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红木棉之浴火49 > 第十九章计中计蓝剑出鞘,大爱无疆战友情。第一节。

  白业生来到奇香书屋。韦严把今天盘点的字样挂出门口,关上店门,几个人一同上到阁楼。白业生说:“白崇禧亲自到龙城组织南线攻势,目的是要迟滞解放军对广西的进攻,好为他撤退海南或云南,争取足够的时间。华中剿总司令部根据白崇禧的指示,已通知我做好撤离龙城的准备。由于我与白崇禧的特殊关系,便于隐蔽和从事情报工作,经请示华中局首长同意,我就不等龙城解放了,而是跟随白崇禧南下。”韦严、老陈、玉兰听白业生这么说,都用敬佩的眼光看着他。韦严动情地握着白业生的手,说:“老白呀!龙城就要解放了,你没有选择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庆祝胜利,共享胜利果实,而是选择离开,这是一个共产党多么大的革命胸怀啊!”白业生深情地说;“是啊!离开战斗多年的龙城和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同志们,我也舍不得呀!”说着,大家眼睛都湿润了。

  “什么时候走?我们送你。”韦严问。

  “具体时间不好说,说走就走的。不如,我们现在就道个别吧!”白业生说完,与韦严深情拥抱,并说:“老韦!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不过……”韦严拍了拍白业生的肩膀,打趣道:“想可以,别再梦里喊出来就行!若是被敌人听到了,那岂不是我老韦的罪过?”

  “哈哈哈……”两人互相拍着肩膀,会心地笑了。

  “老陈!你保重!”

  “你也保重!”

  两人紧紧拥抱了一下。到了玉兰这。女同志是抱与不抱?白业生犹豫了。

  “白大哥!我们兄妹两还是抱抱吧!以后不知道何时才能见上一面,不抱再没机会了!”玉兰大方地一把抱住白业生。两人互相拍了拍后背,才松开。

  “玉兰妹!保重!”

  “这一分开。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韦严有些伤感。

  “同志们!放心好了!我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也要回来看望你们和龙城的!”

  “好!说好了!”

  “对!说好了!”

  白业生、韦严的手再次紧紧地握到一起。

  “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吧!”告别过后,韦严把话题转到当前的工作上。大家听到坏消息,不免感到有些紧张。

  “潭良游击大队在攻打大登时,中了敌人的埋伏,大队长侯亮同志中弹牺牲!是保安团和保密局所为!”

  大家听到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都给怔住了。怎么回事?事前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来得如此之突然,以至于我们无法掌握情报和传送讯息。这是我们地下工作者的失职啊!

  “郭连、肖雅芝都去了?”白业生问。

  “是的!两人亲自去的!”韦严答。

  “大队长!你怎么会……”白玉兰捂住嘴巴,痛哭起来。她怎么不会伤心呢?她想起她和覃刚在潭良游击大队的日日夜夜。大队长的关怀,大队长的音容笑貌,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仿佛一切就在昨天。她想不通。像大队长这么好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连再次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同志们啊!这是个深刻的教训呀!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越是黎明之前,越是最黑暗,最无光的时刻,这时的敌人是最疯狂、最残忍的,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麻痹大意啊!看来,我们的各项工作必须抢在敌人动手前,抓紧进行。这样……”韦严招呼大家围拢过来。“老白!无论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能动了。你在龙城的任务已经完成,你必须保护好自己,这是对大局的负责。现在你能够做的,就是在绝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指导和协助丁秘书的工作。另外,我让其他内线,配合丁秘书的行动。”韦严转向老陈和玉兰,说道:“老陈!各重要单位的护卫队要加强巡查,群众要充分发动起来,开展护厂活动,向外多派些眼线。玉兰!师范学校这边要抓紧,随时做好迎接解放军入城的准备。”韦严强调说:“一切工作的前提是,提高警惕,首先确保自身的安全,不能在最后时刻出差错!”

  “是!”大家分头行动了。

  肖雅芝这几天也没闲着。她不仅抓紧破坏计划和潜伏计划的落实,还加强对重点人员的监控,发现问题,及时抓捕。她的心里十分清楚,越是在这关键时刻,所有隐藏的共产党谍报人员,都会有所行动,尤其是那些隐藏很深的,不轻易出手的共党间谍分子,他们都会跳出来的。否则,等龙城解放了,他们还藏着给谁看呢?他们一定会用这最后的机会,来证明他们自身存在价值的,为自己战后换取更大的利益。肖雅芝认为,这是每个间谍存在的价值,共产人也不例外。难道共党间谍不想战后,得到更多荣誉和升官发财吗?是人都会的!所以,他们必然有所行动。她要抓住这个最后的机会,挖出隐藏在内部的共党间谍,特别是那个她苦苦追寻了多年的对手——百合花。她把重点锁定在白业生和丁秘书身上,她完全相信在这关键时刻“兔子尾巴‘藏’不了”,且很有把握,在这最后关头,抓住这只“狡猾的狐狸”!她吩咐特勤队队长元龙彪亲自负责监控这两个人,一有情况立即采取行动,决不手软!

  白业生决定采取行动。他来到街上,左甩右甩,将跟随自己的尾巴给甩掉了,四下看了看,确认没可疑人员后,迅速进入电话亭,拨通了丁秘书的电话,白业生故意压低声音说:“请帮我找丁秘书!”

  丁秘书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清理文件,电话铃响了,一名女秘书接了电话:“喂!你找谁?”听到对方回答后,女秘书把电话往桌子上一放,喊了一句:“丁秘书!听电话!”便忙自己的事去了。丁秘书放下文件,走到桌子旁,拿起电话。

  “喂!哪位?”

  “我是烟店的老板,上次您到本店买‘蓝剑牌’香烟,不是没有货嘛?您交代我,有货了就给您送去,现在刚到的货,今晚九点左右,是否给您送去?”

  “好的!我这两天瘾得很,你快点送来吧!谢谢了老板!”

  丁秘书知道这是白业生打来的。因为他们对什么时候盗取敌人的计划有暗语。白业生电话里所说的,晚上九点送“蓝剑牌”香烟,意思就是说,要求丁秘书晚上九点,准时采取“蓝剑”行动,到肖雅芝办公室盗取破坏计划和潜伏计划。

  白业生从电话亭里出来后,又转回原先走过的路线,到商店里买了点东西,大摇大摆地往回走。丢了目标的特务,正着急呢!突然又发现目标了,急忙紧跟不舍。白业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电话,给肖雅芝打了个电话。

  “肖妹妹!今晚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喝茶!”

  “白哥哥!共产党都快打上门来了,党国要完了,你还有心情喝茶?”肖雅芝想探探白业生“葫芦里卖什么药”?

  “哎咦!这可不像你肖站长说的话啊!”

  “白哥哥!你想多了!在你面前,没有肖站长,只有一个肖妹妹。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白哥哥我奉命将要离开龙城,随白长官撤退。所以,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什么时候走?”肖雅芝听白业生这么说,嗓子像被什么噎了一下的难受,眼睛湿润了,嗓子沙哑道。

  “说不定明天要走就走了!”

  “这样啊!那好吧!你说去哪?”

  “晚上八点半,在东门‘百乐园’茶馆,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

  两人分别挂了电话。肖雅芝一直坐在原处没动,两手叉着臂,沉思良久。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白业生请她喝茶,她已不再怀疑他有什么企图,就是和她告别吧,以显示自己很幸运,不用在这里与共产党展开生死决斗。至于白业生要走,肖雅芝是舍不得的。一来她的确舍不得心爱的人,从此离她而去,这样她会多么的孤独和难过;二来她心有不甘。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她一直怀疑是“百合花”的人,就此从她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对她间谍生涯的极大侮辱!这种爱恨交集的情感,纠缠着她的心,煎熬着她的肉体,让她无法解脱出来。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解脱出来的,会有这么一天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