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坐看尘起时 > 第四卷 京华倦客 第五章 归途

    第五章 归途


    当冬日的阳光悄悄洒入这座庭院的时候。兰尘辞别了京城。


    按照萧泽的计划,他们会在明春前往雍江入海口的那座海港,从那儿出发抵达蓬莱。现在萧泽依然杳无音信,但时间快到了,兰尘决定就慢悠悠地顺渌水而下,沿着南河到南陵,在那里跟船队取得联系,而后去蓬莱。


    她要走,是大家都知道的,也明白留不住了。但具体出发日期,兰尘没有特别告诉谁,只在前一天给仍然滞留京中执着地寻找萧泽的韦月城以及萧澈他们说了一声。


    兰尘其实希望韦月城可以跟她一起出海,因为当年,他们在拿到蓬莱岛的详细地形图后做简单规划时,为韦月城在定居地附近盖一座掬月楼,便在萧泽那时的笑说中。萧泽的玩笑是真是假,兰尘有时揣度不了,有时却也能看得真真切切。所以,她要把掬月楼盖起来。


    韦月城未置可否,兰尘也不期待她当时就能给出答复,只说明日辰时出发。若是决定同行,便在城外会合。


    至于萧澈,若萧泽不出事,他一定会携妻儿同他们一起离去,但现在,兰尘也不过是来问一声罢了,答案是早已知道的。果然,萧澈沉默地听完兰尘的话,过了好半晌,他才看着兰尘,表情冷淡而语气坚定地道。


    “我要找到大哥,我不相信他已经不在!”


    “嗯,好。”


    兰尘点点头,依旧淡然道。


    “那么我就先走了。”


    说罢,她便要转身离开,萧澈在背后忽然又问。


    “兰尘,你,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等?”


    “……”


    萧澈没有得到回答,停住脚步听他说话的那人在他说完后不发一语地继续走远,纤细的背影像风中一节轻轻摇曳的竹枝,安静又闲逸。


    这让萧澈不禁想起了萧泽的背影,那曾是他看得最多的风景。有时,萧泽也会如此闲澹,衣袍随风翻卷的样子有如青竹,那一刻的他,萧澈直觉地认为,那不是萧门少主。而只是萧泽。


    收回目光,上官凤仪看向依然沉默地望着兰尘远去那方向的萧澈,柳叶般的眉弯了弯,她走上前去,握住萧澈垂在身旁的手。萧澈看着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妻子,皱起眉头。


    “我不明白,凤仪,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能那么肯定地放弃寻找大哥?大哥待她,明明就如……”


    上官凤仪安抚地握紧了萧澈攥紧的左手,温柔笑道。


    “澈,我想她并不是放弃了,不然她怎么会非要去那个如今还杳无人烟的蓬莱岛呢?你呀,关心则乱,你好好想想大哥跟兰尘,他们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如果出这种事的是你,天涯海角,就算你撞坏脑袋忘了我,我也一定要把你找出来。可是,兰尘跟我不一样,正如大哥跟你,也不一样。”


    许是那份爱语太直接。萧澈微微红了脸,松开拳头,反手牵住了妻子。但一想到兰尘的举动,还是不能完全释怀。


    “蓬莱岛又如何?大哥如今情况不明,她就这么跑去蓬莱岛,难道就能等到大哥平安出现吗?”


    上官凤仪微微一笑,道。


    “不是还有你吗?你会找到大哥的,对不对?再说了,‘蓬莱’二字,一定早已深刻在大哥心里了,我相信他会去的,无论如何也会去的。而这一点,兰尘比我们还要确信。澈,不要让她不安,好吗?她其实,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看得开,这是女人的直觉。”


    萧澈不再说话,只抿紧了嘴唇看着妻子微微垂下的美丽的脸,上官凤仪正摩挲着他手上握剑磨出的茧子。这样的小动作让萧澈心里慢慢晕开幸福的波光,却也因此更添愧疚。脸上表情虽还是冰冷的,目光中却透着十成的温柔,这样的萧澈是单单会出现在上官凤仪面前的,不仅仅因为此后,他必将亏欠妻子许多许多,只要,萧泽一日不回来。


    “澈。”


    上官凤仪突然唤着丈夫,萧澈忙道。


    “嗯,什么事?”


    “——我想带着孩子们跟兰尘一起出海去蓬莱。”


    握着上官凤仪的左手猛地使出了十分的力气,又在瞬间赶紧松开。生怕这未加节制的力道伤到了她。但萧澈冷峻的目光却直直锁住妻子,好一会儿才干巴巴地问。


    “为什么?”


    “因为我也很想看看海,‘月下飞天,云生结海,蓬莱烟波隔红尘’,这些真的很吸引人,何况兰尘还想要延续大哥的计划,建立起一个海上的商业帝国?女人连皇帝都可以做,去组建一支海运商队又有何不可呢?让我去好吗,澈?我和兰尘一起在蓬莱岛上把家安好,等你跟大哥归去。”


    “……一定要走么?”


    “我想去,澈,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是什么闺阁秀女,上官凤仪,是一直都站在你身边的人。”


    看萧澈皱着眉不说话,上官凤仪抽出手抚上他的眉峰。


    “我不会一直都呆在蓬莱岛上只等着你去的,澈,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不管多远都会回来,所以,无论你去什么地方找寻大哥。一定要给我留下线索,让我可以找到你。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发誓,不管到哪里,上官凤仪都绝对会站在你身边的。”


    伸出有力的双臂,萧澈一把抱住妻子,紧紧地抱着,喃喃地重复。


    “对不起,凤仪,对不起……”


    上官凤仪有微微的怔愣,但随即伸手温柔地拢住萧澈的背。她把头轻轻放在萧澈肩上,低笑了一声。


    “——傻瓜!”


    虽然有些吃惊,不过兰尘没有拒绝。


    上官凤仪身负的可不止是武林第一美人的称誉,在那张倾国容颜下,她的武功与统御能力早已借萧泽之口为兰尘所知。若是有她襄助,自然是大好事。


    而到第二天,出行队伍因上官凤仪母子加入意外壮大不少的兰尘又在城门外见到了已等候在那里的韦月城和许迟他们,简单的行李表明了韦月城的决定,命人稍待片刻,兰尘走过去。


    “夫人,我们会先到南陵,然后再出海,您看怎么样?”


    “你决定就好,我没有意见。”


    韦月城依然是那幅淡淡的神情,但这么回答完了,她却又看看兰尘,迟疑了一下,才道。


    “我父亲会留在这里,但他若是想去蓬莱岛,该如何走?”


    “夫人放心,蓬莱岛并不是秘密,我们是要把它作为东西海路上的中转核心来建设的,只要打听海港,就可以很快找到那里。而再过些年,便无需打听,世人皆会知蓬莱。”


    “听说南海上海盗颇为猖狂,如此****蓬莱的位置,合适吗?”


    “合适。我们并不是要避世隐居,既然想建立一个海上商业帝国,确定出海运中心就是必要的,蓬莱岛无论面积大小、地理环境,都是最好的选择。至于海盗,我们早有考虑,选出的人手皆受过海战训练,以他们的能力,海盗不足为惧。这是公子当初就已定好的计划,夫人不用担心。蓬莱岛至少有二十个京城这么大,即便海盗围攻,也只可能选择海岸,夫人的掬月楼在山中,不会受侵扰的,届时老弱妇孺也可去避难。”


    韦月城的目光再次落定在兰尘身上,这个纤瘦的不习武艺不善医术亦不属于闺阁的女子,自萧泽出事后,一直表现得十分镇定冷静,如此自然是让他们省了不少心,但是,韦月城又直觉地感到不对,却又说不出来,或许……或许,就是因为她太镇定太冷静了吧。


    性子固然冷淡,韦月城对萧泽的事却还是关心的。她能确定萧泽在兰尘心中不一般,因此,兰尘的这种镇定冷静就显得十分诡异,让人不由得不担心。


    将所知的过往细细想过,韦月城有些明白了。正如韦清所说的,兰尘不是个有大抱负的人,却是个过于清醒的人。一个人倘若清醒过度,便会立刻想到事发后的所有可能,希望的存在与破灭同时扎在心里,这无疑是双重折磨。那么,兰尘选择远去蓬莱,会否就是因为怕这份折磨把人吞没?


    极低极低地叹息了一声,韦月城挥了挥手。


    “走吧。”


    她只留下了两人同韦清一起四处寻找萧泽的下落,余者都将随她跟着兰尘出海。那片未知的海域必然是风浪汹涌的,她固然不能帮兰尘建起他们的海上商业帝国,但她会保护好兰尘,不管萧泽是否回来。


    巳时正,萧门的船慢慢离了码头,顺渌水而下,要往南陵而去。


    码头上送别的萧澈没多久就抿紧嘴唇转身离开了,萧潜给了他任意调动门人的权力,以便寻找萧泽。沈盈川也赐了金符给他,让他可以寻求各地官府的帮助,再加上苏寄宁在全国商铺传下的通告,这整个昭国,都为萧泽而动。


    这样的冬天,河上吹刮的风愈发显得凛冽了,除了船工,大家都进舱内取暖,兰尘便裹了件极厚的大氅站在船尾,静静眺望着远去的京城。她应该是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的,该离开的人也都离开了,绿岫的帝座亦稳定下来,有了那些锐意进取的臣子们的辅佐,用不了多少年,这座向天下更为开阔地敞开其城门的都市必将会扬名这个世界。


    这座城市,乃至这个朝代、这个国家的影响,甚至可能涵盖千年。


    虽沉在思绪中,兰尘还是看到了河岸上站立的身影。


    那样俊拔挺立如玉竹般的身姿,不消多看,便知道是谁了。兰尘没有挥手,既然严陌瑛选择这种送行方式,她接受就好,他们之间,再见或是不见,都没有什么分别,她只知道自己会记住这个人,放在回忆里,且氤氲成一壶清茶罢。


    船渐行渐远,严陌瑛的视线犹紧紧追着船尾模糊了的人影。终于连那越变越小的船也看不见了的时候,严陌瑛还兀自站在寒冬的风里,一句话也不说,连视线亦不曾挪一下。


    沈盈川特地加派给他的侍卫们谨慎地站在数尺之外,若是可以,他们绝不愿这位皇帝的心腹之臣如此站在荒郊野地里沉思。那太危险了,但也没人敢上前劝说,严陌瑛固然不发脾气,他站在那里,却自有一股慑人的气魄,估计整个昭国除了圣上跟那个顾大人之外,没人敢当面撄其锋。也就莫怪他能助当今圣上登上皇位,并舌战群臣,推动起玉昆书院那可谓是翻覆天地的革新了。


    相比较这些侍卫们的敬佩,陆基眼中露出些许担忧。他跟在严陌瑛身边多年,自然知道些严陌瑛的心事,眼见斯人已远,严陌瑛却还站在河岸的冷风里略茫然地望着白如浸霜的渌水,他想了想,上前两步,低声唤道。


    “大人,大人?您该回衙署去了。”


    “……”


    “大人,请快些回去吧,今日圣上还要召见从梁州赶回来的孟栩孟大人的,您务必要到场啊!”


    “……哦,我知道了。”


    严陌瑛从记忆里回过神来,他深呼吸了一下,最后看了眼烟波渺渺的远方,转身走向陆基。


    骑上马,在侍卫们的簇拥中,严陌瑛挥鞭驰向京城。


    他的爱恋其实早在那年的风雨台上就结束了,今天算是真正了断吧,从今而后,严陌瑛将属于前方巍峨华美的京城,属于脚下这片绵延千万里的大地。


    沈盈川登基时日不长,帝位尚不稳定,如孟家等与弘光帝关系密切的大家族该如何处置,需步步小心;王朝已历百年,弊病良多,都需要一一妥善解决;没有了兰萧,未来的太子该如何选定,也还是个难题;北燕的燕南即将登基,他与达西族那个名叫迦叶的女子间的联系是否会导出特别的结果来,又会对燕昭两国产生什么影响……治世就是一场永无终点的战争,为她,为自己,他愿意投入,愿意把整个生命都放进去,并且要让那胜利维持百年。


    呵,太平盛世么?


    这个梦是她的,那么,他会完成的。


    京城的消息从来就最多,所以知道兰尘今日离开的,自然不止严陌瑛一人。当那船往东方驶去的时候,同严陌瑛一样沉默地望着同一个方向的还有薛羽声跟顾显,还有站在金銮殿屋顶上的沈盈川。


    薛羽声本来想亲去码头送行的,顾显拦住了她。萧泽的失踪毕竟是团阴影,这种情况下的送别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兰尘既然连个信儿都不给,就说明她也不想来个依依惜别。如此,与其跑去码头触动双方,倒不如他们就在城楼上远远眺望着,倒是给自己一个安慰。


    难得乖顺地点头,薛羽声这日早早就派人在宫门外候着,里边儿一下朝,就让人把顾显捞出来,直接拖上马车驶往南城,那里是离码头最近的。


    他们看着兰尘走上船,看着那大船顺着水流快速离去,看着天地间,渐渐连个影子也无从追踪……薛羽声重重叹息了一声,她趴在城头,目光仍投向船远去的方向。


    “喂,顾显,你说要是萧泽不出事,他们两人会怎么样?”


    “他们两个——”


    顾显停顿了下,摇摇头,道。


    “不知道,他们两人跟别个真不一样,结果如何,难说。”


    薛羽声没有反驳,她只是皱了皱眉,看着苍茫的原野半晌,忽道。


    “顾显,我们结婚吧。”


    被拒绝多次,这个肯定的答复太过突如其来,反倒让顾显一时无法相信了,他细细打量着薛羽声,想看出些捉弄的端倪。


    “一生一世一双人,兰尘说过,这其实是人生最大的圆满。你不知道她说这话时的表情,那么美,那么……永恒,让我……”


    薛羽声的抒情在看到顾显怀疑的目光后迅速消退,她眼一瞪,恨恨地道。


    “你给我等着吧,顾显!明儿我就去跟圣上说,风雨台不必搬到京城来了,你也不必去渌州了,我这就休了那什么假冒富商,独自坐镇风雨台!”


    “咦?啊!羽声,别激动,我不是那意思!”


    “哼!管你是什么意思!”


    “哎呀,我是太高兴了,怕自己听错嘛,你知道的……”


    “我才不知道你竟然耳朵不行了!”


    ……


    远远听见两位主子又吵了起来,守在城楼下的侍卫们有志一同地摊着手摇头,这种情景早就见惯了,不过大家谁也没胆去打断这种实在无聊偏生那两位很以此为乐的争吵。唉,要是煦儿在就好了,至少是两个对一个,胜负早知道嘛。


    比较起城墙这边的热闹,金壁辉煌的皇宫里,沈盈川登上屋顶的行为惹得一干宫人个个几乎要捧着掉地的下巴尖叫出来。从古至今,哪见过大白天爬到屋顶上看风景的皇帝呀?


    哦,老天爷,还有那个侍卫啊,竟然毫不犹豫就从命,他到底知不知道那个“谏”字是写给谁的呀!


    不理会下边惊骇无比的宫人,沈盈川站在屋顶上背着手向东望。这是京城里最高最华美的屋顶,但除了一溜儿过去的那些鳞次栉比的屋檐以及晴朗的温暖的天空,她什么也看不见。


    远方,渌水正奔流而过,不舍昼夜。


    萧门能取得漕运上的龙头地位,靠的自然不止是武功,船才是关键。这次兰尘等人南下,京城分舵更是派出了最好的船,于是没几日,他们就到了渌州。


    渌州苏家,在那笔危险的政治投资取得成功后,再度辉煌起来,然而这中兴的结果,苏骋已经无法看到了,太平元年秋末,他溘然长逝。


    兰尘在渌州歇了一日,她带着兰萧去苏府祭拜。


    隔了许多年重新走进翡园,兰尘只有似是而非的感觉。当年优雅贵气的年轻公子如今风采依旧,却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当年美丽雅致的新娘曾集万千欣羡于一身,即使现在病入膏肓,人们说起来也只叹她福厚而不长。毕竟以苏寄宁的地位,至今都仅娶这一位妻子而无妾室,实在难得。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祭拜了苏骋后,兰尘还是返回船上了,秦宛青既谢绝兰尘让韦月城来替她诊病的提议,她也爱莫能助。虽然猜测个中肯定有什么缘故,不过那是私事,兰尘模糊劝过两句,对方执意,她也就不多说了。


    送走兰尘,苏寄宁犹豫片刻,还是走到秦宛青的卧房里。甫进房门,浓烈的药味便扑鼻而来,外面很冷,屋子里炉火很热,但秦宛青却还把锦被盖得严严实实,她的身子,已经被疾病彻底拖垮了。


    看见苏寄宁进来,秦宛青放下府里的账本,笑道。


    “怎么这时候就回来了?”


    “嗯。”


    苏寄宁含混地点点头,坐到床边。


    “宛青,韦夫人的医术是为一绝,你……何必一次次拒绝?”


    看了看皱着眉头,真切地为自己担心着的丈夫,秦宛青笑了笑,却没有完全说出真实的理由。


    “多少大夫都下了这么个诊断,珍药稀药也不知用去多少,还是一点都不顶用,可知是没法儿了,又何必麻烦韦夫人耽搁行程呢?生死有命,只要我走后,你能把我在心里记上十年,我就很满足了。”


    平淡的声音如利爪一样把苏寄宁的心揪得紧紧的,他从不觉得自己不爱这个妻子会于她有愧,但细数成婚十三年来的种种,他又不由觉得于妻子也确实有所亏欠。


    秦家亦是昭国屈指可数的富商,秦宛青嫁入苏府自不是贪图享乐的,而这些年,她跟他聚少离多,甚至在为了当今圣上的帝业刻意表现出没落的那几年,秦宛青处理家中往来开销等方面可谓绞尽脑汁,把偌大个苏府治得井井有条,上奉养祖父与母亲尽心竭力,下教养一双儿女严慈有度,让苏寄宁完全不用操心。但她的病症,也正是那时候心神操劳落下的根。


    少有地,苏寄宁不知道该说什么,正好丫鬟端了汤药进来,他便接了过去,坐到床边。


    “别说傻话了,孩子们还小,你若是走了,谁来为他们准备嫁娶?还有这大一个家业,难道要母亲再出来管么?好了,宛青,快把药喝了吧。”


    秦宛青微笑着接过了汤药,墨黑的药汁但闻着就觉得苦,她皱了皱眉,强忍着赶紧喝了,苏寄宁忙喂了蜜饯给她压着。饶是如此,秦宛青还是难受地靠着床栏,双目紧闭,等着这药味过去。


    半晌,她才缓过来,睁开眼睛看着床边正一下一下抚着她手背,试图让她感觉舒服些的苏寄宁,不禁有丝恍惚。这是她的丈夫,她爱了十四年的人,她,却不是他爱的人。


    没有怨恨,也没有嗔怒,她认了,毕竟苏寄宁认识那人在先,毕竟她知道,无论那人在苏寄宁心中有着多重的份量,都不过是苏寄宁一人的相思而已,苏寄宁的妻子,是她。


    说不嫉妒,是假的,但真要因嫉妒而冲昏头脑,又显得可笑,那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被苏寄宁爱着,她在这边妒火冲天,不过是让自己变得更可怜罢了。所以,她干脆地装作不知道,干脆地把自己的一颗心完完全全地为苏寄宁奉上,但是她其实还是疯狂的,否则不会应着这场病,连命都给赌上。


    “寄宁,寄宁,只要十年,行吗?你把我在心里记十年,爱十年,然后,我们便真正地分开,永生永世,再不相见,可好?”


    纤细的手指点在心口,含着笑的声音花香一样萦绕在卧房内,听得旁边伺候的秦宛青的陪嫁丫鬟忍不住冲到屋外哭出声来。苏寄宁拢住那只手,什么话也没说,就缓缓地把瘦得没了肉的人拥入怀中。


    在他肩头,秦宛青依旧微笑着,一滴泪水从她微笑的脸上滑落。


    这天的同一时间,上官凤仪去渌州分舵见了萧岚与花棘夫妇。这两人当初是决定要跟着萧泽出海的,如今萧泽不在,他们也还是问问的好,毕竟这对夫妻无论文治武功都相当出色,能多些人辅佐自然好,海上终归还是危险重重的,而要组织起庞大的海运力量都很需要些能力。


    花棘同意了,事实上她早有所准备,不过渌州事务尚需要些时日交接,她说到时候会直接去海港与兰尘汇合。至于萧岚,没说话就表示也同意,况且众所周知,他不会反对花棘的决定。


    韦月城虽然没进城,却有人赶来找了。


    还留在渌州的冼夫人有些犹豫,本来她是在渌州随风小筑里帮沈盈川训练人才的,不过随着沈盈川登基为帝,这些私底下的活动就都变成朝廷事务了,沈珞奉了皇帝旨意亲来请冼夫人进京。


    去,还是不去,这可是个问题。


    跟学生们玩毒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冼夫人这几年乐在其中,不过京城里当不比随风小筑自在,怎么办呢?撑着下巴望着韦月城,冼夫人期待参考答案。


    喝下半杯茶后,韦月城淡淡开口。


    “这些事,总之你喜欢就好。要是觉着不自在,把你的意思告诉皇帝后,去留对你而言,当不成问题。”


    “嗯,说得也是,好吧,那我就先去京城玩玩吧。哪,说好了啊,月城,要是京城呆得不如意,我也要去蓬莱岛,记得给我留个院子噢!”


    “随便你,反正兰尘说那岛很大,有的是地方,你别玩得太过火就行。”


    韦月城先提出警告,虽然她已经可以猜到对面人的反应。


    果然,冼夫人笑眯眯地挥手,十分爽快地道。


    “放心放心,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哈哈哈!什么毒到了我手中,都会乖乖听话的!”


    ——那个,我说,就是知道你是个什么人才不放心啊……


    上官凤仪回来得迟,大家已经用过晚膳了,各自在舱里歇着,唯兰尘裹着大氅站在船尾面对瑟瑟寒江,不知看些什么。


    想了想,上官凤仪没有走近。


    暮色笼罩的船的那边,安祥宁静,而又旷远得恍如在天际一般,那是独属于兰尘的世界罢。或许有人能走近,但不是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