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见时玥进来,露很邪气的笑容,
“你就是许洛斐藏了这么久的女朋友?”
“你是谁,凭什么闯进来?”时玥问。
那人笑道:“就凭这整座社区都是我家的产业,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进来。”
整座社区是他家的?那他一定是许氏家族的人了。
谁不知道这里是许氏家族的地产。
“你是许洛斐爷爷前房那边的人?”时玥问道。
那人的脸色立即很不爽,显然是“前房”这个词惹怒了他。
“你是跟许洛斐学的?那他肯定没告诉你,她的奶奶是小三上位,靠着私生儿子才挤进我们家的吧?我的奶奶才是当年跟着老爷子回国,陪他打下半壁江山的人。现在他们那边倒以正房自居。”
私生儿子?
时玥想,他说的是许洛斐的爸爸吗?
不过,这些都是他们家族内部的陈年恩怨,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来这里干嘛?为什么要见我?”她直接问道。
“来证实一下啊。我前天听人说许洛斐在酒吧里甩了一个女主持人,就问了一下当事人,然后就问出了你。”
那人笑着说:
“我就猜到许洛斐这一阵子在搞鬼!昨天派人跟着他,还真给我抓到一次他不带安保的时候,不仅知道了他把你藏在这里,还顺便给媒体提供了一场好戏。”
“早上的热搜是你发的?!”
“是我安排的。许洛斐泡了他好基友的女朋友,这么精彩的新闻不爆出来多可惜,让他那些好朋友们都看看,他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顺便也让老爷子看看,他的乖孙子是怎么给他丢脸的。”
那人大笑着接着说:
“许洛斐的那个好基友,老爷子不是喜欢得紧吗?许洛斐不仅抢了人家的女朋友,还出钱包养她,我看他还怎么在老爷子跟前装乖。”
时玥无语了。
这个人跟许洛斐的恩怨白白扯上她,她和她工作室真是冤。
时玥心下恼怒,又问:
“去年那次大规模黑帖也是你做的?”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好吗,你这种网红才不值得我去黑。”
男人嗤笑道:
“不过,算你问对了人,我刚好知道去年黑你的人是谁。”
“谁?”
“哈哈,就是许洛斐的奶奶,那个狐媚精模特!”
“许奶奶?”
时玥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许奶奶,你叫得很亲啊,不会以为她是什么好人吧?”
“她是不是好人我不清楚,但她为什么要花大资本黑我?”
“谁知道你哪里得罪了她。不过,也有可能她就是纯粹为了跟我爸作对才黑你。”
“你爸?”
时玥绕得有点晕。
他爸是谁?
许洛斐爷爷前房的某个儿子?
许奶奶跟他爸作对,又关她什么事呢?
“当初你跟九天的画师一起成立了什么电影公司,我爸可能觉得你们有点东西,就暗地里投资了一把。那个狐魅精不知从哪得知了这件事,千方百计地捣乱,一边黑你,一边跟老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老爷子发怒,逼我爸撤了资。这件事恐怕连许洛斐都不知道吧?”
时玥听完很震惊。
没想到萤之森工作室的事居然跟他们家有关系!
他们工作室成立之初确实得到过一大笔资金,后面她被黑,大股东撤了资,其他的投资商也都跟着跑了。
这一切都是许奶奶做的?
她实在想不通许奶奶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回想之前每次跟许奶奶见面,她态度都很温和,还送了她几件贵重的礼物。
而且妈妈跟她还是认识的。
就因为妈妈不肯见她?
时玥满头雾水地站在那里,实在想不通这其中的原委。
同时,眼前许洛斐的这个家族兄弟也让她很厌烦。
今天这次黑热搜是他安排的。他坑了她不算,还得意洋洋地跑来炫耀,傲慢无礼地坐在沙发上打量她,好像他才是这座房子的主人。
时玥希望他能马上离开这里,她还等着回工作室处理热搜带来的麻烦呢。
“你不是来取证的吗?现在你看到了,我确实是住在这里,也确实在跟许洛斐交往,你可以走了吧?”
男人笑道:“赶我走?你有资格吗?”
“这房子不是许洛斐的吗?”
“爷爷是说给许洛斐,但老爷子还没死,财产也没正式分,以后会是谁的还说不定呢。”
那人说着,随手拿起茶几上一件东西把玩起来。
那是一个小小的别致的法式香薰烛台,是时玥上次跟许洛斐去法国玩的时候买的。
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他捏在手里把玩,她感到十分厌烦,
“就算这房子是你们家的,但你手里拿的是我的私人物品,麻烦你放下!”
那人轻笑了一声,没理她,似乎想看看她能把他怎样。
这副挑衅的样子顿时让时玥大脑充血。她立即走过去,伸手想把她的东西夺过来。
谁知还没走到跟前,门口两位刚刚还站得像木桩一样的黑衣保镖立即冲过来抓住了她,把她的胳膊扭到背后。
时玥惊叫道:“你们干什么?!”
那人笑道:“敢从我手里抢东西,许洛斐教你的?
时玥挣扎着:“你们放手!”
但她越挣扎,那两位保镖抓得她越紧,她纤细的胳膊被捏的巨疼。
保洁阿姨被这一幕吓到了。
刚才她一直坐立不安地站在门口,现在终于壮着胆子走过来,试图帮她解围。
“你们这是做什么呀?说就话说话,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小姑娘呀!”
阿姨走过来想劝他们松手,才碰到其中一位保镖,却被那位彪形大汉一脚踢翻了,砰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时玥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
法治社会,他们竟然敢这样?!
“你们干什么?!”
她大叫道:“阿姨!你没事吧?”
这时外面站着的几位保安赶紧走进来,动作很快地把阿姨扶起来搀走了。
可她还被人抓着胳膊呢,他们好像没看到似的。
可能对保安来说,沙发上坐着的那位人才是业主。而且社区地产都是他们家的,货真价实的金主爸爸。
保安们带着阿姨走了,剩下的都是那边的人。时玥突然意识到自己处境很危险。
她被人抓着胳膊,看着沙发上的那个人还在把玩着手里的烛台,既愤怒又恐惧。
她想这个人哪里像许洛斐了?许洛斐才不会做这样的事。
许洛斐打心眼里尊重人,所以人人都喜欢他。
而这个人是个十足的混蛋……
现在她极其后悔没有给许洛斐打电话。
“……如果你留在这里是想等许洛斐,我可以给他打电话。”时玥说。
“等他干什么,我才懒得看他。”
那个人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懒洋洋地站起身。
“我本来是打算走,但是看到你,突然又想多待一会。”
他笑着走到她面前,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她。
时玥心里不经十分惊恐。
有钱有势的纨绔子弟,她这次真的碰上了,这种人可是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的……
“你还真是位美女,难怪许洛斐会把你包养在自己房子里。”
那人打量了她一会,贴近她的脸,低声问:
“许洛斐跟他的好基友居然没因为你闹翻?不然他俩如果开撕起来,也不用我费事了。”
那人说着,伸手在她腰上捏了一下:
“跟我说说看,你用什么本事把他俩都哄住了?玩三人行?”
时玥感觉他的手从她的腰间往下滑,恶心死了。
“你滚开!”
她大叫了一声。
那人又伸手捏住她的脸:
“真够凶,许洛斐惯得吧?但我可受不了恃宠而骄的女人……”
“她让你滚开!你没听到吗!?”
时玥的脸被捏得酸疼,心里正惊慌地六神无主,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和许洛斐的怒吼。
……
抓住时玥胳膊的那两个保镖立即松开了她,跟其他几个保镖一起挡在了自己主人面前。
许洛斐带着几个人大步走进门,伸手把她揽了过去。
在许洛斐身边,时玥总算觉得安全了。心脏还在狂跳,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谁让你进来的!”许洛斐对那人吼道。
“我高兴来就来,你高兴了不是也去我的房子搞过事吗?”
许洛斐没理他,低头问时玥:
“他刚才欺负你了吗?”
时玥摇摇头。
“没有?那你为什么喊他滚开?”
时玥不想提这件事,
“你让他赶紧走!我不想再看见他站在这。”
“哈,就算你想留我,我也没兴趣在这里看你们腻歪。我们走。”
那人跟他的保镖说,然后又对许洛斐坏笑,
“你想跟女朋友做点什么也快抓紧吧,老爷子很快就要修理你了。”
说完,他便带着自己的人大摇大摆地走了。
许洛斐没管他,仍然低头看着时玥,
“真的没事?”他又问。
她看到他眼里竟然也满是惊慌。
“真没事。”她轻声说。
许洛斐一把抱住了她,抱得很紧很紧。她感觉到他的心也跳得很快,好像真的很担心她,不禁有些感动。
可才刚有点感动,许洛斐就对她吼道:
“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你知道他有多坏吗就敢一个人面对他!”
“……”
“昨天还不许我安排人跟着你,你看这才刚撤走就出事!刚才在监控里看到那个混球跑到这里来找你,我都快吓死了知道吗?!”
“……监控?什么监控?”
许洛斐犹豫了一下,
“算了我跟你招了吧!你不是一直怪我手机不给你看吗?我为什么不想给你看,因为……有监控啦。”
时玥听了,马上抢过许洛斐的手机,果然在他经常使用的软件里面看到了一个监控app。
她点开软件,看到很多小格子画面,是监控里这座房子里的每个房间。
她抬头找了一下房顶,没看到摄像头隐藏在哪。
但确实是有的,而且点击可以放得很大,画面极其高清,还可以看回放。
怪不得!
时玥心里恍然,怪不得她每次一离开家做点什么,许洛斐就会给她打电话,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
心灵感应才怪,他在那头都用监控看着呢!
时玥都不知该说他什么好,憋了半天憋出两个字:
“无耻!”
许洛斐马上正色道:
“我这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
“我在浴室和更衣室里也需要你保护?!”
她气得举手就想揍他。
许洛斐立即护住了脸,
“浴室里也可能会摔倒啊!而且我这个角度也看不到什么的好吧……”
时玥举起的手最终还是没落下去,许洛斐却趁势又抱住她:
“我装监控还不是因为担心你。前段时间我一直全球飞来飞去,没有监控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住在这?”
许洛斐说的是实话。
这也是他坚持不让她搬走的原因。
他全世界到处飞,一直跟她有时差。而且就算现在他回来了,时玥也很少有空陪他。
但只要她住在这里,就等于住在许洛斐的眼皮底下和口袋里。
他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无论在多嘈杂的环境里喝着酒,只要一打开手机就能看到她。看到她对着电脑工作,或者躺在床上睡觉,他就觉得安心。
“再说刚刚那个情况,要不是我在监控里看到及时赶回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许洛斐又说。
也是。不管怎么说许洛斐到底是救了她。
惊魂未定之下,时玥对摄像头的事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此时许洛斐的保镖们已经出去,而且帮他们带好了门。
许洛斐拉着她靠在了沙发上。
时玥问道:“刚才那个人就是小时候跟你打架的那个前房的孙子?”
“嗯,就是他。现在你知道他有多讨厌了吧。”
许洛斐提起他就烦:
“爷爷前房的孙子有好几个,个个是纨绔子弟,送去国外读大学,砸重金也拿不到学位,回到国内也是无恶不作。不过也多亏有了他们,才显得我乖。”
“还好你刚刚没跟他吵起来,我真怕你们会在这里打架。”
“现在谁还靠打架解决问题,”
许洛斐道:“又不是小孩子了。而且我今天很累,没精力跟他开战。”
“对了!”
时玥想起一件大事,
“今天早上的黑热搜是他安排的!而且,他还说去年那次黑我的人是你奶奶?”
“……刚刚驰早也是这样跟我推测的。”
“驰早也这么说?那肯定就是了!”
时玥叫道:“许奶奶为什么要针对我?!”
“我也不清楚……我那段时间只顾着跟你吵架,没注意到这些。也许是驰早的妈妈和外婆跟她一起搞的吧,三个女人在一起什么事做不出来。”
“可刚刚那个人说,她黑我是为了跟他爸爸做对,因为他爸爸投资了我们工作室!”
时玥把那个人的话跟许洛斐重复了一遍。
“也有可能吧,我们两房很多矛盾,奶奶这些年一直在跟他们斗。”许洛斐很疲惫地说。
“……以前的事就不说了,今天早上这次就是那个人一手安排的,他都跟我承认了。”
“他这样坑我,对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爷爷肯定会骂他丢了家族的脸面。杀敌自损,蠢爆了。”
许洛斐烦燥地说,
“不过对他这种学渣混混,也别指望能做出什么严谨的事。”
“那该怎么办呢?”时玥问道。
许洛斐把头靠在她身上,
“反正大家都知道了,要不我们就公开在一起吧。”
“什么意思……”
许洛斐拉住她的手:
“什么什么意思?就是承认你是我女朋友啊,大不了被大家骂一顿。”
时玥想骂他开什么玩笑,却突然发觉许洛斐的手很烫。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你好像在发烧?”
“有吗……”
他的额头真的很烫,时玥马上从房间里的医药箱里找出耳温枪,给他测了一下体温。
居然有39.2度!
“大哥,你真的在发烧诶!而且是高烧!”
时玥惊道:“我说你今天怎么精神这么差,你自己都没觉得不舒服吗?!”
“有一点,”
许洛斐疲倦地说,
“昨晚就开始不舒服,我还以为是被你气的。要不就是你的猫害的。”
“明明是你自己开车冻的!”时玥无语地说。
她用湿毛巾给他擦了擦额头,
“还是让那几个黑衣人送你去医院吧。我也得回工作室了,同事们还在等我。”
“嗯……那我先回去让医生检查一下,然后自己去找老爷子。”
许洛斐无力地揉了揉疼痛的头,然后又张开双臂:
“来,过来亲一下我就走。”
时玥翻了个白眼没有动。
“拜托,人家都生病了诶……”许洛斐可怜巴巴地说。
时玥只得凑过去,勉为其难地亲了一下他的脸。
谁知才刚碰到他,就被他一翻身压在了沙发上。
……
驰早在新年第一天的一大早就看到了新闻推送,不由得心惊。
这么大规模的黑帖,看来背后又有大资本出手。
他一边翻看帖子一边思索,会是谁呢?
既然媒体敢放,那毋庸置疑是许家的人安排的。
具体会是谁,难道又是许奶奶?
之前那次大规模的黑帖,驰早回国以后经过各种调查和推测,几乎可以确定是许奶奶所为。
其实并不难查,因为许奶奶显然并不善于做这种事。
她只是吩咐了一下手下的人就离开了国内。
也许是怕许洛斐起疑心,她把许洛斐也带走了。
那些黑子们拿钱做事,其实做得挺粗糙,但结果确实是黑到她身败名裂,也算完成了任务。
驰早只是纳闷,许奶奶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初他从爸爸那里得知时玥家里的事之后,许奶奶要见她,他非常紧张。
但许奶奶见了时玥以后,对的她态度似乎十分友好。
可为什么前面还算友好,在时玥成立工作室以后,她又出手攻击了呢?
难道就因为许爷爷前房的二儿子参与投资了萤之森工作室?
他投资的那一笔钱,在外人来看不少,但对许氏家族的人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完全不足以威胁到许洛斐的财产。
而许奶奶,通常只有在前房的做法威胁到许洛斐时,才会奋起反抗。
不过,上次的事先不说了,驰早在看完今天的几篇新闻帖以后,就排除了许奶奶。
新闻里爆料了许洛斐,那就一定是前房那边做的。
驰早立即决定去找许洛斐谈谈,跟他好好谈论一下这整件事。
于是,他开车去了许洛斐的住处。
见到了许洛斐,他发现许洛斐整个人跟他在电话里一样,没什么精神。
许洛斐还以为驰早来找他是因为昨晚的事,一开口就很不高兴。
“昨天的事是你对不起我,还想来说什么?难道怕我会伤害她?”
“没有,我知道你不会。”
驰早简短地说,
“昨天的事先不谈了,就说说今早的黑帖,你看到了吧?”
“嗯,刚看到,让助理打电话去撤了,不知道媒体那边什么情况。”
许洛斐边说边无精打采地在沙发上坐下来。
“我推测是许爷爷前妻那边的人。”驰早说。
“呵,这倒是很有可能。我昨天从你生日会上急匆匆开车走,安保们没跟上我。”
驰早又说:“另外,你知道上次针对时玥的大规模黑帖,是许奶奶做的么?”
“我奶奶?”
许洛斐很纳闷,
“我不知道啊。”
他靠在沙发想了想,
“不过,就算是我奶奶做的,估计也是跟你妈妈和外婆那边商量的。”
驰早寻思,看来许洛斐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而且看许洛斐的样子,他对此事也完全不感兴趣,不想深究。
“那就说说今天的事吧,”
驰早说:“你得让老爷子出面勒令前房的人停下来。然后你发个帖解释一下,说那些全是谣言。不然赶在这个当口,时玥工作室的努力算白忙了。”
许洛斐沉默了一会,
“或者,我认了呢?”
“什么意思?”
“把事情公开,承认我们确实是在交往。”
驰早立即反对:
“当然不能!你们交往的期限已经快到了,现在承认算什么意思?而且你5月是要结婚的!”
“我不想结婚了……所以,也没必要分手了。”
许洛斐低声说。
说完,他靠在了沙发上,看起来很累很疲倦的样子。
驰早还没见过他这样。
“你是在生病吗?”他问道。
“你才有病呢。”许洛斐没好气地说。
驰早无语:“没病就别说傻话了!你在家族里的人脉,最亲的也就是Aurora那边。现在你爷爷这个年纪,万一……”
许洛斐做了个“停”的手势,让他别再说了。
道理都懂,但他觉得很没意思,不想听也不想去想。
驰早又想再说点什么,许洛斐疲惫地打断他,
“……可我真的喜欢她,我不想分手。”
他这副样子,驰早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真的没有不舒服?”驰早又问。
许洛斐没说话。
他靠在沙发上恹恹地拿起手机,随手翻着。
也不知看到了什么,许洛斐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起身向门外跑去。
“怎么了?!”
驰早也吓一跳,跟着站起来。
难道是时玥那边出什么事了?
他跟许洛斐一起跑出去,想问问清楚。
偏偏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来电。
驰早一边向外走,一边接了电话。
“喂?”
对面是个男人的声音:
“您好,是驰早先生吗?”
“嗯。”
驰早随口答应着,看着许洛斐在安排跟随的安保。
“有时间的话可以出来谈谈吗?”
电话那边问道。此时驰早正想跟许洛斐坐上车。
“我是时玥的家人,我叫周宇琦。”
听到这个名字,驰早立时停下了脚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