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多半与这附近发生的某个事件有关。”游轮上的短暂相处让骆第天认识到吴莨是个即便有性命之忧仍言出必行的人,所以基本排除了她临阵脱逃的可能。

“骆先生跟教师很熟吗?”吻你胯下红唇跟昌钧一样,是个假期在外打工的学生。虽然他经常在公会里跟以茎制洞他们搞怪,但现实中却是个连女朋友都没交过的青涩大男生。

而没等骆第天作声,口快的罗馨柏便替他答了出来,“骆老师是吴莨在圣天学院的同事。”

“你是说那个汇聚了无数豪门子弟的圣天学院?”开小旅馆的善解人衣怀顿时双眼放光,他家的孩子明年高考,第一志愿就是圣天。

记起骆第天真实身份的硕少不禁诧异的挑了挑眉,只要一想到此等优秀的男人跟他的大神朝夕相处,他就嫉妒的想挠墙。可偏偏罗馨柏察觉不到男孩周身散发出的酸味儿,一个劲儿的吹耀道:“你们有所不知,除了与吴莨共事的老师,她班上的男生更是帅到掉渣……”

骆第天适时出声,打断了罗馨柏的侃侃而谈,“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饭店,他们的窗口正对着剧院,可以将售票口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你们要等吴老师,不妨随我到那里边吃边等。”吴莨消失了这么久,应该是被卷入了什么难事件中,恐怕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

硕少也觉得他们一票人在这儿干等不是办法,遂同意了骆第天的提议……

另一边,将巡逻车甩掉的冷奕开下大道,改走尚未安装监控设备的小路。中间经过两次换车,吴莨等人来到临海郊外的一处废弃厂房。

“进去!”梅花K将人质押入一间面积很大的地下室,估计这里原先是工厂职员休息留宿的地方,除了有点儿脏之外,也算是被褥床铺一应俱全。

在大门即将关上的时候,吴莨开了口,“孩子们受了惊吓,需要水和食物,还有退烧药。”爱丽丝的温度一直很高,若是不能送医就诊,最起码吃药缓解一下。

伴随着‘轰隆’的关门声传入吴莨耳中的是冷奕那一成不变的凛冽嗓音,“……知道了。”

吴莨把爱丽丝平放在床,然后招来自己的‘便宜儿子’,装作为他整理衣襟的样子,“熊孩子,注意到了没有?”

“嗯,左右角分别有一台监控器,而且这地下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潮湿气闷,说明这里肯定存在一个与外界相连的通风口。”杜小凡的大眼睛来回乱瞟,最终,让他发现了那个斜对着门口,被黑布遮盖起来的长方形气窗。

尽管找到了突破口,吴莨也不可能带着一群**岁的孩子在这荒郊野岭中上演绝地大逃亡的刺激戏码。

“喂,你叫他们安静些。”杜小凡用下巴指了指蜷缩在角落,哭得稀里哗啦、此起彼伏、延绵不绝的同学,一脸的不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