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落晴郡主 > 第五十三章 归来岛情仇(上)

  饭桌上,慕北一派的殷勤待客,罗心愁眉深锁。
  罗心这时已经多少猜知了慕北的真实身份,道:“原来慕大哥还是蒙古人呢,只不知是蒙古的哪一路人马?”慕北正色道:“罗妹,为兄便是元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元顺帝之嫡孙,名为孛儿只斤?库库仑的就是,目下我元军力量强大,有望夺回政权,罗妹若能助为兄一并驰骋天下,这以后的荣华富贵便是享用不尽了。”罗心冷笑道:“慕大哥你为什么会跟我说这些呢?”慕北道:“因为我相信你。”
  “很多人会这样坦诚相待,就是看准了对方无力反抗,泄密既然无望,又何在乎故作大方呢?难道慕大哥不是?”罗心说着,浅浅一笑,那笑容含有太多的鄙夷。慕北怔得一怔,道:“罗妹你说的哪里话?唉,可把为兄看得太扁了。”罗心眼珠一转,道:“我姑且相信你就是。”
  慕北道:“那么,只要罗妹依从了我,为兄担保你一辈子的富贵荣华,不知你意下如何?”罗心眼珠一转,嚅嚅地道:“这个……容小妹想想。”慕北将手一挥,道:“不用想了,似这等好事,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罗妹你要好好把握。”罗心叹口气,忍不住心中骂道:“你这个伪君子,到这时候还装什么样子,大约我不答应,你就要用强的了。”口中则默然不语。慕北目注她,正在等她的答复。罗心幽幽地道:“看来,我不答应是不行的了。”慕北不喜不怒地道:“还是罗妹识得大体。”
  当时吃毕饭,自有侍女领着罗心去淋浴歇息。罗心表情复杂地凝望慕北一下,感触地摇摇头,身不由己地跟着离席,忽然之间,她只希望自己走得远远的,离这个可怕的慕北身边越远越好。不料这天晚间,归来岛上爆发出一条震人心魄的消息:归来岛的当家岛主决定于今晚迎娶压岛夫人——新娘就是那个刚刚来岛不满一天的罗心姑娘!
  消息传到李诚耳里,李诚只是错愕半晌,忽然“嗤”地一声冷笑,喃喃地说:“看来,我只有冒险一拼了,但愿朝廷那些狗腿子来得及时。”
  如今站在牢门口的,就是冒险来报讯的独目刘,这时的独目刘诚惶诚恐,讷讷地说:“李大侠,这……我这一身毒,还劳烦您高抬贵手……给赐一颗解药吧。”李诚正色道:“其实,我并没有喂你毒药,当时在船上,我只是喂你一颗固气醒神的丹药而已。”独目刘怔怔地注视他好一会,才蓦地大叫一声,恨恨地掉头跑出牢外,随后,牢外传出一声惨叫,慕北的身影出现在牢门口。
  李诚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不管怎么说,独目刘显然是因他而死,他闭上眼不去理慕北。慕北一径地走过来,哼道:“独目刘该死,以为我不知道?哼哼,今晚上该轮到阁下你出去见见世面了。”
  李诚淡淡地笑道:“所谓的世面,即是你的新婚热闹场面吧。我只愿能多喝几杯酒,便足矣。可惜你不一定是个大气的主人,说不定连一杯喜酒都不让我润润喉吧?”慕北迟疑地道:“你……为何还笑得出来?你有什么诡计?”李诚道:“到了这一步,我还有什么诡计?我为何不能笑?难道你要让我哭吗?”慕北摇摇头,肯定地道:“不错,你现在前胸七大要穴都已被我制住,料你有通天本领也无任何作为了。你该认命的。”李诚闭起眼,那样子像是懒得去理他。慕北道:“你为何不问问我是谁?难道你想作个糊涂鬼吗?”“不必问了,我早就知道你是哪位仁兄。”李诚回道。慕北森冷地笑笑,不再说话,转身出去。
  李诚眼见慕北走远,皱皱眉头,叹口气。过了一盏茶时光,他蓦然倒地,手抚肚子身子一歪,在牢房内翻滚不已,痛苦地叫道:“哎哟……哎哟……肚子好疼,天杀的,你们给我吃了什么毒药?”
  牢门外急急跑来两个汉子,一个高个儿怒声道:“你穷嚷什么劲,是要作死么!”李诚的脸上冷汗涔涔而下,急叫道:“哎哟,我中毒了,你们好……好毒的心肠……”一句话未说完,“咚”地一声,整个人俯身歪倒下去,一动也不动。另一个身材较矮的守牢汉子担忧地道:“糟糕,怕是真中毒了。”高汉子道:“不管他!谁能说准这厮不是在诈死?兄弟可得小心了!”矮汉子道:“可是……岛主吩咐下来,今晚要他活着看好戏,这时咱们可不能马虎了。”高汉子道:“咱们没有喂他毒药啊……他怎么可能会中毒?”矮汉子皱皱眉,道:“也许,他在入岛之前便有宿疾了,咱们开牢进去看看吧。”高汉子忙阻止道:“这千万不可!这厮武功高得很,万一出了差错,咱俩吃不了兜着走!”矮汉子笑道:“兄弟你太小心了,他已经挨了岛主的独门点穴手法,就算有通天本领也无济于事了,若是让他就这么死了,岛主那边定会怪罪下来,我们岂不一样地吃不了要兜着走?”说着,掏出钥匙打开牢门。高汉子想想也是,就没有再阻止。
  牢门打开了,矮汉子喝道:“喂,你是怎么了,可千万不能在这紧要关头寻死呀!”高汉子更是扯开大嗓门道:“你死了不打紧,兄弟我们可要跟着落水了!”边说边动手翻过李诚的身子——哪知李诚匆促间双手疾点,登时便封住了他们两人的几处大穴,然后一骨碌翻身而起,嘻嘻一笑,说道:“得罪了!”高矮两汉子惶恐地道:“你——”一句话未说完,就又被李诚封去了哑穴,便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李诚吁口气,急忙飞步出牢,眼见四周并无碍眼人物,暗想道:“这慕北,知道我万无回手余地,所以乐得放松戒备,这可便宜了我。”回过身,一手一个,将两人的身子提出,藏于一座假山之后,花木掩映下,任何人如不细看决看不出异状的。当下李诚满意地笑笑,展开轻功绕路迂回而去。
  李诚并未去远,他先在附近暗中摸索,查探敌情。所幸天色已黑,便于夜行人掩去行藏。不过内岛虽然警戒松弛,那是因为他出人意表,慕北料不到他会破牢而出之故,而岛周四处却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教人看了顿消逃走之意。李诚暗暗心惊,摸索到内宅里面,只见一处房间灯火辉煌,人影幢幢,间或传出少女的笑声。李诚偎进那房暗角,听出那是几个侍女的谈笑声,罗心却也在里面。只听一个侍女道:“我的新姑奶奶,这是天大的喜事,您怎么愁眉苦脸的?”罗心嗔道:“你们能不能闭上嘴?一个个瞎搅什么舌根!”另一个侍女笑道:“罗姑娘,转眼之间您就要做岛主夫人了,他日岛主功成名遂,您便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皇后娘娘,这殊荣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您这是干啥嘛!”罗心幽幽低叹,口气软了:“刚刚岛主捉回来的那个人怎么样了?你们可有什么耳闻?”先时说话那个侍女神秘地一笑道:“您放心吧,等会儿就能见到他了。”罗心也不管侍女在旁,幽幽地道:“但愿李大哥吉人天相,我也就放心了。”
  李诚隐在暗处,心中一暖,涌起一股想要马上见面的冲动。可是时势不允,他苦笑似地摇摇头叹息一声,折身飘向归来岛左侧的丛林之中。
  实则,归来岛此时危机重重,暮色一过天即伴黑,远处的海面上忽然出现数点帆影。大帆船并未敢靠近岛岸,船上立有五十多名一身劲装的彪形汉子,身手异常矫捷,微微一顿身便跳入海中,借水潜近岛来。领路之人赫然便是那位从“定海号”走离的小丁。一行五十余人泅向岸来,借林木之便,遮遮掩掩进入林中。
  小丁吁口气,向身旁一位眉目清秀的年青人道:“聂副统领,这里便是归来岛后山,前面岗哨重重,弟兄们可要小心了。”聂副统领点点头,默不作声地打一手势,身后众人相继散去。小丁又道:“聂副统领,眼下怎么办好?”聂副统领道:“咱们五十余人均是一流的武林高手,按说实力很足,可是这岛上人数不下一千,一时也不易取胜。咱们摸索到火药仓库里面去,借火药攻击就可保十足成算了。”小丁皱眉道:“可是火药仓戒备森严,硬闯不行,若要暗闯,便不能惊动岛上他人,属下……没这个本事。”聂副统领蹙眉不语。
  小丁四下张望,一时也没了主意。聂副统领叹口气,道:“这次霍统领吩咐,咱们无论如何要完成使命,否则不好交代……这样吧,咱两人先上前探探敌情,弟兄们先各隐去。”当下带着小丁,悄悄深入。
  两人刚走不到半里地,骤然间,一个高吭的声音叫道:“什么人?”接着便听“咚”响,像是有人栽倒下去。聂副统领机警地一拉小丁,退后几步,正待仆下身去,忽觉身上一麻,立时动弹不得。而李诚的身影从密林里缓缓走出。聂副统领吃惊地道:“你是谁?好高的暗算功夫!”小丁已骇然惊叫:“你是定海号的李诚舵手!”
  “错了,不叫李诚,叫李萧儒。”李诚更正道。“啊……李萧儒!”聂副统领怔然望他,一时脸上出现惊奇之色。小丁愣了愣,问道:“李……大侠,你要干什么?”李萧儒淡淡地道:“不干什么,快将‘七叶紫仙草’灵药给我取出来!”小丁失声道:“你……你都知道了!”李萧儒沉下脸,指着小丁说:“你们应该知道,刚刚你们已差点就要被岗哨发现,是我帮你们灭了几处暗桩,不然你们岂能这么容易进入后山!——而我早就在船上获悉,‘七叶紫仙草’灵药已被你擒住慕北时就已弄到手中,现在到底交不交?”这时,聂副统领长叹出声,道:“世人皆知这‘七叶紫仙草’是李大侠与罗心姑娘共有,我们无权强取,李大侠既已见问,我们认栽了,灵药就在我的内衣口囊之中,你拿了去吧。”李萧儒想不到他会这么明理,倒颇感意外,道:“你叫什么副统领,可是锦衣卫一伙的?”聂副统领颔首道:“在下叫聂云伦,新近升为朝廷锦衣卫副统领,今次只是奉命行事。”李萧儒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居然率众夜袭归来岛,单是你们几十人,无异于飞蛾投火,哼,这不是霍雄叫你们来送死么?”
  聂云伦叹口气,恨恨地道:“谁说不是?可是我们有啥办法?上面动一动嘴,下面便要粉身断腿!”
  李萧儒探手向聂云伦身上摸去,果然摸出一个小玉瓶,揭开盖子一闻,便知道是‘七叶紫仙草’的浓汁,忙揣向怀中,道:“灵药我收回了,这显然是霍雄的诡计,我不跟你们计较就是。”小丁急道:“可是……我们怎么向霍统领交代?”
  聂云伦倒也识趣,阻止小丁说下去:“别说了,这灵药原本就是李大侠的东西,我们理该完璧归赵。”李萧儒定定地目注他,伸手解开他们的穴道,说:“你是条汉子,想必武功不弱吧?”聂云伦苦笑道:“在李大侠面前,我这点微末本领只能算是三脚猫功夫了,否则刚才何以会一招被制?”李萧儒笑道:“不能这么说,刚才我是突袭侥幸,不然还真不容易得手呢。现在,我且问你们,还要继续为霍雄卖命吗?”
  聂云伦忖思着,义愤填膺地道:“无论怎么说,霍统领叫我们以卵击石总是不该,但我们……唉,上命不可违呀——而且对方是可恶的蒙古人,历来以残杀我中华百姓为乐,这口气不能不出!”李萧儒伸出手掌去握住了聂云伦的双手,感慨地道:“不错,蒙人确实可恶!——聂兄弟真是好样的!眼下便有一条计策,不如我们合力谋夺这归来岛的火药仓库,给他们一个致命打击,你意下如何?”聂云伦不假思索,欣然道:“好好,能得李大侠相助,何愁大事不成?这实是大明百姓的福气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