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小说 > 落晴郡主 > 第二十二章 王爷思女罗心随

  马车夫是个好把式,马是千里驹,如御风掣电,倏忽之间就把上官莲等人抛在后面。车上,李萧儒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原来经过一番折腾,他的旧伤复发了。
  同时,杨啸鹏的身子抖如筛糠,脸色苍白,嘴角的血水汩汩流出。罗心吓得手足无措,急叫道:“大哥,杨老哥儿,你们怎么样了,别要吓我啊——你们,你们救救我大哥,救救杨前辈吧……”
  车上除了车夫,还另有两个壮汉,生得虎背熊腰精明强悍,闻言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莫可奈何。罗心但觉眼前一黑,差点就要闭过气去。这几天担惊受怕,一颗心又系在李萧儒的伤体之上,她的身子越发瘦虚,真有随时不支倒地的可能。
  月黑风高,旷野寂寥。只有马车在官道上急驰的咕噜声。李萧儒霍地睁开眼,定定地望向车窗外,竟似静止不动了,罗心感觉有异,就去扶稳他的身子,入手一片僵冷,他的目光也是呆滞,显是忍不过伤势发作休克过去。罗心抱住他,泪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来,滴到他的脸上。忽听得李萧儒说道:“我又没死,心妹哭什么?”罗心俯下头来,李大哥已经醒了,不禁又惊又喜。
  边上,杨啸鹏已陷入昏迷境地。李萧儒眼望这个侠义热肠的老哥儿,忍不住也潸然泪下。杨啸鹏蓦地睁开眼,凄凉地笑道:“李老弟……人都有一死……原是……原是无可避免的……男儿有泪……不轻弹……莫要……让老哥儿失望……”李萧儒不忍再看,转过身去,叫道:“两位恩兄,附近可有医士……”一人道:“前面有个集镇,我们加劲儿赶路,或能找个高明郎中。”
  杨啸鹏摇摇头,说:“没用了,我这伤……救不得了……李老弟,我老儿这一生……交友不多……能够遇上你……足堪称慰……李老弟,你的伤……并不是无救的……五台山松云道长……是我的嫡亲叔叔……他有一本武功秘笈……玄云正气录……”说到这里,颤微微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尚未递及李萧儒手里,忽然头一歪,一口气上不来,就此逝去。
  “杨老哥,杨老哥!”李萧儒只觉天旋地转,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罗心和另两个汉子,连同前座的车夫,都不禁感到怆然。
  李萧儒手里紧紧握着那方玉佩,料想这是老哥儿的随身信物,是自己面见松云道长的凭据。老哥儿临终前还在为我的伤担忧,这份深情,我李萧儒没齿难忘,一辈子也偿不清了。
  大家找了一处山明水秀的地方,又连夜买回一具厚厚的檀木棺,将杨啸鹏安葬了。李萧儒一生视轻泪水,这回想起老哥儿的好处,泪水便禁不住缓缓滑落面颊。不用说,罗心早哭成泪人儿了。
  李萧儒眼望面前的新冢,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患难之交,永生难忘,杨老哥儿你安息吧,他日我一定为您报仇!他在心里默默地发誓。
  一番折腾,天已向晓。车夫跳下马车,手里拿着一包干粮,居然备有醇酒,五个人就地盘坐,填充肚饥。李萧儒倒了三杯酒,在杨老哥儿的坟前轻轻洒落,默默祷告一番。大家的神情都相对郁郁。正在这时,一位壮汉轻声问:“姑娘可是罗心罗小姐?”
  罗心点点头,奇怪对方为何这么问自己,道:“多谢恩人救命之恩,小女子这一生铭记在心。”
  “这个……小的可不敢当。小的叫陈佑,左边这位叫刘小山,车夫是张南。”说着,三人仆地拜倒,齐声说道:“小的见过小姐。”
  罗心和李萧儒相对愕然,罗心道:“三位恩公快起来吧,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陈佑说道:“小的们是平顺王爷府上的,本是奉命出来寻找小姐的。”
  原来,那日平顺王爷回去王府之后,心情更见忧郁,不知怎的,罗心的身形样貌深深印入他的脑海中,挥也挥不去。他原是得了奇症,后来病势加重,想起自幼被自己抛弃的女儿,暗想若收罗心为义女,或可稍稍弥补内心上的遗憾,再说她一个弱女子流Lang江湖,也着实让人担心,遂命令陈佑、刘小山、张南出外寻访,着实说知了罗心的身形样貌。但茫茫人海,如何找得?陈佑等三人苦找一月才探知罗心的大概去处。在济南城,他们早就与霍雄的千金霍小玉碰面,霍小玉常去王府走动,因此与陈佑等相识。陈佑等说知了来意,她表示愿意帮忙寻找。昨晚,霍小姐忽地找上门来,果然透露了罗心的消息,于是就有深夜救人之事。
  罗心听说王爷如此惦念自己,还要收自己为义女,心里那份感动,真是难以形容。她一边听着陈佑叙说,脑海中一边浮现起王爷的音容笑貌。那是个多么亲切慈祥的老人家呀,一点也没有王爷的架子,对自己直如亲生女一般!乃问道:“王爷……王爷的身体现在可好?”
  陈佑道:“小姐,王爷急等您回去呢,现在,王爷病重,这个……小的以为,小姐应该快点去王府吧。”刘小山和张南也说道:“小姐,王爷见了您,不知该有多高兴,说不定病情就会好转了。”
  罗心不禁又是焦急,又是惭愧。焦急王爷的病情——感觉里,他仿佛就是自己的亲人了;而自己又不能以“七叶紫仙草”去救王爷的命,这可怎么办?因之就犹豫了。
  李萧儒沉吟半晌,说道:“心妹,目前前途唯艰,到王府去或是你的安身之所。我……我另有去处。”罗心以为李萧儒不欲与自己一路,急说:“大哥,我……我自然跟你一路。但是,我想应该先去见见王爷吧。”
  陈佑想了想,说道:“李大侠,小的虽然身在王府,对您也是仰慕得紧,王爷也说您是个人才,不如一块儿到王府去吧,一等小姐与王爷见了面再另行打算。想必王爷是作得了主的。”刘小山道:“如今李大侠身在险境,又患重伤,原该是这样决定。”李萧儒想:“倘若这平顺王爷一纸述状递到皇帝老儿那边,我不是惨了么?这不啻羊入虎口!”便犹豫不决。
  张南看出李萧儒心意,想了想说:“王爷为人最重义气,又对小姐……喜爱得紧,直如亲生女儿一般,料来对李大侠是不会有恶意的。”罗心道:“大哥你看怎么办?我感觉王爷他是一个好人,那次见面,我听出王爷的口气,颇似对霍雄不满,对大哥是不会有恶意的。如果大哥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她终是放心不下李萧儒,想去看望王爷的冲动暂时压下了。
  陈佑等三**急,陈佑说道:“这如何使得,王爷说,若小的三人找不到小姐,这一生就别想再回王府了,小姐须体谅我们做下人的苦处。”三个人一副苦哈哈的样子,倒令罗心硬不下心来。
  李萧儒望着面前的几人,暗想我若不去王府,心妹定也不会去的了,外面江湖颇多凶险,怎好让她跟我受苦受怕?终于说道:“在下一介江湖草莽,刚才蒙得三位相救,这一份恩情没齿难忘,好吧,在下随各位回王府。只是咱们必须秘密进入王府,莫让人瞧出行藏,而连累王爷。”为着罗心,他想冒险一试了。实则,他一时也不知该往何处躲难去。
  陈佑等三**喜,说:“这个自然。”随即诸人打点完毕,罗心和李萧儒又恭恭敬敬在杨啸鹏的坟前磕了三个响头,坐上马车,到城中又换过一辆车,如此掩蔽行迹,往京城平顺王爷府而去。
  这一日到石家庄,诸人在饭店进食。早有一拨人在议论纷纷。李萧儒和罗心听出是济南孙县官的事,遂留心起来。只听一人说:“也不知这孙县官是怎么了,一夜之间弃官不做,举家潜逃,说出来还真让人不信呢。”另一人道:“这可是大事儿呀,我听说那孙县官爱民如子,如何会这样子?莫不是得罪了强人不成?——咦,郝老哥儿,你这消息是否道听途说作不得准的?”另一个瞪眼道:“这是我亲眼所见,你看我这一身风尘仆仆的,刚从济南那边儿过来,哪里会有假的?我就亲眼见过县衙里头乱哄哄的,大家听说县官老爷子逃走了,都是六神无主起着哄儿呢!”
  罗心听得脸色煞白,不由问李萧儒道:“大哥,你说这会是真的吗?”李萧儒面色凝重,应道:“大概是真的了。”罗心忧形于色:“这可怎么办?孙伯父他们是因错杀朝廷锦衣卫而逃跑的吗?”李萧儒望向隔桌的陈佑三人——如今罗心是王爷眼中的“女儿”,他们说什么也不敢与她同桌吃饭,说这是“犯上”,使不得——他们此时没有留意罗心的问话,李萧儒才又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可以说是,也不完全是。大概霍雄那老奸贼已猜知了他的来历,故此避难。”罗心惊异地,又问:“什么来历?”李萧儒叹口气,道:“此时不便多说,来日再寻个机会说与你知吧。这事儿跟小天有关。”
  “啊,小天?”罗心说:“怎么跟他有关了?大哥,这事儿可透着蹊跷。”见李萧儒似是暂时不想再说这事,才又担心地道:“小天,不知小天这会儿怎么样了?孙伯父和云妹也不知逃往何处,真叫人担心。”
  李萧儒道:“孙县官举家有备而逃,料来暂时安全。我最担心的是小天和牛大哥,忽然间仿佛从人间蒸发了,没有个踪影,还有翠姐姐的失踪,也着实让人不解和担忧。”这一想起诸人,李萧儒坐立难安,眉心紧拢,深深地叹了口气,苍白的脸上因为连日来的奔波,更见苍白,毫无血色。
  罗心对牛大磊无一丝好印象,虽然不能说他就是杀害自己义父母的凶手,但她的心里难免存在芥蒂,只是这一份芥蒂并不好在李大哥面前显露出来,又想起义兄孙庆飞,为着义父母的案子奔忙在外,眼下也不知咋样儿了。此刻她的内心也是相当紊乱,反安慰李萧儒道:“大哥,吉人自有天相,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
  “唉,我最担心的就是小天,他只是一个孩子。平日里师傅不在家,我这个师兄的身兼师职,授他武功,这一分离,让人好不担心!”
  罗心道:“大哥,别想太多了,我们这一次去王爷府,想法子让你的伤养好来,再作下一步打算吧。”刚说完话,眼角瞥见一个人进到饭店里来,正是昔日在上源村罗心的家中避过雪的夏光,乃朝廷大将军夏旷添之子。
  罗心低下头,装作没看见,哪知夏光眼尖得很,惊“咦”一声,走过来,欣喜地道:“这不是罗姑娘吗?啊呀,真是巧得很!我今日来石家庄访友,不料刚到这里就遇上了姑娘你了!”
  罗心冷冷的一笑,道:“夏公子久违了。”便转过头看向别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这个人心里就泛起烦燥之感。
  “啊,是的,久违了。当日遇雪,幸得罗老丈热心招呼,今日想起来,还很是挂念呢。不知令尊大人可好?”
  罗心听他提起义父母,眼眶一红,差点落下泪,更不答话了。
  夏光并不介意,呵呵一笑,说道:“我能坐下来吗?”他的目光正在征询李萧儒的意见。李萧儒轻轻咳嗽,点点头,微微一笑,“公子请便。”
  “哟,多谢公子,请问你是……”夏光望向眼前的这个脸色苍白的病人,心里正在猜测他跟罗姑娘的关系。
  “在下姓罗,这位是舍妹。”李萧儒淡淡笑着回答。他看出这人与罗家交情甚浅,乃随口捏了一个谎言,意在蒙蔽对方。连日来的逃难之苦,已使他格外变得小心谨慎。
  “哦,原来罗姑娘还有一位兄长,在下失礼了。”夏光欠身抱拳,状甚笼络,一眼瞧向罗心,道:“罗姑娘到此,莫非有事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或可照应照应。”
  “不用了,多谢夏公子。”罗心站起身,向李萧儒道:“大哥,我们该走了。”李萧儒低声告退,二人会同陈佑等三人,出了饭店,留下一脸错愕失望的夏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