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坐拥奸臣好辰景 > 卷二 不做良民做奸臣 123 【终】高山之巅

    123  【终】高山之巅


    惊尘大陆的平静。像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海平面一直是那么的平坦,即使波浪起伏至始至终都没有停下来过,但是放眼望去,却依然觉得它是巍然不动的。


    在深海之底,不为人知的暗流汹涌,只有处于核心的当事人才能体会到那凶险致命的危机。


    夏至与蛮族的战争像是一场儿戏,突兀的开始突兀的结束,因为时间的短暂,并没有多少人在这场战争中付出巨大的牺牲。


    那个在逼近深秋的时刻,在平民百姓看来,虽然无疾而终的战争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只要结束了就好。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而闲适,偶尔有着一点点的小烦恼,像是浪花打了一个卷,又消磨在了时间的空缝中。


    那个深秋寒露凝结的时刻,当朝皇帝宣布让位,七皇子正式继位,小小的波澜掀不起大的波浪,在平静之中随着时间走过了三年,直到惊尘大陆最大的盛事在澹台家族的支持下开始——天殃祭。


    整个大陆都开始繁忙而沸腾。巨大的人潮向着京城附近的落云山星坠崖而聚集,那在山巅凌众生一舞的表演就要开始,带着美好的心愿祈福,或许会被命数倾听到心声,完满自己的愿望。


    “听说,这次的舞者还是葬花町的人呢,叫舞白离。”


    “切,你们不知道了吧,这人才不姓舞呢,他可是萧家的大公子萧白离。”


    “哪个萧家?”


    “你笨吧,是修士界那个灭亡的萧家啊。”


    “……原来是那个,没想到大公子居然去当了低贱的舞者。”


    “低贱?你试试哪个低贱的人能在天殃祭上为苍天献舞?我看你绝对是比不上人家的。”


    “……”


    宋璟坐在半山腰的树下,眯缝着黑眸懒懒散散的看看漫山遍野的人黑压压的聚集在一起,议论声喧嚣的犹如潮水汹涌澎湃。


    “真是热闹过头了,是不是?”宋璟别过头,目光温暖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少年,漆黑柔顺的黑发和许久不见阳光的苍白的脸,少年闭着眼睛靠在树干上,呼吸轻柔,乍一看去像是栩栩如生的人偶,没有生机。


    “真是的,春水,就是昏迷着,你看上去也像是在哭泣呢,难得这么好的日子。”宋璟轻轻叹息,抬手抚上了澹台春水细腻的脸颊,抿在一起的薄唇没有血色。透出淡淡的忧郁。


    从昏睡过去之后,春水的身子就一直保持在那个少年的时间,像是被冷冻了,再也没有变化。


    白郎瑛试过了许多方法,试探着为春水治疗,但似乎起色很小。


    “多陪陪他,多给他说说话。”白郎瑛是这么叮嘱的,然后直接导致了之后宋璟跟春水像是连体婴一样的出现在各个地方,寸步不离。


    握住垂在地上的那只冰冷的手,消瘦让手指节的骨骼突出,握住手中有着强烈的存在感。


    “今天哥哥要在山巅跳舞哦。”宋璟抬头,望向对面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山巅的云雾被金色的阳光镶上了一层金边,迷离美好的如梦似幻,“春水,这是很珍贵难得的一次哦,看不到哥哥的舞蹈,你绝对会后悔终生的。”


    “对着昏迷的人有什么好说的?”阴郁低沉的声音在身旁响起,银色长发流泻而下,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子在宋璟身边坐下,语气不善。


    宋璟微笑:“夏雨。你赶来了啊?”


    “恩。”夏雨别扭的看看昏睡的澹台春水,虽然跟一个半死人别扭很无语,但是小璟无论在哪儿都带着他,形影不离,这三年来,除了亲亲抱抱,再深入的事情都没可能做了。难得小璟曾经对蛮族神说出“他是我的”这么可爱的话——


    明明互相喜欢着,却还要克制着不能靠近,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情了。


    更加郁闷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


    夏雨目光酷寒的盯着不疾不徐的走进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中性漂亮的面孔,额头上燃烧一般的银色火焰印记睥睨众生的威严尊贵。


    “小狼,你不在北斗那边呆着好吗?”夏雨讥诮,“战力第一的贪狼星君不在贵宾席上坐着,来这里可以吗?”


    小狼面无表情的脸在看见宋璟的刹那解冻,笑容一如既往的天真澄澈:“小璟哥哥,我来陪你。”


    余光扫到满脸阴郁的夏雨,小狼狡黠的眯着眼笑:“天殃祭的组织人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可以?是不是,夏雨哥哥,澹台家主?”


    宋璟好笑的看着两人斗气,有些感慨,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狼也逐渐长大,身居高位的气质冷冽尊贵,但是……对自己来说,他还是以前那个小狼,没有变过。


    “既然叫我夏雨哥哥,那就听话的回到贪狼星君的位置上去。”夏雨冷笑。“这里位置太小,容不下那么多人。”


    “就算是对夏雨哥哥,有些东西还是不能妥协的。”小狼清澈的眼睛里很是坚定,“再说了,哥哥谦让弟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咿,真是温和的谈话方式哇。”带着笑意的声音戏谑的语气,“俺可不喜欢温和的谈话方式哇。”


    “舒锦绣。”即使已经阔别了三年,这个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还是让人印象深刻,像是三年的时间只是昨天与今天的距离。


    三人同时叫出这个妖孽般的名字,唯一不同的是,一个声音平淡,两个声音咬牙切齿。


    黑色花瓣包裹着一身红衣的男人张扬的出现,他精致绝美的容貌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改变:“咿,小宋璟哇,长成好男人了哇。”


    宋璟侧头看看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那两只,无奈的挑眉:“喂,你把他俩扔哪儿了?”


    “不远。只是不会在俺和小宋璟久别重逢的时候来打扰的距离。”舒锦绣弯着红唇笑,“小宋璟看到俺,开心哇?”


    宋璟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你来了,就是说——”


    “是哇。”舒锦绣懒懒的坐下,“俺答应你的,恢复了优王爷之后才来见你。现在西醉花已经被他完全吸收。记忆已经恢复了哇,身体也没有大碍了哇。”


    “那他呢?”宋璟看看他身后,没有那个温柔如水的男人。


    舒锦绣得意的笑,妖孽的像魔:“俺才不会让那家伙抢走小宋璟的注意力哇。今天是俺的,所以俺让他稍微睡上那么一天再醒过来哇。明天你可以去看他的哇。”


    宋璟再次无奈:“三年没你的消息,你去哪里了?”


    “找事做哇。”舒锦绣认真的看着宋璟,“俺以后要养家糊口的哇。”


    “……”宋璟沉默,这个男人说养家糊口的感觉,还真是让人不适应呐。


    舒锦绣自言自语的样子:“一个是修士世家的家主,一个是北斗星君,一个是当朝皇族……还有一个世家少爷。病怏怏的让人放不下……怎么看都是俺没有资本的哇。真是苦恼哇。”


    宋璟哭笑不得,嘴角抽了抽:“舒锦绣,你说这些……”


    “不过俺不会自卑的离开的哇。”舒锦绣朝他眨了眨眼睛,酒红色的眸子笑意不减,“小宋璟,要开始了哇。睁大眼睛看着哇。”


    宋璟抿着唇浅浅的笑:“知道了。没钱没势的家伙,以后我不介意你到我家来蹭一两顿饭什么的。”


    说完,他的目光投到山巅,白色云霭之中,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逐渐浮现出来,宛若仙人临世。


    “要开始了哦。”他习惯性的伸手盖住身边春水的眼睛,“来,听话,乖乖的睁开眼睛。”


    贴着冰凉肌肤的掌心被细细柔柔的睫毛刷过,痒酥酥的。


    宋璟怔在原地,不可置信的放下手掌,对上一双大雾弥漫的黑色眼睛,忧伤被浅浅的温柔冲刷开来,目光清澈而明净。


    “春水,好久不见。”宋璟弯了弯唇,眯缝着眼睛笑了出来,“刚好赶上盛事呢,你。”


    那边,高山之巅,白离长袖一甩,身姿舞动起来。


    --------------------------------------------------


    【结束语(以下免费= =)】


    这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小浅现在格外心虚呐。大家拍砖什么的,都是小浅罪有应得(泪)。这篇文文总之是偏离了设定十万八千里,还有许多东西没有给大家交代出来。。掩面泪奔。。


    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来是想写朝堂的,结果写成了现在这样子。中间出了什么问题,小浅只能说是自己初次写文,对走势把握太差,导致一再偏离轨迹,丢人死了啊。根本都跟标题没有一点的关联了。


    本来设置的许多情节也没有用上,郁闷。


    完结的像是很匆忙,但是不得不说,就正文来说。已经走到了最后。


    不过小浅会逐渐补上许多番外,把没有交代的其他人物写出来。像是武曲,相思,文曲,还有葬花町的那些孩子们。本来都好爱他们的,结果只是让他们匆匆出场就没有了后续。。


    对被这样结束而伤害了的亲们鞠躬道歉,一直坚守着越来越没劲的文字到现在的亲们,小浅格外的感激和感动呢。因为感激,所以感觉更加愧疚。


    啊啊,真的不知道怎样说道歉好了。


    小浅对不起大家啊啊。对不起大家一直的支持。


    不过第一次写文,写了这么多(虽然跟大神比起来少的不得了),虽然质量悲剧了,但是小浅还是有些兴奋的。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小浅会继续写文的,把故事写给大家。相信经过这次之后,文笔和把握之类的,都会得到很大的提高。失败了一次,后面小浅会努力写出大家喜欢的文文。


    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对这篇文文的怨念就请扎小人诅咒小浅吧。。。——自觉有罪的某人奉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