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廿年变迁史 > 大时代 第一百九十三章 规划一切的李母

李母围绕一双儿女的未来生活规划,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哀怨,一会儿得意,一会儿生气。先是关于李芳的,笑眯眯逗着满地爬的小孩子,不停赞叹这伢伢崽真乖,每次嘘嘘前都知道先看人;接着有些感慨说男方的父亲国庆时候查出绝症,才刚六十出头哟,人真要保重自己,然后郝然一笑的小小声表示,如果男方的爸爸真的走了,李芳在他家的日子应该会好过点,毕竟她的婆婆就势单力薄了。边说着小孩子就边腾啊腾啊爬到李为的脚边,抱住李为的裤管昂起头来看,口水向拉丝般的掉下去,李为心里忽地升上一股奇怪的激动的感觉,只是过不了三秒钟就像灰烬般熄灭下去。
之后是关于李为的,先是说当时走了还真有些可惜,去年乡镇上出了新政策,要增加一批巡查员,属于副科级待遇,杨三舅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如果没走的话,弄个名额那是三个手指抓田螺,十拿九稳的事;然后又闪闪烁烁的以为在宽慰李为,实则是宽慰自己,杨三舅的话没法妥定,说不定你真在乡镇的时候又不是这么说,再说了,即使升到个副科级又有什么意思哟,在乡镇、在这小县城有个啥奔头,还是在外面更有前途,说不定我的仔仔‘蓬’一下发笔巨财,就把爸爸妈妈接过去享福喽。
在之后得意的炫耀我们老师又加工资啦,几个月没看存折就哗一下多了一万块,过去老羡慕人家万元户万元户的,现在看起来还真不是个啥;最后以一种极其复杂的表示方式问起李为的工资、旁敲对比的说起邻居家的小孩在魔都多好多好、故意讥嘲些懒人是没有上进空间的、突然幻想些说不定有个大老板的女儿看上我儿子、辗转反则的鼓励些还好还好,以后要更攒劲就好。听得李为如同波浪里颠簸的小船,你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在哪,于是只能哼哼哈哈地打闲岔。
杨家其他人也是一副日子越来越好满脸高兴的样子,听说杨斌去的教材公司效益很好,今年终于赚到钱了,他在公司也新认识一帮同事,过年就没在像往年一样过来。杨梅下半年要毕业了,决定留在燕市考研和找工作,杨三舅装出满脸惋惜的模样,向大家表示我是希望她回来考公务员,我都给她铺了这么多年路了;实则开心的看着女儿,心里觉得独立的女儿很争气。何晶也怀抱着个小婴儿来了,孩子的父亲是别人的老公,大家笑呵呵的看着她,但眼神却游离的不
肯与她对视,只是在心里面隐约松了口气,至少这母女俩的生活算是有着落了。毕竟这种事情在十年前是要被人到门前吐唾沫星子的,虽然到了今时今日似乎开放的已是平常如同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但实在不能算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朋友们之间也是扰扰变化,据说明年农村税费改革,马上要下的新政策会免掉农民大部分税费,乡镇上工作重心发生变化,较以前会好做很多,最关键的是乡镇上半年后要换届了,几个后生仔摩拳擦掌准备上进一下。强人范另外半认真半开玩笑和李为说,在外面多留点心,有啥好项目就往家里引哦,招商引资完成任务可以提副科级或进城,反正你不需要就让给我们,我们会感谢你的。唯一没有变化的是拧人王,他没有任何争取的意思,只是开心的带李为去粮站里打鸟、鱼塘里钓鱼、山里面砍竹子做竹鼠笼子,高兴的像夕阳下田野里奔跑的孩子,与ALICE不同的是,ALICE是因为心中的向往和逃避而刻意在田野里奔跑,拧人王是天生的野孩子,只是在平静而干净的生活。
城里的那一大帮朋友更是像凌乱的风吹过田野里的油菜花,总是一窝蜂的东倒西摇。几个人步李为后尘也被盗了号,游戏小团队就此散了场。然后身体下部的风就异常强劲的吹了过来,恰逢其时于是集体中了女人的毒,少爷和欧阳安也陆续结了婚,徐炜、申志强等人找好了女朋友爽了小半年,等到下体的风变成谈婚论嫁的时候才真正明白没钱的痛苦。女方家长虽然满意徐炜有个城里政府部门的好单位,但对于他的家境却有些犹豫,双方像锯子卡在木头中僵在那;申志强和憨子是电视台的临时工,家里又没有什么钱,于是两人迫不得已离开这个伤心的县城,去到长三角一带打工去了。张谷平还是没回来,因为那边的生活条件比家里的好多了。
而关于许多,他被人砍了。据徐炜唾沫横飞的描述,今年流行包山,许多和人抢山头,走老派罗汉规矩打群架,拿把大砍刀片子佯砍对方两个头目,吓得两人从山沟沟里滚下来摔断了腿。丢了地盘又丢了大脸城里抬不起头,于是找了几个小老短等许多进城时捅了他屁股,幸好菜市场门口人来人往,小老短们还是有心理压力,捅得不深刀数也不多。但这种约架后买凶寻仇的事实在有违罗汉们的地下秩序,导致城里的老罗汉和新晋混混
们就道义和规矩争吵不已,此后又发生好几次斗殴,目前这事还没了,现在打流的少于三人结伴都不敢出来,生怕落了单莫名其妙就被人给痛揍了。得知消息后的李为掏出手机犹豫了很久,按理应该问一下的,只是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又怏怏的放回口袋。
“快及过来哟,”黄添加从当兵回来后就没有再留回长发了,没办法再像以前得意的在阳光下手捋头发看阴影丝丝缕缕的落下,于是改为边用小拇指在额尖往后挠边冲李为笑眯眯的大喊,“过来接索,有人下了,”看到李为小跑进来后,把他按在位置上开起玩笑,“现在别输哦,等我上来再来输哈”。其他六七个人也笑哈哈的戏谑,这里的人都是高手,衬托之下李为牌技很烂,输多赢少,只是李为的脾气很好,从没有做过摔牌骂风之类的事情,大家对于牌桌上垫底的勇者总是更加的喜欢。黄添加的妻子抱着个小婴儿从牌桌前经过,给李为热情打招呼‘回来了,在外面好么?找女朋友了么?’然后又转脸与黄添加唠叨‘白天打下牌就要得了,晚上就别打了’,黄添加脸上有些挂不住,红着脸回答晓得晓得,把他妻子赶回房了。
“呀哈,这么说我,看我不把你们赢到眼泪水都哗哗流。”李为也笑哈哈的回嘴,牌桌摆在黄添加父母住的单位宿舍院子中间,五层高的旧砖楼房围城个半宽的回字形,像个大大的天井,晌午的阳光斜照下来拉起半个光幕,侧面的宿舍楼上有人在晾被子,反抓起鸡毛掸子使劲的拍打,然后就眯起眼睛看着轻舞飞扬的灰尘吃吃的笑。牌桌上的声音还在嗡嗡的回响,这样平凡悠静的生活让李为有些恍惚,于是更加大声的形容先锋市的样子和最近流行的沙示,以吹嘘自己是见过大世面、临危不惧、有胆有识的人。
小县城从来只喜欢流行小道消息,因此没有多少病毒的消息,其他人感受不到是个什么样的大场面,所以很是不屑,“那有啥怕的,想当年我们去山上摘南丰子,我从山上滚下来,胳膊上划了个那么长~~的口子,黄添加几个人吓得都快哭,我声也没作”“戳!这两个事一样没?都不晓得你说个啥,不过李为说的是有够吹胖的,还呼吸一下就染上没得救,咦先锋市还有人在哟”“哈哈,是有可能哟,你看李为现在就是个僵尸,脑子都被吃掉了,咦四饼都还敢打,志强刚刚都报牌说胡四饼,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