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愤愤咒骂而扯动了脸上伤口的人贩子又在那麻袋上补了两脚,一旁的家伙见状,急忙上前劝慰道:“别踢了,这怎么说都是咱们的重要商品,万一踹坏了,赔的可是咱们!”

“你不知道,咱们这次去了十几个人,八个被这小子打成重伤,有两个至今还在医院里抢救。要不是看他能卖个好价钱,我早把他丢海里喂鱼了!”

直至那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远,吴莨才重新睁开眼,她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除了她和面前的‘麻袋’之外,屋中还有几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小孩儿,他们战战兢兢的蜷缩在角落里,想必也是被人贩子抓来的。

不知在潮湿的地面上趟了多长时间,药效终于过去的吴莨爬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接着蹲在那个圆鼓鼓的麻袋前,她先用手戳了戳,见没什么反应,又大力的推了推。

依旧没得到任何反应的吴莨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目光最终落在那根系着麻袋的粗绳上,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她伸手解开了那根绳子……

吴莨觉得眼前有一道黑影闪过,下一刻,她重新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只不过上回是趴着,这回是仰着,而且还有一个看不清样貌的家伙压在了她的身上,但从轮廓上来看,应该是个比她略大一些的男孩儿。

与此同时,男孩儿危险的眯着双眼,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吴莨,也许觉得吴莨对他构不成威胁,男孩儿很快便拖着满是淤青的身子站了起来。

吴莨揉了揉鼻子,虽然莫名其妙被人推倒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却也没有计较的必要。她见男孩儿把粗绳的一端缠在手上,也学着男孩儿的样子捡起落在脚边的那段,照葫芦画瓢。

她不知道男孩儿具体要做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

房间里只有一扇用铁条封死的窗户,微弱的光亮透过缝隙倾洒进来,叫人无从分辨外面此刻究竟是日出时还是黄昏后。

而室内破败的就像是被遗忘的垃圾堆,好在吴莨已经完全习惯了流云街的生活,即便周围又脏又臭,她也不会有所不适。

忽然,男孩儿的耳尖动了一下,接着就看男孩儿以极快的速度蹿到门后。尽管吴莨也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却不晓得男孩儿此举的用意。

紧锁的门被从外打开,先前那两个男人端着他们吃剩的饭菜走了进来,他们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弧度,施舍一般的往地上一扔,“今天叫的外**较多,真是便宜你们了!”

那个男人边说边借着昏暗的光线往屋里看,从左到右扫视一圈,待他发觉人数不太对的时候,忍不住‘咦’了一声。

就在那人迟疑的功夫,躲在门后的男孩儿倏地跳了出来,用绳子紧紧勒住前者的脖子,短短几秒,那人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现在,吴莨终于明白男孩儿为什么会把绳子的一端缠在手上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