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红木棉之浴火49 > 第十八章决战大登镇,英雄洒热血。第二节。

  肖雅芝的思绪终于回到了现实。她将茶水倒进痰盂里,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抓起电话,要通保安团郭连处……

  保安团郭连处。参谋人员领着肖雅芝进入郭连办公室,郭连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热情地迎了上去。

  “啊!稀客稀客!难得肖站长亲临保安团,郭连深感荣幸!请坐!请坐!”郭连弯着腰,请肖雅芝上坐,然后,直起身朝门外喊道:“勤务兵!给客人上茶!”勤务兵急忙端了两杯茶上来。郭连对这位保密局龙城站站长,向来是又敬又怕。敬的是,他对这位大美女是既向往又崇拜,龙城难得见到这样的大美人,嘴里馋得是直流口水,眼里望着是不愿离开。而且这女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柔中刚气的味道,是一般女人所不具有的,这种野性的东西又恰如其分,时常撩拨着那些平日里看惯柔弱乏味女人的男人的心,令他们心里感觉到痒痒的一种萌动。怕的是,这女人就像一支带刺的玫瑰,只要碰着,准被扎出血来,这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上次,听陈兵说,为了她,差点没把命给搭上,看来,这朵鲜艳带刺的花,只能欣赏,不能碰的了!

  “郭团长!最近忙些什么呀?”肖雅芝声音变得娇柔起来。

  “没……没忙什么,你也知道,最近时局较紧,说实话,他妈的!老子也在忙着思考共军占领龙城以后,老子该干什么。该往哪里去?”郭连收回色迷迷的,带着渴望的眼睛,神情一下子变得黯然起来。

  “哎咦!郭团长。不必沮丧,人生在世,天命如此,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强求不得,你说是吧?”肖雅芝安慰道。

  “说的是!你一个女流之辈。都如此坦荡!他妈的!老子一个大男人,又慌个鸟嘛?”郭连故作镇定,慷慨道。“肖站长!你这次来不仅仅是为安慰阿哥的吧?”郭连趁机又套起近乎,称呼自己为“阿哥”。

  “难道小妹来看看阿哥,不行吗?”肖雅芝侧着眼,向郭连瞟起秋波来。

  “小妹的到来。已让阿哥这里‘蓬荜生辉’。不敢奢望!不敢奢望!”郭连见此刚烈女人如此眼神,不免觉得有些怪异,心里反而不踏实。

  “其实,小妹这次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与阿哥商量。”平日里,冷艳高傲的肖雅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自称小妹的她。是有求郭连了。

  “你说你说……”受宠若惊的郭连也很想知道,这个骄横的女人为何放下身段的?

  “是这样!我的特别行动小组得到密报说。潭良游击大队匪首侯亮,要亲自带队进攻大登。现在驻守大登的自卫队兵力不过十几二十人,侯亮不是不知道,他只需要带上几十个人偷袭就足够了,一举拿下大登不成问题。”

  “我也得到大登自卫队密报,和你说的一样,大登自卫队请求保安团支援,要不他们就全完了。大登丢也不丢,是迟早的事,我正在犹豫是否出兵,趟这个浑水?既然你也为这事而来,不如听听你怎么说。”

  “我看,不如我们联手吧!你出兵,我协助,咱们打他一场漂亮的伏击战,振作一下我军士气,如何?我跟你说实话吧!这次我专程而来,就是想借这个机会,与你联手,报上次围剿时,我的兄弟、党国得力特工‘夜莺’被侯亮所杀的‘一箭之仇’!而你!不想借这个机会,除掉你的老对手侯亮吗?过去你想除掉他,现在你想除掉他,将来同样你要除掉他,现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你何乐而不为呢?”肖雅芝并没有说出,她要杀侯亮的真正原因,这个原因就是她死了也不会说的。因为,她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一个至亲的人。

  “好一个为兄弟报‘一箭之仇’的,有情有义的小妹!我喜欢!他妈的!老子豁出去了,就干侯亮这小子!”郭连激愤地说。

  “为做到万无一失,小妹我此番亲自出马,阿哥,你呢?”

  “既然,小妹都敢亲临一线,阿哥岂敢落后?”郭连亲自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威士忌,取出两只高脚杯,倒满酒,递了一杯给肖雅芝,举起酒杯,说道:“来!为我们兄妹合作,‘齐力断金’,剿灭侯亮,干杯!”

  两人微笑着,举起酒杯,相互碰了一下,一干而尽。

  大登上空,顿时战云密布,一场惊心动魄的、充满血腥的绞杀战即将展开。

  根据总队的统一部署,潭良游击大队将对大登采取行动。考虑到大登敌人守军并不多,不过二十人的情况,侯亮决定亲自带队前去偷袭。部队行动前,侯亮派自己的妻子陈桂花,先期到达大登,做岳父陈新廉的工作,希望他能里应外合,为大登的解放做点事情。晚上,在马尾村的家里,一盏油灯下,侯亮和妻子桂花面对面坐着,虽然,明天就要出发去大登,回到自己父母的家中,见到自己的阿爸阿妈,应该是兴奋才对。但此刻,她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觉得胸闷,堵得慌!就是上次突出重围到大登,在敌人大肆搜捕的恶劣环境下,她也没这种六神无主,心被吊起来似的感觉。桂花不禁自问,我今天怎么了?

  “花啊!想什么呢?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觉得不踏实!”

  “明天就要见到阿爸阿妈了,再过几天,大登就要解放了,我们的解放大军很快就要来了,都是些高兴的事呀?”侯亮用手轻轻拨了拨妻子额头上的刘海,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病了?”说着,摸了下桂花额头,看看烫不烫。

  “我没病!只是担心你嘛!”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是不是担心大登镇那几个自卫队的王八蛋对我们不利?放心好了!等枪一响,那几个狗崽子准得尿裤子,再加上我们这是偷袭,敌人一点准备都没有,没事!再说了,我带的队伍也比他自卫队多好几倍,就是强攻,打下大登也不是问题!”见桂花心情好些,侯亮吩咐道:“明天,我派香梅和你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到了大登,除做通阿爸的工作外,你们要注意镇上有什么变化,若有异常情况,及时出大登通知我们。”交待完毕后,侯亮起身,一把将桂花抱了起来,走向床边。桂花最喜欢侯亮这样抱她,只有这时刻,她才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个男人坚实有力的臂膀,和靠在他宽厚胸膛里,与之永不分离的永恒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美好!桂花起身,将油灯吹灭,一把将侯亮压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下,开始狂吻起来,嘴上发出像梦呓般的呼唤:“亮子!我爱你!亮子……”

  第二天一大早,侯亮一行把桂花、香梅送到离村口很远的地方。桂花和香梅打扮成回娘家的样子,侯亮与桂花告别,苏成则和香梅手拉着手。良久,桂花和香梅启程走向远处那片郁郁葱葱的山峦,边走边回头喊道:“再见了同志们!”“我们大登见!”大家一起挥手致意,久久不愿离去……

  送别的画面定格在青山绿水之间!

  由于五中队已随司令员在龙北一带行动,侯亮只好亲率四、六中队大部,向大登挺进。部队 走了一天多的时间,悄悄在大登镇外围,隐蔽了起来,就等时间一到,便对大登发起进攻。

  再说桂花、香梅,她们走的是良友镇的路线,到了公路之后,便搭乘去大登方向的汽车,当天就到了大登镇。桂花、香梅两人来到家中,母亲覃香见到女儿非常的高兴,先是抱住自己女儿桂花不肯放手,然后,又抓住香梅“自家侄女”地问长问短起来,亲热了好一阵子,覃香吩咐二婶赶紧去通知老爷回来。二婶找到陈新廉,在他耳旁悄悄地说了几句,陈新廉点点头,然后挥挥手,二婶会意,回家去了。陈新廉若无其事似地,在镇政府转了转后,见并无异常,便悄悄地回到家中。一见到女儿桂花,便上下左右打量一番,关切地问道:“没事吧,女儿?上次国军出动那么多人围剿你们,光是看那几门山炮,就怪吓人的了,当时我就想啊,我那女婿和我那宝贝女儿,哪经得住这个轰啊?弄得我几天眼前都是你们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样子。”

  “阿爸!你看,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桂花把双臂伸直,在原地转了一圈,给父母看,“我们不仅没事,还把那些看似强大的敌人,打得是落花流水,狼狈而逃!阿爸!怎么样!我们游击队厉害吧?”桂花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香梅一旁也是笑容可掬,轻轻鼓着掌,连连“嗯,嗯”地附和着。

  “你们游击队固然厉害,最主要的,我看还是党国气数已尽,无可救药,弄得是兵无斗志,打不了仗了,就是给他们再好的武器,都不过是废铜烂铁。看来这个党国是彻底的完了!”陈新廉感慨万千。

  “阿爸!既然国民党反动派无药可治,注定要失败,我们犯不着为他卖命,是吧……”桂花趁机做起阿爸的思想工作。(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