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在电话线的另一边喊了半天,得到的,只是一段刺耳的风鸣声。

“怎么样,追踪到了吗?”尽管没抱太大希望,杜翰林仍按例问了这么一句。

负责的警员摘下耳麦,遗憾的摇了摇头。

才走马上任不到一天就遇到此等大案的杜翰林眉头紧锁,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把录音送去鉴定科进行声纹分析,接着召集所有人到四楼的会议室开会。”

“那个,貌似没有做声纹分析的必要。”其中一名警员战战兢兢的举起手,在收到自家领导满是疑问的视线后,弱弱的解释道:“绑匪从各种视频中剪切下需要的字句,拼凑在一起,再用变声器做简单的处理……”可能是局长深邃的目光太过骇人,这名警员的说话声越来越小,直至最后自动消音。

其实,早在对方第一次来电时,他就有把相关录音送到了鉴定科,无奈对方技高一筹,不但没给他们留下任何破绽,还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同样明白这次对手不简单的杜翰林揉了揉拧得发疼的眉心,“通知人质的家长来警局一趟,并要求他们提供绑匪发送过去的录像。至于赎金,先跟银行那边打声招呼,待与家长们初步协商之后,再做决定。”

临海警员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杜翰林回到办公室没多久,便收到了八段内容相同的录像。但问题随之接踵而来,根据目击证人林老师的描述,车上除了录像中出现的这八名学生之外,还有一大两小。

小的分别是他的小儿子杜小凡和外国留学生布鲁斯·爱丽丝。而那大的则身份不详,长相不详,年龄不详,知道的只是性别为女,被杜小凡唤作‘妈妈’。

瞄了眼桌上相框里笑得温柔似水的女子,杜翰林考虑要不要在救回小儿子后,给他来顿竹笋烧肉……

警方那边忙得焦头烂额,作为人质的吴莨等人却闲得发慌。百无聊赖的吴莨一面蹂躏着杜小凡那已经被她捏得通红的小脸,一面漫不经心的问:“熊孩子,有件事我一直没想明白。”

“什么事?”碍于敌我战力悬殊,单方面受压迫的杜小凡只有忍气吞声的份儿。

“他们为何将生病的爱丽丝一并掳走?我个人认为,绑架一名正在发高烧的孩子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吴莨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麻烦不说,弄不好死在半路,落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也许是休息室的爱丽丝不小心看见了罪犯的长相,也许是爱丽丝一开始就在他们绑架的名单之列。”杜小凡本人更倾向于后者,“我记得爱丽丝提过,她的父亲是好莱坞的著名导演,家境应该很不错,所以被歹徒盯上也无可厚非。”

即便如此,吴莨还是有些无法释然。

世界顶级杀手集团Joker向来只认钱不认人,但却从不缺钱,没可能为了几亿赎金而自降身份干这下三滥的勾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