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棚因为青沫和韩天寒的探班而热闹了许多,尤其是那浑身透着冰冷气息却又不失贵族风范的王子殿下,直接秒杀了在场的绝大多数女性。

好在诸位都是见惯了帅哥美女的专业人士,除了偶尔瞟两下饱饱眼福之外,没有任何过激的动作。

唯独,温婉儿这个例外。

“咦,这不是——”温婉儿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见韩天寒迅速抄起手边的水杯,将余下的半瓶矿泉水全数泼在了温婉儿那精致的妆容上。

“呀——!!!”

温婉儿下意识的尖叫出声,但令众人最为大跌眼镜的是,向来刁钻跋扈的温大小姐只是气愤的瞪了韩天寒一眼,就没有下文了?

水滴顺着被打湿的发梢蜿蜒而下,回过神的助理急忙拿来毛巾,一边留意自家主子的神情变化,一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再看韩天寒,绷着一副生人勿进的面瘫脸,仿佛刚刚发生的事压根儿与他无关似的。

而原本坐在一旁跟爱丽丝喝上午茶的吴莨偷偷从盘中拿走一颗榛子,并将其扣在右手的食指上,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以极快的速度弹了出去。

“唔~”

被击中肩膀的韩天寒闷哼一声,凌厉的视线顺着硬物射来的方向扫去,就见某女正伸手指着自己,然后又朝不远处的温婉儿扬了扬下巴。

掉落在地的榛子恰好滚至青沫的脚边,四下张望了一圈,她的视线最终定格在冰山王子那紧蹙的眉头上,“天寒,你没事吧?”

“我没事。”语毕,韩天寒径自走到温婉儿跟前,碍于某女赤果果的威胁,他不情不愿地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平时决不会轻易说出口的字,“对-不-起。”

“没、没关系。”如果刚刚的泼水事件令温婉儿倍感惊诧,那么,她此刻的表情则完全可以用惊悚来形容。望着冰山王子那阴沉至极的脸色,温婉儿吓得连敬语都冒了出来,“这点儿水渍算不了什么,您、您真的不必介怀。”

冷冷的斜了某女一眼,韩天寒便双手插兜,大步离开了摄影棚。吴莨也以上洗手间为由,随后踱了出去。

一直密切注意两人一举一动的祝大明显无奈自己人在镜头前,分身乏术,只好向叶枫丢了个跟上去的眼神。可待叶枫眼巴巴的追出去,哪儿还有两人的身影?

但实际上,吴莨和韩天寒并没有走远。吴莨前脚迈出摄影棚,下一刻就被等在门口的韩天寒伸手拽进了隔壁的储物间。

“有事?”抬了抬被对方攥着的胳膊,吴莨依旧是那处变不惊的淡然模样。

察觉自己有些失态的韩天寒急忙松开手,为了掩饰尴尬,他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才低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因为那个外国大叔给的薪水蛮高的。”吴莨对演艺圈的规矩一无所知,纯粹是按以往打的零工来做的比较,真不知布鲁斯导演听后会是怎样一种欲哭无泪的郁闷表情。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