间,除了河里的尸体,和岸上被霰弹打死的,和在血泊里哀号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磨桌看都没看这些死尸和伤者。
天一黑,草原上的狼会把他们清理干净,变成草原的肥料。
根本用不着磨桌操心。
“我们开足马力去多伦城。”磨桌下令道。
传声筒里传来命令后,司炉工用铁锹不停的向锅炉里填煤。黑船的锅炉更加勐烈的燃烧,蒸汽加大,明轮快速旋转起来,加快速度向多伦城驶去。
两个时辰后,正晌午时,晨曦号终于赶到了多伦城。
此时秘密麻麻的蒙古兵,正在爬城。
无数条简陋的梯子搭在城墙上,左手举着牛皮圆盾,右手手持弯刀的蒙古人正在拼命的往城墙上爬,一个个的面目狰狞,含不畏死。
蒙古人在中原统治过,熟悉攻城武器,他们的梯子虽然不是云梯,但是梯子的顶部,有两个铁质的钩子。
一旦搭在城墙上,钩子就会挂在城墙上。加上梯子自身的重量,以及爬梯子的蒙古人的体重,守城一方极难把梯子掀下去。
电影里用木杆子,把梯子推倒,导致梯子上的人都摔死。那是骗人的。这么重的梯子,还带着钩子,钩住城墙,很难能推得梯子向后翻倒。
此时,城墙上,一根钉满了钢锥子,和狼牙棒一样的原木,从城墙上扔了下来。
这根原木足有一尺粗细,重量有数百斤。
横着滚下来的原木,带着无数的钢锥子,滚动着,直接把梯子上的蒙古人,从顶上砸到底下。
一砸到底!
真是挨着死,碰着伤。直接砸的血肉横飞。
连梯子都有一边砸断了,晃了几下,直接散花了。
被砸下来的人,不是直接死掉,就是口吐鲜血,眼见不活了。
中队长郭琦亮负责这一段城墙,他从城垛伸出头,看了一眼效果,然后缩回来。大喊道:“干的漂亮,砸死砸伤了十二个。快发动绞盘,把夜叉擂收回来。”
这根带着尖利金属刺的滚木,叫做夜叉擂。两头有轮子,用绳索固定,扔下去后,还可以在城头上,用绞车在重新拉起来反复使用。
因为草原上木材少,石头也少。滚木雷石要是一次性使用,几天就用光了。所以,安三溪决定,大量制作拍杆、夜叉擂等可以反复使用的器械。
虽然,耗费比较多,特别费工和费材料。但是一次制作可以使用很多年。在草原上这种木头和石头资源贵乏得地方,就比较划算了。
晨曦号冒着滚滚黑烟,开进城堡和多伦城之间的河道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多伦城的夯土城墙上,四面都是蚂蚁一样。密麻麻的蒙古人往城墙上爬。双方都打红眼了。不顾伤亡得缠斗在一起。
护城河外,蒙古人一阵阵的抛射弓箭。
还有少量的投石机在向城墙上扔石头。
夯土墙,没有包砖,强度不够,好多地方都被砸出了缺口。
磨桌看到缺口处,都用草袋子装着土填上了。
城墙上的守军,也在奋力抵抗。沸腾的金汁被大勺泼下,烫的下面的蒙古人悲惨的嚎叫。
还有整袋子的生石灰被倾倒下来,顺风飘向蒙古人那边。这些刚从护城河里爬出的人,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水,和石灰一接触,顿时烧的皮开肉绽。
有的眼睛进了石灰,捂着眼睛狂叫。还有的挥刀乱砍,形似疯狂的。
看着城墙上,密密麻麻的梯子和蜂拥而来的蒙古兵。
磨桌下令道:“把船开进护城河,沿着护城河转圈,两舷全体都有,换霰弹,轰击爬城的敌人和河外的敌人。
随着命令下达,黑船转向,驶入了护城河。
此时,河面上,架设着很多长长的梯子,上面铺设木板,作为蒙古兵过河的桥梁。
黑船加大马力,直接开了过去,把这些梯子全部撞翻。
大批敌人掉进水里。从船头掉进水里的,被船身碾过,没有淹死呛死的,船身通过后,又被明轮搅碎。
船侧的落水者,在船开过去时也被明轮吸了过去,化作一堆碎肉。
船右侧的佛郎机炮则,对着爬城的蒙古人和护城河外侧的蒙古人开火了。密集的霰弹从背后,把这些蒙古一片片的从城墙上拍下来。摔在坚硬的地上,骨断筋折。
左侧的炮火则对准了抛石机和填壕车等攻城器械。勐烈开火。
定装弹,射速很快。这些攻城器械周围操作的人员,被扇形横扫的密集钢珠打成了筛子。
这些临时赶工粗制滥造的攻城器械,也被打的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汗阿海等诸台吉,此时正在一座望楼上,观看进攻的进展。
今天是一个多月来,攻城进展最大的一天。
各部精选的勇士,一度登上了城墙,然后又被守军赶了下来。
今天西门几度易手,从早上打到中午,明显守军的力气有些不足了。
汗阿海看到机会,立刻下令,全军压上,四面爬城围攻。
就在这时,一艘从来没有见过的黑船,冒着黑烟,冲进了护城河。
把所有架设在护城河上的梯子和填壕车全部撞断。大批的勇士掉进水里,被那条船屁股上的轮子给搅碎了。
这条船沿着护城河,不停的旋转行驶,用炮火向两侧的蒙古人开炮。直接把护城河两侧的蒙古人给截断了。形势立刻逆转。
今天打头阵的都是各个部落台吉们的精锐,是汗阿海说破了嘴皮子才同意拿出来的。看到眼前的惨状,肠子都悔青了。一时间把众人心疼的都要跳起来了。
“这是那里来的黑船,”汗阿海怒吼道。“还不快去查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