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谁跟这个死女人打、打情骂俏了!”尤闽战别扭的转过头,纵然嘴上不承认,那流露在外的荡漾神情却早已将他出卖得一干二净。

看得杜小凡是单手扶额,叹息连连,“哎,你的智商和情商真的很成正比。”

“什么意思?”尤闽战挑了挑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蹲在门后的吴莨幽幽的补充了三个字:“都偏低。”

“老子不用你这个死女人解释!”后知后觉回过味儿来的尤闽战吼了这么一嗓子,照着杜小凡的脑袋就是一记爆栗。

杜小凡IQ再高也不过是一九岁大的孩子,哪儿经得起尤闽战的摧残?他捂着头,眼泪巴巴的控诉道:“喂,你不用她解释,干嘛打我啊?”

“老子揍不了她,就只能拿你这个熊孩子撒撒气喽!”尤闽战说得那叫一个脸不红气不喘,并非担心自己的武力值不够,他纯粹是舍不得对那死女人下手,至于打不打得过,那全看对方的意思……

这时,外边传来一阵骚动,吴莨侧耳聆听,隐约分辨出是有什么人正在打斗,中间还夹杂着重物从高空坠落的闷响。

出于好奇,杜小凡到临近的储物间找来一面带有裂痕的镜子,小心翼翼的贴着门框推出去,借着镜子折射出的影像来查看外边的情况。

“啧啧,你这孩子还挺聪明的嘛!”尤闽战的由衷赞叹换来的却是杜小凡不加掩饰的白眼,貌似这杜家人都比较记仇……

因为镜子的角度有限,吴莨只能看到埋伏在对面的狙击手相继从远处的高楼上坠下,瞅不见究竟是何人在巷子的另一端打斗。

“你的车停哪儿了?”吴莨遇到过的危险不计其数,但以往都是她在暗,敌人在明,现在冷不丁调换立场,她还真有点儿不太习惯。

尤闽战托着下巴想了想,“应该在巷子口左转两百米左右的位置。”今天来参加首映式的人很多,弄得停车场爆满,他便把车随手靠在了路边。

吴莨又观察了一会儿,待确定没有其他狙击手,才向红毛狮子吩咐道:“你带着熊孩子先走,我殿后。”

尽管先前有过汗毛倒竖的经历,尤闽战依旧不疑有他夹起了熊孩子。而隐约猜到几分端倪的杜小凡直直盯着自他们出现就没挪过地方的表姐,眼底写满了担忧。

“放心,这点儿小场面算不了什么。”吴莨朝心细如针的表弟眨眨眼,笑说着自己的歪理,“熊孩子,人生就像心电图,一帆风顺就证明你已经挂了!”

“呸呸呸,死女人,少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尤闽战连吐好几口,丝毫不觉自己的用词有何不妥。

听巷子那边的打斗声也弱了下去,渐渐趋于平静,吴莨对尤闽战做了个走的手势,尤闽战会意的点点头,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冲了出去。

匆忙间,吴莨回头往巷子里扫了一眼,虽未能看清那出手相助之人的长相,却瞄到一抹纯白的衣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