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从未踏出过实验所的吴莨来说,外面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更何况,还是在目睹了双亲倒在血泊中,唯一的容身之处被毁,身无分文的极端情况下。

综上所述,即便吴莨当时真的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也都在情理之中,毕竟她那年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拼死逃出来的吴莨为了躲避幕后黑手的追捕,偷偷潜入林阳市郊的一座货仓,混在运输车装载的货物中辗转到了临海,栖身于流云街这个无法无天的灰色地带。

流云街的生存法则只有简单的八个字: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但十几年前的流云街远没有现在这么和谐,孩子们会为了一块吃剩的面包打得头破血流,吴莨甚至因此而背上人命,可究其原因,不过是她想活下去罢了……

恐怕这种生活对一个年幼的孩子而言,确实与地狱无异。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当初没有推开那扇门,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同?”吴莨语调平静却笃定,似是在诉说一个事实。

下一刻,祝乘飞紧紧抱住眼前的人,他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做,更不知自己除了抱住这个人之外还能为她做点儿什么。

而原本站在角落里的韩天寒盯着眼前的一幕看了许久,忽然转过身,大步走出了去。

感受到耳边的温热气息,吴莨缓缓抬起头,一束暖光打来,将她的眼眸映呈美丽的金色,“不过,我现在倒是非常庆幸自己推开了那扇门,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与你相遇。”绕了一圈,吴莨竟又奇迹般的念回了剧本。

祝乘飞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勾起唇角,他的眼底似有什么东西一点点漫出来,仿佛那橙色夕阳下暖洋洋的海水,深沉而宠溺。

“cut——!”

布鲁斯导演大喊一声,众人这才纷纷从戏里回过神来。吴莨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剧组里又多了位熟人,“晴姐,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探班的喽!”晴姐打完马虎眼,就将吴莨拉到一旁,咬起了耳根子,“怎么样,你这身高贵典雅的装扮有没有把他们一举拿下?”

吴莨挑了挑眉,满脸的不解。

“我是说,男人们有没有为了你而争风吃醋?对了,你们班上的那个酷酷的面瘫小子是不是住到你的对面?貌似乘飞的未婚妻也在这儿……嗯,不错,这关系有够乱的,绝对会有一场不逊于剧本的好戏!”

“依我看,混乱的是你那不知所谓的脑袋。”吴莨实在搞不明白平时稳重成熟的晴姐为什么每次一谈这个话题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异常亢奋。

“小莨,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跟晴姐这位大妈级的资深女王一比,吴莨的气场似乎还弱了那么一点点。

“miss.晴,你认识eve小姐?”布鲁斯夫人走上前,向丈夫和剧组的诸位介绍完来人后,熟络的拉起晴姐的手,“亲爱的miss.晴,这次可要多多麻烦你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