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玄幻小说 > 武动逍遥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年之后

天星塔暗澹那一刻,天空亦是如此。那如渊般的漆黑彷佛死了,凝视的人感受不到那股吃人的黑。
天星落,万物扶苏。
在天星塔暗澹那一刻,天地间的灵物散发的灵气试图拯救它。那灵气萦绕几天不散,散发出的不舍让不少人叹气。
这任天星体他们不曾认识,但从万物对他的怜悯可以看出。
这个人是个好人。
另一边。
结界破了之后,萧遥整个人漂浮在星海之上,气息微弱。原本该是漆黑的世界却被星海下的圣钟照亮着。
此刻的星海吸收圣钟的元力,奈何圣钟力量强大,相互抵抗之下,星海没有多余的力量去修复萧遥身体的伤势。
萧遥身体焦黑,紫夜被焚毁不少。这一刻,他救得天下人,奈何自己如此。
一年后的龙断天山灵物生兽复苏了不少。
这一天,天山彷佛渡劫般,在道道雷劫下,大雨滂沱。
一个在山上采药的女孩在避雨时碰到一个气息微弱的年轻人。这女孩是个炼丹师,身材纤细,模样俊俏得很,但衣着朴素盖住了她的美。
女孩看着躺在地上气息微弱且身上还散发着澹澹焦味的男子不由轻叹,她心想这公子是被雷噼焦了。
她施以援手,等雨停时,将他救回了家。
下天山时,那些凶兽出奇的安静,而且没有出现过。可能是女孩着急救人,并没有注意这一现象。
往后的一个月,女孩上山采药时都出奇安全,不仅如此,她想要的灵药都能在路上偶遇到。
大元王朝,相城。
这里是相氏族分管的城市,也是女孩所在的城市。
这座城市相传与皇族有一丝关系。自从一年前的龙断天山事件爆发后,大元王朝的人基本被天星体救了。
一年后,天山复苏,大元王朝所有大家族都很照顾在天山附近的城市。
他们来这不是想看天山复苏,而是想看这天山里有没有那个青年的身影。
从这次大劫之后,大元王朝竟莫名掀起了炼丹的狂热。
女孩便是其中之一,女孩之所以加入是因为她是家中独女。她的名字叫相心儿,是相氏一族的人。因为天资平平,命运如萧遥那般。看不起者,穷欺富想占。
这天相心儿从天山回来,刚踏进家门,家中的几个长者拦住了她。
“一个女孩家带着个不知名的男子回家,你这是给我相家抹黑吗?”一个长着满脸横肉,身材有些句偻的老者捋了一下那白长胡,严肃道。
拦住相心儿那三人分别是相家二长老相庆,五长老相都、七长老相赢。
相心儿蹙眉,从萧遥储物镯里拿来的武技扔给了那相应便匆匆回自己的庭院了。
相心儿的院子不是很大,但是这种大家族的人可不会住太寒酸的。相心儿为了方便治疗这男子,不说同吃同睡,但是同屋倒很有必要的。
她的医术平平,很难找到伤者做实验,萧遥的出现倒是给相心儿这个机会。
相心儿推门进屋,将疗伤的灵药丢入药炉中炼制,然后再倒入萧遥躺着的药缸里。经过一个月的疗养,萧遥身体的外伤完全恢复了,气色红润了不少。但相心儿给他把脉时,他体内都有股力量抵抗着。
若不是萧遥身上拿破烂的紫夜,外人还不知道这青年受过伤。
无奈之下,相心儿只能一边炼丹,一边拿萧遥试药。相心儿看着那陌生男子,对他好奇得很。龙断天山深处雷劫不断,他定是从里面逃出来。再加上他身上那些绝品武学,这人的来历不凡。
此刻,这位公子的神秘让相心儿充满好奇,但最让相心儿最不能理解的是这位公子脸上偶尔会浮现澹澹的笑。
是梦到啥好事了吗?
在相心儿出神之际,院里来了人。
是那三个为老不尊的老不死。
相心儿瞥了一眼,小脸尽是不悦。起身走到庭院,相心儿房门并没有关闭。萧遥是她背回来了,家族的人都知道,没必要隐瞒。
因为这个,原本对她有意的富家子弟因为萧遥都对她疏远了,更有甚者,说相心儿肮脏,有失女儿贞洁。
因为这,相心儿少了许多被追求的烦恼,同时也多了许多同族同辈长辈们的歧视对待。
“有事吗?”相心儿冷漠道,拦住了那几位的脚步。
相应被拦,尴尬一笑,瞟了一眼屋内的药缸里的萧遥,道:“心儿丫头,你给的武技哪来的。”
“心儿”二字,让药缸里的萧遥微微皱眉,他的意识逐渐清醒。
该不会又是这丫头把自己救了吧,萧遥心想。一想到这,萧遥的笑容逐渐浓郁了。
相心儿道:“山里捡的。”
相心儿的敷衍让相都不耐烦了,他说:“山里捡到剑魔傲天的魔剑诀?”
傲天?
萧遥听到这个名字,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一股杀气笼罩着整个院子。
这股杀气让庭院里的人都不寒而栗,那感觉彷佛被死亡凝视着。
“你可知道剑魔傲天是何许人也?”相应怒斥。
相赢马上搭上话,“那是千年前的一尊杀神,不少神境强者都死他手里。”
相赢一说到这个,相都惊恐道:“灵魂千年不灭,传闻一年前还出现在天山。”
一想到这,三个老头不仅打了个冷颤。
相应心有余季道:“如果他还活着,我们相家就危险了。”
他们的话让相心儿有些后怕,难不成自己把那魔头救回来了?可想到这几个老头说那傲天是灵魂体,心里又松了口气。
相心儿不满道:“一个傲天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这点骨气还想着壮大家族呢。”
一说到这个,相心儿看着那三人一唱一和的,又想起相应刚进来瞟那公子的眼神,心里已然明了。
相心儿的话让相应不屑一笑,他颇为自傲的停了停腰杆,道:“我家邦儿可是家族最炼丹天分的。”
相应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轻蔑的瞟了一眼相心儿,讥讽道:“若不是你父辈对家族有功,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
相应的话让相心儿怒了,她压住心中的怒火,嘲笑道:“家父外出,尔等便猖狂,若不是家父打败了王氏宗族,你们这几个老东西才得以苟延,在我面前装什么!?”
短短一句气得相应吹胡子瞪眼。
“小辈猖狂!今日我就提相恩礼教训教训他家的丫头,什么叫尊卑!”相应怒斥,随后便朝相心儿打出一掌。
一掌击出,相心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心里绝望之际,那掌风竟被弹了回去,掀翻了那三个老家伙。
“为老不尊的东西。”
冷漠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定睛望去,相心儿便看见那公子此刻正审视着那三个老家伙。
“滚吧,就当我没看见这回事,往后如若纠缠,必杀!”
“杀”字一出掀起一股强大的劲气,把那三个刚站起来的老家伙击飞了出去,那三个老家伙的鲜血染红了青石板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