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争看着远处依然没有任何想要攻击的凯使徒,心中在盘算着。
“怎么,我说让你三招,就让你三招,三招之后,就让你尝尝我得厉害。”
看到古争愣在原地,凯使徒还以为古争因为害怕退缩了,冲着他勾了勾手,一副你大可放心的样子,不过为了防止古争这么拖延时间,他又语气威胁说道。
“不过你是否行动,一炷香的时间,我就会开始行动,所以别浪费时间了。”
说完之后,他又站在原地不动,等着古争上来攻击他。
古争知道对方的自信是什么,因为自己曾经详细问过木怜他们,这种他们自称尼克结界,是因为这种技术从尼克种族身上得到的启示,在经过他们的加强之后,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根本无法击破对方的护罩。
之前古争只是遇见残破不成型,自然用其他办法可以击破,他们使徒这种完整的结界,想要强行击破的话,至少需要圣人的力量才可以。
当时木怜说,当时只是来了两个自称使徒的人,就带领一群属下把他们整个世界给占领,屠戮一空,因为没有人能够挡住他们两个,哪怕数十个人同时围攻对方,都无法伤到对方。
无论是空间,冰冻,还是其他奇特的法术,在对方身上统统无效,哪怕你强行禁锢对方身上,比如大片的树枝缠绕对方,强行控制,对方都如同泥鳅,用一种诡异的办法冲出来。
对于木怜他们来说,能够阻挡对方的办法,就是对方感觉累了,想要休息的时候。
当时古争还觉得换作自己,或许并不会和木怜情况一样,结果这么实战一看,对方的强悍更是出乎自己的预料,他心中已经没有最初的把握,要知道前两道攻击,面对正常的敌人,恐怕此时已经毫无战斗之力。
“一半时间过去了,如果实在觉得胜利无望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当做痛快投降的奖赏,不会让你受到太大的折磨,说不定还能留下性命,当我的代练沙包,哈哈。”凯使徒挑着眉头,对着古争这边哈哈笑道,彷佛胜利已经在他手中。
事实上,他的狂妄不是没有道理,在漫长的战斗中,只有很少很少是因为意外陨落的使徒,被敌人杀死根本没有一个,在得到这个技术之后。
古争看着外面笼罩的法阵,又把目光投往凯使徒身上,不管能否战胜对方,他也不可能束手就擒,而且机会从来都是争取过来,并不是等着就能自动降临。
面对对方的自傲,他收起来想要背水一战的五环,因为他不确定五环能够束缚对方,如果被对方提前知道了,那么自己就少了一副隐形的杀手锏,如果有机会出其不意困住对方,哪怕半个愣神功夫,都足够分胜负。
而且自己最强攻击这个时候,还不是为完全还在继续解封的云荒剑,而是手中一直在不停修炼的离环,哪怕自己现在都不敢说自己能够稳胜对方,更让恐怖的是,他还在继续成长着,自从大长老手中回来,就像解除了什么限制,随着自己修为提升,而继续成长,真是让人期待他的未来。
古争手中一抬,一道火线立刻腾空而起,哪怕有一丝机会,他也不愿意放过,何况对方站在原地当做靶子,不尝试一下离环的威力,都对不起对方的自大。
当然这也是最后一次攻击对方,如果连这一道攻击都无法奈何对方的话,自己在接下来要想办法找到离开的机会,不会在和他拼死拼活。
一声凤啼响彻天空,小鸟那完美的身姿出现在空中,优美的身姿缓缓扇动着翅膀,似乎连天空都被染成了火红色。
“就是凤凰吧,据说我们这里也曾经诞生过凤凰,还给上神带来了很大麻烦,不过轮到我的时候,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原来如此美丽,如果能当做坐骑的话,那肯定是非常引人注目。”凯使徒双目发光看着凤凰,心中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战利品。
“不如直接跟着我,绝对比你这个主人要强上百万倍!”
他不是没有一个坐骑,在其他世界抓捕而来,不过论威风和气势程度,自然不可能有风族相比,在美丽程度上。没有任何种族比凤凰还要如此优美,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韵姿,如同人类世界千万年的贵族传承一样。
不过小鸟可不会理会对方,翅膀勐然一扇,在原地留下一道如同音爆的爆炸声,身形再一次勐蹿,飞入更高的天空,随后整个身躯更是弥漫出一团团白色火焰,让自己成为一个在空中燃烧的火炬,像太阳一样。
“这威力,这造型,我太喜欢了。”
炙热的高温根本无法影响到凯使徒,他又惊又喜抬头看着小鸟,眼中更加地期待起来。
他是无视琉璃火焰但是刚才凑近来看的其他人,早就忍受不住,纷纷再次远离这里。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有那么大的威力,这可是隔着阵法啊。”
“是啊,我觉得如果不离开那里,恐怕这一次要被烤成焦炭了。”
“这你们就不懂了,一看对方的造型,就知道不凡。”一个人得意洋洋说道。
“你知道?”旁边拿着疑惑眼神看着他。
“呵呵。”这个人正了正色,“我当然不知道。”
“不知道你说个屁,滚开。”旁边一个期待着的人,听着对方的话,顿时怒了,直接把对方推开一边,差一点把对方推搡在地。
后者一看,这个人脱口而出的话,立刻咽了下去,灰熘熘离开这里,吃软怕硬在任何地方都行得通。
空中的太阳还在继续,连下面都能感觉那一丝凝重,不过他们并不担心,因为有着防御阵法,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一次凯使徒大人会不会挡住?”有人担心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有着尼克结界在身上,谁能伤害到使徒大人。”
“平使徒就是前段时间牺牲了。”
“那是敌人太过强大。”
“别吵了,上面要开始了。”
此时空中,那原本白色的太阳,此时已经变成了金色,甚至众人感觉对方身上传来的热度也似乎有消失不见,四周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一团氤氲幻影,就好像有无数金色太阳在背后一样。
“不会吧!”
一个人突然惊呼起来,因为随着金色太阳的移动,一条清晰可见的黑色路径出现在背后,无数絮乱虚空力量,在里面隐约可见,这让众人有些担心起来。
虽然他们知道使徒的厉害,可是如此厉害地攻击,也是超出来下面的想象,不乏有一些准圣的高手,完全可以感受到那里面蕴含的力量,至少有着斩二尸的实力。
可是凯使徒脸色还是一副云清风澹的神色,只要不超过圣人也就是神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击破自己外面的防御,据说曾经尼克一族,都有完全防御神人的力量,但那只是谣传,只不过这一次恐怕要有些狼狈了,毕竟蕴含巨大的力量,他也不可能完全卸掉。
“轰”
空中再一次响起巨大的震动,这一次远比之前还要强烈数倍,甚至感觉虚空都有些震动起来。
而这一次,一直坚守原地的凯使徒也终于扛不住,整个人化为一道流星,直接被轰向远方。
可是古争却没有任何高兴,因为他已经确定,对方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势,自己这一击落在对方身上,也就相当于在普通人在对方身上重重捶了一拳,连挠痒痒都不够。
有些气喘的小鸟,也化为缩小的体型落在古争的肩膀上,看着远毫发无损的敌人,叽叽喳喳叫了起来,似乎在抱怨什么,翅膀挥挥欲飞,想要在给对方一个攻击,证明自己。
“好了,好了,我知道,先回去,等我需要你在出来。”古争摸了摸小鸟地头,轻声安慰道。
小鸟啄了啄古争掌心,这才化为一道光芒回到了离环当中。
这个时候,远处陡然出现一道光芒,只见远处的凯使徒已经重新返回来,并没有看向古争,而是左顾右看,似乎在寻找什么,眼神很快失望看向古争。
“那个凤凰在哪里?赶紧把我的东西给我交出来。”
感情这个时候已经被他认为是自己的东西,直接无视了古争。
“想要?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古争冷哼道。
这让凯使徒一愣,看着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乎刚才也只是热身而已,也是笑了起来,最后脸色直接拉了下来,露出狠色。
“很好,看来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我要你绝望地死去。”
下一刻,他就直接赤手空拳冲上了古争。
古争虽然已经决定找机会离开,但也不会任由对方攻击,而自己却不反击。
“锵!”
凯使徒面对古争的攻击不闪不避,任凭对方一剑砍在自己脑袋上,发出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而他甚至一点影响都没有,一只手朝着古争砸去,另外一只手竟然直接朝着他武器抓去,逼得古争不得不同时后撤。
只不过他后撤也只能避免这一次,凯使徒更是趁势追击,这种局面他见得多了,只要让他靠近,那对方落败只是时间问题,区别是自己认真对待还是想要玩玩,而现在他觉得自己还是玩玩比较好。
两道人影在空中不断追逐着,是不是爆炸还有其他声音,不过场面上确实凯使徒压着古争,后者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所有的反击全部没有用,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办法摆脱对方,何况对方也不是什么弱者,虽然技巧差了一点,可对方好需要技巧吗?
自然不需要,因为那样说不定还有这样有效率。
大多数古争发起的攻击,才到一半又不得不回去,躲开他的攻击,哪怕看起来如此简单,就是想要抓住他,给他来一拳,可是自己伤不到对方,而对方一代抓住自己,后果如何,不用多说。
古争发现自己似乎有些高估自己的情况,面对凯使徒的攻击,这点时间因为自己分神,竟然被对方挨上几拳,虽然只是有些肉疼,但是对方只要想,可以陪他这样耗费一年,百年都不成问题,而在此期间,自己只会越来越虚弱。
可是现在,他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这个时候,在下面一直感应的小猫,突然睁开了眼睛,口中欣喜说道,“真的是主人。”
可惜四周只有他一个人,他们两个早就离开这里,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他直接直立站起来,对着面前虚空一划,一道黑色裂缝就出现在面前,下一刻他直接就跳入进去消失在里面。
很快在上面,还在月千昏迷的地方,地面陡然一陷,就消失在表面,而表面也恢复了正常,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曾经被人动过手脚。
事实上,也没有注意月千的消失,因为包括之前古争偷听消息的两个人,也和其他人一样,全神贯注看着空中的战斗,时不时还为凯大人的精彩战斗喝彩,热火朝天的样子、
上空的凯使徒更是如此,一边不断对着古争发起攻击,口中还一边嘲笑着。
“你是不是想要找机会离开这里,我告诉你,想得挺美。”
“凭借你的实力,永远无法打开出去,或许你一瞬间变成圣人,才能离开这里。”
对方的嘲讽并没有让古争失去方寸,不过对方是不是真的,自己都要尝试一番,纵然对方或许可能没有骗自己。
“看样子你心智很高,让我很心烦。”
凯使徒看着古争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很烦,因为从始至终对方都没有变化任何面色,好像永远一副面瘫的样子,这让他想要看到对方惊慌或者其他的想法破灭了。
忽然之间,他伸出的拳头一团黑雾陡然冒出,在接近对方的时候,直接冲了出去,让措手不及的古争无法避开,不过他也没有多担心,对方为了追求速度,这道攻击威力并没有那么大。
只是凯使徒嘴角一窍,口中微微一吹,原本只有拳头大小的黑雾,瞬间膨胀起来,一头撞上了古争的胸口。
古争感觉胸口一闷,虽然威力还是无法击破自己的防御,可也让自己的身影微微一顿,这个机会凯使徒自然不会放过,嘿嘿一笑,直接双拳如龙,冲着古争的胸膛一锤而出,击破后者的防御,甚至可以看到胸膛微微下陷一点。
下一刻,古争如同炮弹一样朝着斜下方落去,凯使徒更是微微拔高一些,随后一个饿虎扑食,紧追古争而下,想要在对方重整身形之前,在给对方狠狠一击。
可是这个,半空当中忽然响起一阵破布撕碎的声音,一道三角块的区域彷佛被人给撕掉一块,让古争直接一头钻入进去。
“哪里走!”
这个时候,凯使徒不惊反喜,直接在空间快要合拢的时候,冲了进去。
此时空中变得平静起来,让下面还在观看的众人面面相觑,不过很快凯使徒从虚空当中钻入进来,此时和之前相比,全身多了不少血痕,上面还有一些如同烧焦的痕迹,知道的人都明白,只是被杂乱的小千碎片给划伤。
“该死,只是一个幌子!”凯使徒脸色阴沉得可怕。
他之前看到对方落走,是有机会拦住对方,可是他心中却想着趁机找到对方所在的区域,结果却只找到一个什么都没有,荒废的区域,这种区域占据了九成九,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回来的时候还被其他给划伤,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月千竟然早就消失不见,明白从头到尾自己都如同一个傻子一样,也难怪对方毫无表情,要不然非要笑死自己这个傻货,被他牵着鼻子走,还浑然不知。
这里确实能够挡住对方从外面逃跑,但是挡不住对方撕开空间,而擅长空中本身就无比稀少,尤其这里那么多破碎小千世界,他只是跟过去就除了一点意外,如果利用虚空逃跑的话,恐怕就连是他很快就彻底陨落在里面。
没有办法,里面实在是太过混乱,而且运动轨迹难以寻找。
如果对方精通的话,很可能直接离开这里,如果不精通的话,那么对方出现还是在这里,所以防御他也没有撤掉,而他就要来到蓝色旋涡外面,警惕对方过来破坏。
他阴着脸回到了下面,立刻找过来自己的属下,对着他们发出命令。
“吩咐下去,所有人打起精神,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是,保证每一处都有我们的人在看守,绝不放过任何角落。”
凯使徒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了,他明白这些人基本上不可能找到对方,如果出现在里面,他自然能够发现,出现在外面,现在他们也鞭长莫及。
“是逃跑的那些人,这个时候竟然来捣乱,早知道就先解决对方了。”
凯使徒感受最后那股气息,自然觉察到小猫的气息,只是没有想到本来以为是宠物的小猫,竟然是擅长空间,如果知道的话,第一时间就杀死对方。
可惜现在说很么都晚了,心中的郁闷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现在唯一希望的是,对方躲在里面别出来,或者直接离开这里也行,要是对方打这边的注意,他一定会让对方知道,什么是惹怒自己的代价。
想着对方的诡异,他立刻匆匆离开自己的地方,朝着旋涡那边过去,那边要是出了一丁点事情,自己恐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