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落晴郡主 > 第五十二章 陷身归来岛

  其实,罗心自一见李诚,她的心里一直很感动,感动得直想哭,但是少女的矜持和小心眼往往于这时无意识地作祟起来——她知道他真名不叫李诚,为什么要骗她呢?这中间是否因着孙锦云的关系?
  于是,她忍不住地想说上几句气话。而李诚,他的心情将何以堪?
  实则,误会只因一层薄纸,这层纸一经捅开,便什么也没有了。遗憾的是,因着小小的一点赌气,谁也以为对方对自己不住,都没有勇气主动来澄清这种尴尬的局面。
  如今,罗心静静地望向昏睡一边的慕北,她的眸光是奇怪的。“慕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在想,“也许我没有猜错。”
  罗心猜到了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为慕北运功逼毒之后,李诚感觉很累了。他想去远处的一株树干下休息片刻,这时独目刘惊惶失措的脸庞便映入眼帘。
  独目刘转过头来,看见了他。“李……李大侠,快快,敌人追上来了!”人还未走近,独目刘便大声叫道。李诚皱皱眉,说:“船上的人不是所剩无几了?即便知道你已经受制于我,料也不必这么心慌,在下还应付得了。”独目刘急道:“李大侠,不是的,岛上来了不速之客,听口音,像是京城派来的人,有一个还叫什么副统领的……”
  李诚正眼望去,知道独目刘的话不至有假,边走回罗心身旁,边问:“来了多少人?”独目刘道:“大约……五六十个人,苏大哥和闵船长他们都被杀光了。”李萧儒意识到事态严重,问道:“他们往何处包抄?”独目刘回答:“就是往这边……快了,我们该怎么办?”李诚低头想了一下,毅然道:“你背起慕北,随我来。”话完,抓起几把泥巴将火堆掩埋了,上面又洒上几十片落叶,隐去痕迹之后,一手拉起罗心的手,不断地折向而行。
  独目刘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罗心乖乖地任李诚牵着手走,小妮子忽然矛盾地想道:“刚刚我以为能狠下心肠不去理你的,真是料不到,唉,毕竟放不开心怀……那就等着瞧吧,不知你能瞒我到几时?……哼,咱们就耗上了,看是你先来理我还是我先去理你,如果大家两不相认,那自然更好,免得让我介在你跟云妹妹中间,大家都不好。”当然,那最后一段只是任性的想法。
  罗心这样想着,脸上不觉轻哼一声,低低地笑了笑。
  李诚回过头,问:“你笑什么?”罗心吁出一口气,说:“李诚大哥,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李诚说道:“因为,我是你的大哥。”罗心内心气苦,咕哝着:“好一句大哥,到头来还不想认我!”李诚没有听清,问:“你说什么?”罗心冷笑道:“想不到,我这个小妹可沾了光呢,哼,男人都是伪君子,有很多都是这样:一旦成了亲,便把从前的什么人都忘了,连真面目都不予相见,这好得很!”李诚稍愣了愣,低声道:“我并没有成亲。”
  罗心暗中惊喜,脸上绽出一个浅浅的笑靥,抬首定定地望向他,忍了忍,没有开口说话。她的心里涌起一股微妙的感觉,仿佛已相信了他——而表情却是气气地,在一闪而逝的笑靥之后,随之而起的,是一脸寒霜,像是根本就不在乎他这个男人。李诚只有默然。
  这时独目刘插口道:“李大侠,这……这是要到哪里去?”李诚道:“还能到哪里?眼下对方大队人马,敌强我弱,硬拼那是死路一条,唯有冒险一试了。”独目刘急道:“如何冒险一试?”李诚目注远方,说:“咱们绕道而行,靠近刚才他们搜过的地方,寻一处隐秘的所在歇脚——料他们没有重搜的意图。”独目刘应声道:“是了,归来岛便在附近,他们主要的目标就是归来岛,应该不会在此久呆的。”
  李诚的眼光变得更锐利,道:“归来岛?你老兄能不能说详细一点?”独目刘一时说溜了嘴,正在犹豫间,背后的慕北低低呻吟出声——忙改口道:“啊,这位慕北兄弟醒过来了!”李诚冷眼旁观,目光在两人身上转动,默默回头继续赶路。
  罗心的手一直被李诚牵着,既温馨又感慨,她实在想开口说话,总是忍住。李诚凝目望她,摇摇头,感慨系之又似自我解嘲地苦笑一下,才道:“前面那地方隐蔽,而且方圆数里之内,敌人显已搜查过了,咱们过去歇歇吧。”
  一行四人隐起身形,这时慕北的脸色已见好转,睁开眼睛,问:“我这是在哪里?”罗心道:“咱们现在还没有脱险,慕大哥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再说。”慕北抬目望了面前的三人一眼,最后将目光定在李诚身上,虚弱地道:“看来,我这条命是阁下所救的了,多谢。”李诚淡淡道:“不必谢,咱们是两不相欠。”慕北轻声一笑:“朋友的眼光很熟悉。”李诚还是一派淡淡的口气:“大家彼此彼此,阁下的神色也不陌生呀。”慕北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调在悲凉中又夹些愤恨,可惜身体刚见好转,显得中气不足。独目刘吓了一跳,心中一急,忙道:“慕……慕北兄弟,你这样大声放笑,这……是不要命了吗?”慕北怒道:“几时轮到你来说话?”独目刘的身子轻轻打了一颤,嚅嚅地道:“……不敢……只是敌人还在岛上……咱们的性命……还捏在他们手中啊……”
  慕北的眼光转向别处,冷哼一声,独目刘的目光不敢与他相对,低下头不再开口。李诚瞧在眼里,颇有感触地叹口气。
  直到傍晚,那班敌人才撤离不见。李诚吁口气,道:“明早咱们就动身吧,到归来岛去瞧瞧。”他最关心的是罗心,偏过头问:“罗姑娘,你还好吗?我去打点野味回来。”说完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向暮霭氤氲中去。罗心望着他的背影,痴痴地出着神儿。慕北心思电转,忽然问:“罗妹,那人是谁?”罗心定下神,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说:“慕大哥,你好点了没有?”慕北感激地点点头,道:“经过这一天调息,怕是好多了,功力已恢复不少。”罗心道:“那就好,你真让我担心。”
  过不一会,李诚打回一只野山鸡,一只野兔子,独目刘殷勤地架起烤架,负责烧烤,有几次,眼光瞥向李诚,想说话,又不好开口,李诚明白其中意思,淡淡地说:“放心吧,死不了。”独目刘知道有望得到解药,这才畏畏缩缩地耸耸肩,生怕慕北知道,话也不敢接上去。
  罗心的内心很矛盾,眼神很少离开李诚身周。慕北瞧在眼中,忽然道:“罗妹,李大侠真是一个好人,咱们受李大侠如此大恩,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偿还了。”罗心想了一下,似在回味慕名北的话意,微微点头道:“是的,我们与李大侠素不相识,唉,多亏人家舍命相救了。”慕北又冷笑说:“若说救命之恩,当没齿难忘,只是……哼,怎知这不是——”话未完,忽然窜身而起,出手疾点李诚身前七大要穴,才接下去道:“——敌人欲擒故纵的奸细伎俩?”一句话说完,可怜李诚毫无防范,登时就被制住。独目刘骇得弹跳而起,急急道:“公……公子……这不关我的事……”慕北冷哼道:“你说什么?”独目刘讷讷地垂缩着脖颈,颤声道:“没……没说什么。”
  李诚被制,罗心的惊讶和担忧如电光闪过眼眸,但同时对上慕北那阴阴的脸色,她不得不逼着自己的情绪迅疾稳定下来,居然没有正眼瞧向李诚,说道:“也许,他真的是一名奸细呢。”慕北冷冷地道:“不管是不是,你都无能为力是不是?”罗心幽幽地道:“是的,他只好认栽了。而且我知道慕大哥这样做,必有这样做的理由吧——大家都觉得他的来历实在可疑,不是吗?”慕北迟疑地凝视她半晌,忽然莫测高深地笑笑,道:“女人,有时候是该这么迁就男人的,罗妹你真是体贴。”
  李诚穴道受制,但还能说话,苦笑道:“这社会,嗳,恩将仇报的人多的是,在下认栽了。”蓦北取笑道:“要不要揭下阁下的人皮面具瞧瞧呢?”李诚道:“这是你的决定。我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慕北呵呵一笑,“那么,我就留给你一点颜面吧,暂时不揭开你的面目。”说着,适时地揽住罗心的身子,像是有意无意地,道:“罗妹,你也不想知道这小子是谁吗?也许你会觉得他有点眼熟,但却想不起他是谁了。”罗心轻轻地甩开他的手,淡淡地道:“但是现在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他是谁了,如今大家都在荒岛上,生与死又有什么分别?也许转眼之间,我便会落身在别人——或者另外一个无耻的坏人手中。这就是命啊。”慕北像是听不懂讽刺,道:“罗妹,为兄好喜欢你,真的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关怀照顾,咱们天明以后就走吧——只要你够听话,想想看,凭我的能耐,世上还有什么荣华富贵是享受不到的呢?”罗心在心底暗暗地骂了一声“无耻之极”,转眼去望李诚,希望他在这生死关头能动情地叫她一声“心妹”,那么她就算死也是如愿了——可是没有,他连正眼也没去瞧她,生像是根本就不认识她这个人。
  罗心又气又恨又担心,心中骂了一千遍一万遍:“你这个死人,你这个呆人!既然不是来找我的,那么为何要跟来送死?”而李诚回给她的,只是一个笃定的笑容。
  一夜过去,天又复明,独目刘受慕北支使,去昨日苏云鹤他们落脚的山洞旁边,找到一副新做成尚未及用的木排,当下一排四人,在慕北的引领下,渐渐远离孤岛。而远处,忽然出现数点帆影,隐隐地跟随其后。
  慕北对这一带地形相当熟悉,独目刘一人撑排,木排行驶甚慢,约莫划行了三个钟之久,才在一座巍峨的大岛旁边停下来。举目望去,这岛非常宽广,岛上山石峥嵘,林木葱葱,建筑楼一幢连着一幢,远远望去,还真像是到了海岛仙境一般。罗心看得呆了,吃惊地道:“慕大哥,你……你以前来过这里吗?”慕北这时身体已然恢复如常,大笑道:“哈哈,老实告诉你吧,这就是归来岛,我就是这岛上的主人。”罗心好一会说不出话来。李诚气机穴受制,武功被封浑身乏力,但还能勉强自己走路——这时他只淡淡地注目岛上,若有所思,又低声说道:“我早就怀疑你的身份了,只是始终不敢去相信而已。”慕北冷笑道:“你必须去相信,现在,这是我的地盘,大家就算撇开所有的身份,我也是不在乎的了——因为你们根本无奈我何。”
  ——这“你们”是否包括罗心在内?罗心忐忑不安地想:“孤岛遇险,难道……我跟李大哥就要这样命丧这里了吗?大哥也真是的,明明对这慕北的身份起了疑心,却又那么马虎,有心跟我争什么小气?——却一下子就被他制住了!不过这也难怪,谁想得到慕北恩将仇报突下煞手?”一边暗中埋怨,一边又忍不住为他担怕。
  罗心正在思量之间,四人都已行到岸上来。慕北的大手向左右一招,道:“来人哪!”顿时,岛滨的左右两边的大磐石后面,纵身跳落四五条人影,均是清一色兵服的蒙古人,为首一人闻声答道:“公子回来,属下早在附近待命。公子有何吩咐?”一口汉语不是很纯,却也能够让人听懂。
  慕北将手一挥,示意手下带走李诚,众人一路穿行,罗心只见这岛大得异常,有议事厅,主人住的正楼,下属住的偏楼,岗兵放哨的岗楼,还有一个大大的阅兵场地,大大小小的建筑不下五十余座,岛上的**半是蒙古装束,少部分则属汉人,全岛人数总共不下千余人之多,瞧这气势,分明是一个军事基地。那些兵士下属一见慕北,并未冒失哄闹,仅派出几名头领上前慰问。李诚和罗心看得暗暗心惊不已。
  李诚被带往地牢,严加看管。罗心则被请去正殿用餐,慕北亲自作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