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说过,抢人东西是不对的。”再平常不过的话从再平常不过的嘴里说出来,带着几分异样的固执和坚持。

然而,那极具冲击性的一幕却让在场众人看得后脊生寒,那感觉就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牢牢的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流云街每天都会因争夺有限的食物而发生类似的流血事件,在这儿生活的人也早就对此习以为常。可他们却从未见过哪个孩子像面前的小人儿这般,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捡起手边冰冷的铁管便大力刺向那个倒霉男人的心脏……

恐怕他们这些大人都做不到此等决绝冷硬的地步,但这小人儿不但做了,而且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依旧清澈如初,没有一点儿所谓的罪恶感和愧疚之情。

几滴飞溅的鲜血落在那张脏乱不堪的小脸上,混合成一道暗褐色的长痕,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下看起来好似一滴恶魔的眼泪,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发抖……

还有,既然那孩子的妈妈告诉孩子抢人东西是不对,为何不顺便告诉这孩子,为了把东西抢回来而杀人也是不对的!

头一次接触外面世界的吴莨不明白周围人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自己,抬脚踹开已经气绝身亡的‘小偷’,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她当即拿出一个馒头,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

‘吃’字一直都是吴莨的死穴,骆第天甚至抓住吴莨喜好美食这点来贿赂她。

殊不知,唯有亲身经历过那种几乎被饿死的感觉,才能深刻体会到有东西可吃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虽然没人愿意靠近吴莨,但不表示所有人对她都是忌惮的。没几天,她就被两个不怀好意的人贩子给盯上了。

流云街的孩子一部分是被父母遗弃的,一部分是流云街的居民所生,后者有家可回,前者却是人贩子眼中的肥肉,就算被遗弃在流云街的孩子身体有残缺,卖器官也是能赚上一笔的。

所以说,像吴莨这么‘活泼’的孩子绝对能卖个好价钱。而且,人贩子绝大多数都不是流云街的人,他们不受流云街规矩的制约,只需按月向上面的人交付一定的合作款。

那时的吴莨只是身体比同龄人健康了一点儿,力量什么的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根本不是两个成年男人的对手。另外,她对哥罗芳一类的药物十分敏感,只是吸入一丁点便浑身无力。

眼瞅着自己像货物一般被人装入麻袋扛在肩上,吴莨依旧是那副毫无表情的淡然模样,准确的说,那时的她还不知何为感情。更何况,就算她被卖了,也未必会比眼下的境况更糟。

就在吴莨以为自己的五脏六腑会被颠出来的时候,扛她的人终于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将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因为吸入哥罗芳的关系,致使吴莨即便从麻袋中放了出来,仍无法自由活动。不待她费力的睁开眼打量周围的环境,就有人把另一个麻袋甩在了地上,并狠狠地踹了一脚,“艹,这小子真TmD不好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