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早在陪罗馨柏玩网络游戏的时候,吴莨就觉得这二位很有夫妻相,毕竟同时征婚,征婚内容还如此相似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所以说,缘分是个奇妙的东西,似是某些事早已在冥冥中有了定数……

“没想到吴老师还会看相,不知吴老师你觉得我的面向如何?”骆第天朝依旧杵在门口的老管家使了个眼色,老管家对骆第天这位少爷甚是信任,见他面色如常,便安心的回到厨房,监督下人筹备早餐去了。

而吴莨并没有回答骆第天的问题,只是颇为不爽的冷哼了一声。

她对顾思轩的性别抱有怀疑,可这大尾巴狼却是在知道顾思轩乃女儿身的情况下,让罗馨柏与其同处一室,虽然酒后未必乱|性,但这大尾巴狼的居心怎么看都不太单纯吧?

似是猜到吴莨心中所想,骆第天笑着解释道:“我不在这边,总需要有个人来管着她,要不然以她那脱跳的性格,早晚会闯下大祸。而且她由于某些特殊原因,不能以女儿身示人,所以喜欢男扮女装的罗馨柏就成为约束她的最好人选。”

“特殊原因?”

“罗斯尔德家的家主之位历代都是只传男不传女,而我那痴情的舅舅又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所以便想出了女扮男装这么一个恶俗却又十分好用的法子。”骆第天边说边领吴莨往餐厅的方向走,“尽管堂弟是舅舅唯一的孩子,但若是叫旁系那群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发现,势必会把她从家主之位上拉下去,进而将罗斯尔德家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财产逐一瓜分。”

“你堂弟也挺不容易的嘛。”吴莨不懂那些权势之争,但在自己家还得小心翼翼防备他人窥探的感觉光想想,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也难怪顾思轩对身边的大尾巴狼那么依赖,假若没有骆第天这满肚子坏水的腹黑帝从旁出谋划策,恐怕小丫头早就被那些如狼似虎的亲戚们压榨得一干二净……

直至吴莨和骆第天在餐厅用完早饭,罗馨柏才拉耸着脑袋,像幽灵一般晃晃悠悠的出现,“死吴莨,我、我该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吴莨喝光杯子里的牛奶,典型的明知故问。

“还能有什么,就是、就是她呗!”饶是罗馨柏再粗线条,这种事也有点儿难以启齿。

吴莨听罢,摆出她那为人师表的样子,甚是语重心长的说:“男子汉大丈夫,既然作了,就得负责到底。”

“负责?对她?”罗馨柏张大了嘴,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兴许人家肚子里已经有你的种了呢?弄不好十个月后你就能晋级当爹了!”吴莨刚正经了两句又打回原形,“更何况,傍大款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恭喜你,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

“恭喜你妹啊!”别说汗毛,罗馨柏就是连头发都快被吴莨吓得倒立起来了,“开玩笑,那种不男不女的家伙即便倒贴钱,老娘我都不稀罕多瞧一眼!”

“你丫的骂谁不男不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