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红木棉之浴火49 > 第十八章决战大登镇,英雄洒热血。第一节。

  “报告!”

  “进来!”

  肖雅芝一看来人正是阮少雄,直觉让她感觉到即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站长!”

  “阮副队长!你怎么上来了?有急事?”

  “哎!是有急事!这是特别行动小组接到的紧急情报,情报上有绝密和紧急图标,我不敢耽搁,亲自送上来给您。”阮少雄将一个折叠好的纸条递与肖雅芝,这个纸条的叠法和图标,阮少雄曾经在“夜莺”传递紧急情报时见过。

  肖雅芝一见到纸条上鹰的图标,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她急忙向阮少雄摆摆手,示意他出去,等阮少雄一出房门,肖雅芝便迫不及待地拆开纸条,仔细一看,纸条上的字迹,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刚劲有力的字体,让肖雅芝感到浓浓的亲情。上面写道:近日,侯亮将亲率队伍攻打大登,鹰已被其怀疑,恐有生命之忧,望借此机会灭之。这一看,肖雅芝坐不住了,急忙站起身来,从抽屉里取出火柴,点燃纸条,待纸条烧尽,扔进桌子上还未喝完水的茶杯里,然后,她端起茶杯,边踱步,边轻轻摇晃着茶杯,她沉思着,思绪已回到了吉林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

  肖雅芝的家就在长白山下的小村子里。村子几十户人家,均为汉族人。这一带,地广人稀,林莽覆盖,周围还散落着满族、回族、朝鲜族等民族的村落,属于多民族居住的区域。村子里的汉族人。仍然保持汉族人的传统生活习惯,而在生计上,除了传统的农业外。还以打猎、伐木、采药为生。肖雅芝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父亲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兄妹两拉扯大。为了生计,在他们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带兄妹两上山了。长白山的人参,自古都是很负盛名的,运气好。能采到一支老参,全家一两年的生计就有保障了,但这不是常有的事。记得有一年。父亲带着兄妹两进山采参,父亲忙着在前头仔细搜寻人参的踪迹,无暇顾及他两,肖雅芝年幼贪玩。生性好动。一路蹦蹦跳跳,这里摘摘花草,那里抓只蝴蝶,不一会,父亲哥哥不见了人影,急得她这里喊哥哥,那里叫爸爸,却没有回应。跑着跑着,脚下被石头拌了一下。摔倒在地。当她正要爬起来时,被眼前的一枝花吸引住了。这是一支非常奇特的花。片片绿叶上撑出三枝枝细干,细干上朵朵红色的小苞,似乎向她微笑。她见过这东西,但从没见过如此之大株的,是不是人们常说的老参呢?她异常的兴奋,一下子忘掉了恐惧,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先是围绕这株人参,用小脚踩倒周围的草,踩出一圈印记来,又从四周找来些石头围了一圈,确定显眼后,拍了拍干净小手,然后,边喊边寻找哥哥和父亲。比肖雅芝大三岁的哥哥,一向来,非常疼爱这个妹妹,不仅是对妹妹的爱,甚至对母亲的那份依恋和思念,都融进了这份爱之中,这种爱是非常沉重的爱,甚至超越了其父亲对女儿的爱。当他发现妹妹不见的时候,他的心都要急得跳出来,脑海里想到的是妹妹被猛兽撕咬的情景和妹妹凄惨的叫唤:“哥哥救我呀!哥哥救我呀……”。他发疯似地寻找着,呼叫着妹妹的名字:“雅妹!雅妹……”

  “哥……”

  “雅妹!你跑哪去了?快把哥给急死了!”

  两人找到的那一刻,哥哥一把将妹妹抱在怀里,旋转了起来,他们真的不希望有生离死别的时候。

  “哥!快跟我来!”肖雅芝拉着哥哥就跑,边跑边说:“我发现一株大参!”

  “那你给她系上红绳子没?”

  “没有!”

  “那她会跑掉的!”

  “怎么可能?”

  “老人说的,系上红绳,她就跑不掉了,同时也告诉别的采参人,这里‘名花有主’了。”

  “喔!我敢肯定,她不会丢的!”

  果然,赵雅芝带着哥哥准确地找到了那株人参的所在位置。哥哥望着妹妹精心布置的记号,惊呆了,妹妹小小的年纪,竟然有如此缜密的思维,不得不令人慨叹!这时,父亲也找到了他们,当看到这株人参时,激动不已,这可是一株几十年的老参呀!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这样一来,半年的生计都不用愁了,父亲高兴地抱着肖雅芝又是喊又是跳,直夸她能干。

  他们家还养了只猎鹰,父亲时常带他们一起去打猎。父亲教会他们怎样辨别猎物的踪迹,怎样把握出击的时机,怎样才能打得准,一枪毙命。父亲常说:作为一名出色的猎手,必须沉得住气,隐藏得够深,枪法够好,一旦机会来了,就能出奇制胜,管叫猎物难逃猎人之手!兄妹两记住了父亲的话,勤学苦练,最终成了好猎手。在肖雅芝的眼里,哥哥是一个狡猾的猎人,就像家里的那只猎鹰,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准确、迅捷地将猎物收入囊中。同时,他又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什么都关心她,爱护她,疼她,让着她,有如那猎鹰强有力的翅膀,时刻呵护着她。因此,在哥哥的关爱下,妹妹懂得用温柔、善良、炙热、执着、忠诚,对待自己最亲的人。而对哥哥来说,妹妹雅芝,不仅是一个对家人温情与善良的好妹妹,由于母亲早逝,从小像男人一样什么活都干的人,性格上又有女汉子的特性,不仅胆大心细、、聪慧过人,行事上,更有猎人般的稳、准、狠和泼辣的风格。

  肖雅芝是一个敢为亲情、爱情抛弃一切,甚至生命的人。有一次,和哥哥上山打猎,哥哥的猎枪死死盯住了一只狍子,枪响过后,狍子拖着受伤的身体慢慢地向林子里跑去,猎鹰飞扑过去,双爪紧紧扣住那受伤的狍子,在雪地上,扑闪着翅膀。可就在这时,他们身后林子里,一只大黑瞎子被枪声激怒,狂舞双掌,一头向哥哥撞来。若是被黑瞎子双掌拍中哥哥后脑勺,哥哥准没命了。身旁的肖雅芝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双脚一蹬,腾空窜起,将整个身体横在空中,挡住黑瞎子去路,身体下落的同时,手里的猎枪响了,子弹击穿了黑瞎子的胸膛,猎枪斜着顶住四百来斤重的黑瞎子胸口上,黑瞎子站着死了,肖雅芝却毛发未损。哥哥转过身时,目睹了这一惊秫的一幕,好险啊!不要说黑瞎子扑下来,就是死了身体砸下来,肖雅芝也难逃一劫呀!

  “雅妹呀!你怎么这么傻?如果被黑瞎子扑到怎么办?以后,你叫哥哥怎么活?”哥哥深情地对妹妹说。

  “哥哥!就是我死了,你也不能死啊!你可是我们肖家唯一的命根子,我们肖家还要靠你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呢!”肖雅芝微笑着安慰哥哥。是啊!就是自己死,她也决不让哥哥有事!

  好景不长。日本鬼子占领东北三省,抗日联军活跃在白山黑水之间。鬼子为扑灭抗日烽火,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见拿枪的人,无论是拿什么枪,一见就开枪射杀。那天,肖雅芝和哥哥、父亲三人正在山里打猎,碰巧遇到鬼子上山清剿抗联武装。鬼子远远见到他们就“叽叽呱呱”叫着,朝他们追了过来,边追边开枪。三人急忙逃跑,边跑边开枪迟滞鬼子,三人撂倒几个鬼子,没跑多远,父亲就被子弹击中胸部,眼看是不行了,肖雅芝和哥哥无论如何都不愿放弃自己的父亲,父亲只好用枪逼着他们离去,父亲说:“你们兄妹两再不走,我现在就死给你们看!”两兄妹挥泪离开,老远父亲还喊道:“记住!替我报仇哇!”兄妹两爬到山梁上时,回头望见自己的父亲,被鬼子拖着下山去了,雪地上留下一条黑黑的印子,仿佛一条皮鞭不停地抽打在兄妹两的心上,疼痛不已。第二天,镇上就吊着他们父亲的尸体。

  兄妹两只好远赴他乡,寻找报仇的机会。在重庆,巧遇国军招人,兄妹两凭借过硬的功夫和枪法,被军统双双看中,选进特训班,并经常被派往敌占区从事谍报工作,尤其在破坏、暗杀方面,屡立战功,杀了不少日本人,也算是替他们的父亲,报了仇。后来,两人又一同进入高级特工培训班深造。在培训班里,肖雅芝尤其以具有战略眼光,善于组织指挥特战行动和搞破坏、暗杀,而得到上峰赏识。抗战胜利后,兄妹两和几个得力骨干被留在培训班里做教员。直到48年底,随着国军节节败退,几人随国军到了华中,因激烈的战事,又被派往战区从事谍报工作,经常深入共区,专搞破坏、暗杀、收集情报及特战等活动,手上沾了共产党不少血债。因突出的表现,得到白崇禧的赏识,后期被派到广西,帮助巩固桂系大本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