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红木棉之浴火49 > 第十七章小松子魂驻青山,西路军仓惶逃命。第四节。

  仪式开始了。莫云将游击队早已准备好的粮食等礼物,分发到林一凡、覃刚、覃祖根、杨少保等人手中,捧入谷场,交与山水公等苗人代表,祝愿苗人生活丰衣足食、顺风顺水。苗哥吹起芦笙,与打着花伞、穿着五彩艳丽的苗妹,围着芦笙柱,一同跳起迎客舞。山水公引领莫云一行,在正中位置桌子旁就坐,待客人坐好后,跳舞的苗哥、苗妹们从入口处退了出去。

  “尊敬的莫司令员及各位游击队客人:我代表下垦苗寨的苗民,对你们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山水公停顿了一下,苗民们欢呼起来,芦笙吹起,山水公双手举起向下一按,谷场顿时安静下来,“游击队是我们苗家人的兄弟,是我们自己的队伍,此次游击队反围剿的胜利,同样也是我们老百姓的胜利、我们苗家人的胜利,我们下垦苗寨在此隆重举办一次庆祝活动,目的就是庆祝游击队的胜利,庆祝属于我们的胜利!下面,请莫司令员给我们讲话!”掌声、芦笙响成一片。

  “乡亲们、苗族同胞们:你们好!首先,我要表达几个感谢。一是感谢苗主山水公的盛情邀请和苗族同胞们的热情款待;二是感谢苗族同胞们在这次反围剿作战中,给予游击队的大力支持,正因为有了老百姓的支持,我们游击队才能取得这次反围剿的胜利;三是我要好好感谢一下,上次配合游击队‘打蛇队’上演了一出‘火烧寨楼’的好戏。为全歼国民党特别行动队,作出巨大牺牲的苗族同胞们!”说到这里,莫云扭头询问杨少保:“被烧毁的寨楼。重新建好了吗?”还没等杨少保答话,山水公感激地说:“建好了!建好了!那个什么行动队的,被消灭的第二天,杨中队长带了好多人来给重新建好了,比以前更好更漂亮哩!多谢同志们了!”莫云笑道:“哎咦!是我们游击队给你们添麻烦了不是,应该我们谢你们才对!”说完,莫云向着人群继续说道:“为了表示感谢。我莫云代表游击队向各位苗族同胞敬个礼了。”说完,给苗民们敬了个礼,“其次。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就在前两天,东南面的解放大军,已经解放了广州。北面的解放大军。已经逼近广西。这样一来,离广西的解放已经不远了。所以,我们游击队不能等着解放,要主动向外围出击了。”

  “好哇……”大伙欢呼雀跃,激动不已,好像明天就要解放似的。

  莫云端起一碗酒,大声地说道:“来吧!同胞们!端起你的酒碗,倒上苗家的美酒。为了民族大团结,为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为了属于我们的胜利,干杯!”莫云带头将一碗苗家的糯米酒,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将碗倒过来,高高的举过头顶,以示滴酒干尽。苗家人生性豪爽,不喜欢拖泥带水,见司令员如此豪爽、果敢,甚为高兴和敬佩,齐声高喊:“干杯!”纷纷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随后,宴席开始。莫云和山水公交杯换盏,畅谈甚欢。此时,一位苗家婆婆领着一位美丽漂亮的苗妹,来到莫司令员桌子前,莫云赶紧站起身来,用眼一看,苗家婆婆一脸诙谐,苗妹手里端着酒杯,脸带羞容,站在婆婆身旁。婆婆开口喊唱道:“司令员哥啊!你难得来趟苗寨哩,一到苗家就感谢哩,就像‘山神’送希望哩,你的诚心我们领哩,苗婆虽老心想敬哩,带个靓妹帮我敬哩,这杯酒呀你要喝,不喝难过美人关啰,哎呀咧咧!哎呀咧!”山水公递给莫云一杯酒,苗家婆婆喊唱完后,苗妹端着酒杯上前,羞羞涩涩地与莫云来了个交杯酒,顿时,博得满堂喝彩,掌声一片。接着,大家开始互相扯起耳朵,敬起酒来,山水公分别和林一凡、覃刚、覃祖根、杨少保他们一一扯起耳朵敬酒。

  这是苗家传统的“喊酒”和“扯耳朵”敬酒习俗。既是邀请,又是助兴,更是增加友情的一种行酒的方式,在苗寨很是流行。

  宴席接近尾声的时候,一群苗哥苗妹穿着节日的彩装,一下子从入口处涌进谷场中央,围绕着芦笙柱,里面一圈是苗哥一边吹着芦笙,一边跳着舞,外面一圈是苗哥苗妹手拉着手,合着芦笙,跳起苗族的“踩堂舞”。跳着跳着,手拉着手的苗哥苗妹,突然,放开手,向四周散去,每人都邀请一个客人上场,莫云、林一凡、覃刚、覃祖根、杨少保都在邀请之列,合着芦笙,一同手拉手跳起“踩堂舞”,周围的人群随着芦笙,合着掌助兴。吹芦笙的人,吹得是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拉着手跳舞的人,跳得是兴高采烈、乐在其中;看热闹的人,看得是饶有兴趣,其乐融融。现场气氛异常活跃和融洽,把此次庆祝活动推向高潮。正是:军民团结一家亲,试看天下谁能敌!

  反围剿作战胜利后,中共龙北区工委及时召开会议,分析形势后认为,龙北地区敌人经过几次围剿失败,力量上已被极大的消弱,加上解放大军逼近广西的强大心理压力,敌人已到了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的地步,我游击队是时候向外线出击了。考虑到西城县离龙城相对较远,敌人力量相对薄弱,且解放大军最有可能从西北面直下龙城,为迎接解放军的到来,解放西城县一带的村镇就显得十分必要。然后,再根据进展情况,适时掐断龙城北面大登的交通要道,使各路敌人处于孤立无援状态,便于各个击破。由此,桂黔边游击总队改名为龙北人民解放总队,并于10月中旬,派出乐远游击大队的一、二、三中队,前突至西城县城附近。经过十来天的激战。解放了龙头、黄鸡、石门三个乡镇,县长梁庆秋、自卫总队总队长韦家德、副总队长夏廷带着残兵败将,仓皇逃回县城。从此龟缩于县城,不敢轻举妄动。

  莫云、林一凡、谢伟杰、覃刚正在屋子里讨论下一步斗争的重点。大家在要不要攻打西城县城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一种意见是西城县城已近在咫尺,打下它,对我游击根据地的形势是非常有利的,不仅声威大震,有力地振奋人民群众的信心。而且能瓦解周围敌人的反动统治,这不失为好的选择;另一种意见是把根据地向龙城方向拓展,为日后解放龙城奠定基础。莫云最后总结时说道:“同志们!大家对形势的分析和判断都很有道理。我认为,第一种选择好是好,但与我们当前的处境仍有一定的差距。一个,我们刚刚攻下三个乡镇。立足未稳。且兵力分散,不易集中力量攻打县城,而且,县城敌人力量仍然还是很强的,这会给我游击队造成很大的损失,当然不符合我们游击队的一贯作风,也就是说,攻打县城的条件还不成熟。第二种建议。我看很好!把游击队的力量不断向敌人重心地带逼近,然后。根据形势的需要,想什么时候拿下就什么时候拿下。”莫云说着,把拳头轻轻往桌子上一砸,脸上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由我亲自带一、五中队、十六中队向龙北外围重镇龙山进发,并命潭良大队向大登镇发起进攻,切断敌人的咽喉要道,在龙城西面、北面形成钳形压迫之势。同时,要密切监视西城、南良两县敌人动向,加强哪里的斗争准备,具体工作由林一凡、谢伟杰负责。”

  “开会呀?”莫云的爱人覃菊花提着一壶热茶,走了进来,“来!大家别顾着开会,喝碗油茶吧,提提神,醒醒脑,这才有利于工作嘛!”边说边在每人面前摆上一个小碗,大伙传递着茶壶,把面前的碗倒满了油茶,“大家趁热喝,油茶就是趁热喝才香,才有味。”

  “嗯,今天这油茶我爱喝!不仅香甜可口,而且余味无穷,喉咙还那么甘甜甘甜的很久,覃妹妹的油茶,打得是越来越有水平了,真是羡慕啊!这老莫怎个摊上这么个好老婆哩,知根知暖的!”谢伟杰一边品尝、一边享受着香喷喷的油茶,装着不服气的样子。

  “听你讲的意思是说,你老婆不是很好,对咩?那好哇!菊花!看来老谢的膝盖发痒了,晚上你到老谢家去(刻)一趟,把刚才老谢讲的话,原原本本地讲给他老婆听,晚上有人要挨跪洗衣板了!”莫云幸灾乐祸“嘿嘿”地笑了起来。

  “好你个老莫!这馊主意你也想得出来,我不过感叹一下,惹了谁了?大不了我不喝了。”说完,一口将碗里剩下的油茶一干而尽,把碗往前一伸,大声说道:“我们有的是骨气,说不喝就不喝!”说着,突然将身体稍微一弯,拿碗的手向下一沉,小声地对拿着茶壶的覃刚嬉皮笑脸地说:“小覃兄弟,还是你好!来!给谢哥再满上一碗。”大伙见状,哄然笑了起来,全都被他逗乐了。

  “莫大嫂!有机会能不能把你这手好功夫,也给我们传授传授?”覃刚品着油茶,羡慕地说。

  “没问题!不过……你就不必了,斯斯文文的,教你也不会,等解放了,有时间我把这‘勾魂汤’全都教给我那漂亮的玉兰妹妹,你看行吗?”

  “行……当然行!求之不……不得!”覃刚不好意思地四下张望一下,窘态和憨态,又令大家笑了一阵子。

  “好了!这样,菊花,你要配合覃主任做好宣传工作和妇女工作,并且,亲自到西城县城内,和那里的地下党的同志一起,做好筹粮,以及迎接解放大军进城的准备,这项工作必须做在前头!”莫云最后强调。

  “好的!这事,我会尽快去办!”

  11月9日,莫云亲率一中队、五中队、十六中队及当地群众700余人,攻克龙山乡。在敌人溃败过程中,一中队“小鬼队”作战勇敢,对敌人是穷追猛打。分队长卢远山远远地看见一名军官,朝山沟里逃跑,他便异常兴奋起来,对“小鬼”们,喊道:“同志们!你们还记得班长‘小松子’交待你们什么吗?他答应队长要抓个当官的,看见了吗?山沟里的那个,就是国民党当官的,上啊!同志们!抓住他,‘小松子’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这一喊,提醒了“小鬼”们,他们日思夜想着有机会替他们的班长“小松子”实现愿望,这同样也是他们这些孩子的愿望,如今,机会就在眼前,这个机会岂能让它错过?“哗啦”一下,“小鬼”们拼足了劲,个个争先恐后,撵了上去,生怕“煮熟的鸭子又飞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