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龙族之时间行者 > 第一百五十七章:王对王

神社——
神官们跪坐在榻榻米上,外面的风雨声越发清晰起来。在他们面前摆放着一部手机,处于免提通话状态,而与他们通话的则是源稚生。
“把我下面说的话记录下来,”源稚生低声说,“我是蛇岐八家的第七十四代大家长源稚生,愧对家族的先辈,未能守护好同胞,令家族和日本遭遇灭顶之灾,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从明天早晨开始,我将把大家长的所有权力移交给樱井家家主樱井七海女士,樱井七海为第七十五代大家长。在我之后,家族成员应当秉承祖先的训示,切忌不可为了力量和权位而追求龙类之身,那是必将覆灭的道路,违反那条禁令的人,家族中的一切人皆有权讨伐之。在确保不会危害无辜者的情况下,黑狱中的‘鬼’应得到良好的照顾。每个鬼都流着家族的血,我们善待他们,他们就会与我们在一起,我们把他们遗弃在荒野,他们就会报复我们……”
他就这么娓娓道来,不紧不慢,为家族的每个部门指定了新的负责人,交出了联系人名单和所有的密码,还有家族金库的钥匙,每个人都躬身静听,神官首领走笔如飞地记录。
“写好了么?”源稚生问。
“写好了,大家长。”负责记录的神官说道。
“把这封信保存好,等这场最后的战争结束以后,就转交给樱井七海女士。”
东京都气象局大楼。
“坐标输入完毕,天谴系统完成自检,当天巡者到达东京上空的时候,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可以释放。到时候将有14枚卫星负责为它矫正轨道,各种可能导致轨道偏移的情况,包括风速、云层和地球磁场的偏转都在考虑之中,那根铁棍将准确地命中红井,冲击波影响的范围是直径3.4公里的圆。周围都是荒山,预计不会有无辜的死伤者,除了红井里的人。”卡尔副部长大声说,“距离天巡者抵达东京上空还剩54分钟。”
装备部的神经病们已经知道了神的存在,在最初的“妈妈我好害怕”、“校长这个王八蛋居然阴我们”和“我嘞个去我还没有宗教信仰现在就要死了能不能给我推荐个宗教信一信”之后,专家们清楚地意识到耍贱和发飙都救不了他们,校长不会给他们提供任何逃离东京的交通工具,唯一的逃生办法就是杀死神,这时风向就转了,变成“掐死那个畸形的神”、“让它知道被科学凌辱的滋味”和“连它妈妈也不能放过”这类狠话。
要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帮神经病确实是践行者。专家组的效率再度提升,仅用15分钟他们就完全解析了天谴的启动程序,把这件武器掌握在手中。
“要确保精度,如果你把它投放在东京市内,伤亡是以百万计的。”昂热在地图上圈出了红井所在的位置。
“虽说那件武器是加图索家设计的,但在装备部的手里它的效力会得到200%的发挥。”说起这种事卡尔副部长从来都是高贵冷艳的,“我们会让那根铁棍子笔直地落进红井里,以那种冲击波的强度,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幸免!”
“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当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的时候,神还在不在那里。”昂热戴上耳机,“刺蛇,你们距离红井还有多远?”
“刺蛇报告,正在全速飞行,到达红井还需大约3分钟。”
刚从源稚生那里得到坐标,就有一架早已待命的直升机从木更津基地起飞,向着多摩川的方向飞去。东京都政府得到了调动自卫队的权力,就相当于昂热得到了这项权力,他的声音经过Eva的模拟,以小钱形平次的名义下达给木更津基地。火山喷发制造了大量的烟尘,卫星上的红外线摄像机根本无法穿透火山尘,想要了解红井此刻的状况,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直升机冒险侦查。
“把图像投影到大屏幕上!”昂热下令。
直升机拍摄的即时图像立刻出现在大屏幕上,那架轻型直升机正飞跃群山,暴风雨也覆盖了多摩川区域,滚滚的落叶在峡谷中流动,如同深绿色的潮水。能见度很差,系统把红井所在的位置标红了,昂热死死地盯着那个红色的坐标。
他相信天谴的威力,庞贝和装备部都认可那件天基动能武器是可靠的,那它就肯定没问题。唯一的问题是,直到此刻他们依然没有见过神的真面目,也不知道它是否如猜测的那样在红井里。
关于神的情报少得可怜,只有蛇岐八家对历史的记述,从某些记述来看,它是八岐大蛇那种超级生物;从另一些记述来看,它是从白王身上拆下的一块骨头。就算你握着绝世的利器,可面对身份不清的敌手,胜率也说不清楚。
地面震动,火红的岩浆沿着山坡缓缓地流泻,富士山再度喷发了,第一次喷发的岩浆把山顶的积雪融化殆尽,此刻这座超级火山是深黑色的,岩浆一边流动一边凝固,山腰的树木在岩浆到达之前就自燃起来,化为焦炭。
神正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恣意地挥洒着意志的力量。尽管见识过龙王芬里厄能毁灭一座城市的“湿婆业舞”,但这位残缺的白王还是震惊了卡塞尔学院,它甚至能够毁灭一个国家,不愧是比四大君主更高一个位阶的生物。
那么究极的那位黑王能做到什么?真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的事。
“刺蛇报告!前方出现积雪!刺蛇报告!前方出现积雪!”耳机里传来飞行员惊讶的声音。
昂热已经提前在屏幕上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连富士山上千年的积雪都融化了,多摩川附近的山上却白雪皑皑,那些山的海拔不过几百米而已,根本就不到雪线的高度。****都没能抹去那片积雪,刺蛇从白琉璃般的山峰上飞过,恍惚间似乎是在飞越严冬中的西伯利亚。这种现象绝对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仅仅在几个小时之前那片山地在卫星照片上还呈现出墨绿色,这都说明刺蛇正在接近神,昂热不由自主地握拳,指节爆出噼啪的响声。
“不……那不是雪!那是……类似蜘蛛丝的东西!”飞行员用一种见鬼的语气说。
昂热也看清楚了,覆盖群山的确实不是雪,而是某种雪白的丝。这些丝沿着地面蔓延,把树木层层地包裹起来,好像一条巨大的蚕正在那片山地的中央结茧,要把整片山地都包裹进去。
画面忽然变成血红色,像是有液体从屏幕下方蔓延上来,耳机里传来飞行员的惊呼:“你……你是谁?你怎么上来的?”
摄像机转向,一柄樱红色的长刀贯穿了飞行员的心脏,妖娆如艳鬼的风间琉璃握着刀柄,身穿云中绝间姬的华服,端坐在飞行员身后的座位上,好像他一早就坐在那里,是这架直升机上的乘客。
可怕的声音响彻大厅,那是长刀从一颗心脏里抽出来,鲜血喷涌的、风一般的声音,再下一刻图像中断,大屏幕上只剩下嘈杂的雪花点。
学院派往红井的眼睛被刺瞎了,刺蛇换回的情报很有限,神确实位于红井,风间琉璃已经抵达红井,猛鬼众正要恭迎神的降生。可代号“天巡者”的卫星还在地球的另一侧,天谴还要大约50分钟才能释放,剩下的时间是否足够?
昂热的额角沁出冷汗。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资历最深的屠龙者,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危机,但今天的危机还是超出了他的经验范畴,任何错误的决定都会导致同样的后果,那后果的名字是死亡,一个国家的死亡。
他高速地思考,但是无法得出结论,50分钟里他能做什么?增派新的飞机去红井?用中程导弹对地轰炸?或者不等天谴了,向美国政府公布龙族的秘密,从而调用太平洋深处那些战略核潜艇上的核武器?
还剩50分钟,50分钟里必须确保神留在红井里!昂热焦急地踱步,像是发怒之前的雄狮。他本就是狮心会的创始会员。
“校长,大家长打来电话,请您务必听一下。”樱井秀一跑了过来,捧着无绳电话。
虽然不愿意把时间花费在那个不成器的学生身上,但昂热还是接过了电话。他没有说话,等着源稚生发声。
“校长,墨千夜托我转告你一句话。”源稚生的声音轻而缥缈。
“说。”
“校长,我来帮你争取50分钟。”
“......墨千夜,你这个笨蛋!”昂热差点就要把手里的电话给摔在地上,他哪里听不出来,墨千夜这是牺牲自己作为钉子,把神和王将都钉死在红井里,等待天谴的到来。
“他是多久前告诉你的?”
“20分钟前。”
20分钟,从医院到红井之间的路程差不多20分钟,也就是说墨千夜现在已经在红井了。昂热沉默了很久:“我知道了......”
电话被挂断了,昂热默默地看着手里的话机,忽然想起三年前自己第一次听说墨千夜的名字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新生,跟着导师一起出国调查,结果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战争、叛乱,种种足以让一个年少未见过世界的残酷性的年轻男孩失去理智的事情,却没能摧毁他,反而是让他从中吸取了经验,获得了成长。
墨千夜从不忌讳死亡,他说过“与其死得平平凡凡不为人知,不如死得轰轰烈烈永载史册。”而现在,他就要践行他自己当年许下的诺言了。
多摩川山区,红井。
白色的细丝爬满了储水井的内壁,它们是从井底生长出来的,像是某种霉菌的菌丝,但这些菌丝不但能够沾染土壤和树木,甚至能够贯穿钢铁。它们能长到几米长,挂在钢梁或者树木上,像是无数只纤细的手在风中摇摆。
对任何形式的生物来说这种丝状物都是致命的,它们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被它们沾染的钢铁内部变得像海绵那样疏松,树木则直接从内部坏死。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生机彻底断绝,看似圣洁的白色覆盖物下面,整座山已经枯死了。
墨千夜用刀清出一条路来,也不知道辉月是用什么金属制成的,就连具有强腐蚀性的细丝也无法侵蚀它。在穿行树林时地上还可以见到三两只被细丝包裹着的动物尸体,墨千夜用刀尖挑开丝线发现这些动物都被细丝吸干了,细胞组织内的一切水分全都没了,只剩下干巴巴的皮囊包裹着骨骼好似一具活体标本。
忽然,从前方传来了一阵不知名的吼声,墨千夜双手捂住耳朵跪在地上张大着嘴巴,神色痛苦。那种吼声似乎能穿越人的颅骨,直接刺进人的脑海深处。那种丧乱狂暴却又喜悦的吼叫,就像是死神在地狱里诅咒世界。
过了没多久,那声恐怖的吼声消失了,墨千夜感觉到双手湿湿的,仔细一看手掌上竟全是血!那道吼声,震破了他的耳膜。
“神,已经苏醒了吗?”说完,墨千夜便再度加快了脚步,继续向森林的深处进发。
沉重的神躯落进水中,溅起十几米高的巨浪,风间琉璃挂在井壁上,长衣娓娓地垂下,像是一个多年前吊死在那里的鬼。最终以风间琉璃的惨胜结束了这场战斗,神在到达井口之前已经受了重伤,风间琉璃砍下了它的四个头。他自己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全身肌肉像是被铁犁犁过似的,腹部留下了巨大的创口,但他没有流露出任何疼痛的表情,他只是孤零零地挂在那里,抬头仰望着天空。
好像在等什么人。
哒哒哒~~~
脚踩在松脆树叶发出的清脆脚步声,引起了源稚女的注意。他抬头目视前方,在薄雾弥漫的树林里出现了一道身影,随后墨千夜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是你!我哥哥呢?”
“你哥哥不会来了,来这里与你见面的,就只有我。”墨千夜手提辉月说道。
“那我就先砍断你的手脚,再来逼问你我哥哥去了哪里!”
“有本事你就来啊!”
话未说完,两人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刀剑相交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工程钻机从神的各个关节处刺入,斩断肌腱,钻孔位置都是精心选择过的,好让它巨大的身躯彻底瘫痪。神的细胞还在高速地再生以治疗伤口,但修复骨骼却远比修复肌肉困难。铁钩穿透了神的颈骨,起重机把它吊起在空中,仅剩的四首喷吐着冰冷的气息,却无法抬头攻击。工程组分别对它的神经系统和重要的肌肉做注射,大量药剂进入神的体内,原本还微微抽搐的身体渐渐松弛,只有那四对龙瞳还闪着残烛般的微光,证明这伟大的生物依然活着。偶尔它会转动那些眼睛,俯瞰着即将肢解它的后代子孙,眼里透出人类无法理解的神情。
“大人,有入侵者闯入,风间琉璃已经与他交战,我们是否可以......”
“就让他尽情地玩耍吧,现在再不玩,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王将挥挥手示意手下退下,他要亲眼看着圣骸被取出来的那一美丽瞬间。
风间琉璃将樱红色的长刀横在空中,墨千夜的长刀从头上落下划出十几米长的夺目刀光,双刀交击,暴跳的火花照亮了他们的脸,墨千夜的脸怒目如金刚,风间琉璃却像磨牙吮血的恶鬼。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我哥哥的剑术!”风间琉璃连连进攻,但都被墨千夜一一挡下,他所施展的剑术自己是不会看错的,那就是自己的哥哥源稚生的镜心明智流。
“因为我用你哥哥的剑术打赢了你哥哥,我比他更强!”
“更强?那好!只要我打赢了你,我就是最强的那个!只要我打赢了你,就一定能打败哥哥!”
“那可说不定啊!”
大意了,本以为和八岐大蛇战斗后受到了重伤的源稚生战力会下降很多,想不到他竟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墨千夜在风间琉璃的连番进攻之下匆忙防御,此时他已经是处于第六景门当中,拥有媲美耶梦加得的力量,竟然只是勉强抗衡而已。
要开第七惊门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