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红木棉之浴火49 > 第十六章正规军飞扬跋扈,南路军惨败而归。第三节。

  付贵走到阮少雄身边,问道:“阮组长,情况怎么样?部队还能走吗?”阮少雄手里拿着一个木疙瘩,递给付贵,然后,答道:“一时半会可能走不了,得把路面的这些东西清掉才行。”

  “什么东西?”付贵接过木疙瘩仔细一看,这玩意是由直径为十公分左右的树干,斜着锯成一节节十到十五公分大小的三角形,然后,在上面不规则地钉入两头尖的钉子,用这种方法做成的铁刺木疙瘩,稳定性非常的好,车子的橡胶轮子只要粘上了,十有九被铁钉扎破爆胎。这招真是够损的,付贵忙交待司机赶快换胎,令士兵去捡路面的铁刺木疙瘩。阮少雄嫌速度太慢,叫人到路边砍来树枝和柱子,做成长长的大扫把,一路扫过去,哎!这招很管用,不一会的功夫,散落于公路上的铁刺木疙瘩全给扫清。车子又上路了,只不过这回多了一把“新式武器”——长长的大扫把,士兵扛在肩上显得十分的夺目和滑稽可笑,真是扛着扫把去打仗!

  车队继续前行,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车顶上架着的机枪,时不时向一些便于伏击的地方扫射,车上的迫击炮做好随时发射的准备。车队又走了五六公里的路程,来到一处叫夹肠弯的路段,路两旁多为坡岭,地形较为复杂。这里埋藏着游击队的另一支队伍,杨如平带领的五中队的同志们,他们早已埋伏在公路一侧。老远就听见敌人乱放枪,杨如平他们已为敌人准备了第二道菜“滚木雷石”,就等敌人到来。不一会。远远就望见敌人过来了,杨如平对大家说:“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动,等敌人近了再打!大家注意隐蔽好!”车队渐渐靠近了,大家屛住呼吸,静静等待着机会。车队离游击队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的机枪开始向两边的坡岭扫射,子弹打在游击队战士面前。溅起阵阵泥土,飞落到战士用树枝草藤编成的伪装帽上,战士们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见没动静,车队又继续向前龟移,军官们举着望远镜四处张望着。进入伏击圈后,杨如平把手一挥。负责“滚木雷石”的战士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一堆堆草蓬、刺蓬,用大木棍死劲往下一撬或一顶。顿时,石头滚木倾泻而下,翻滚着砸向公路上,有的石头滚木砸到汽车车头上,有的直接砸进车厢内,车上人员死的死,伤的伤。哭天喊地,没有砸中汽车的滚木石头。横七竖八地躺在车与车之间的空地上,以及公路两侧的沟里。这就奇了!用望远镜观察周围地形的军官可不少,竟然无人发现“滚木雷石”?其实,游击队早就组织群众,在地势险要的位置,垒砌滚木、大石,然后,用砍来的杂草、刺蓬,把一堆堆石头、滚木,伪装成了草蓬、刺蓬,所以,没引起敌人的注意。

  杨如平趁敌人还在混乱中,果断下达了开火的命令。顿时,各类枪支齐开火,子弹密集地射向敌群,许多国民党士兵,有的倒在车上,有的翻下车来,没伤没死的,也不等军官的命令,赶紧跳下车,架起小钢炮,“咣,咣,咣……”朝游击队阵地就是一阵乱轰。“轰,轰,轰……”炮弹在游击队阵地上不停地炸响,爆炸产生的强大冲击力,将不少游击队员炸飞出掩体。杨如平一看,情况不妙,急喊道:“同志们!快撤!快撤!”此时,686团和交警总队的士兵们也已经冲向阵地。杨如平急忙和同志们去扶重伤员,要一起撤退,被伤员们拒绝了。

  “杨副大队长!你们快走吧!再不走敌人就冲上来了,不能因为我们影响整个反围剿作战,快走快走!”被炸断了双腿的指导员邓安德说。

  “不行!我不能把你们留下来不管,要死就死在一块!”杨如平向身后的战士挥了挥手,正要向前去扶他们。

  “别过来!再过来,我们要开枪自尽了!”邓安德和几个受重伤的同志,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眼睛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敌人,焦急地哀求道,“求求你们了,同志们快走吧,为了反围剿的胜利……”邓安德捡起两颗手榴弹,一咬牙,身体向山下一滚,高喊道:“同志们!永别了……”其他的几个伤员也跟随他们的指导员向山下滚去,并高喊道:“中国共产党万岁!”、“潭良游击队万岁!”随即几声爆炸声响起,杨如平和其他同志挥泪下山,向后方撤离。

  莫同带着人冲上阵地,没抓到一个活着的游击队员,他赶紧举起望远镜向山下望去,见游击队正在迅速地向良友方向撤去,要追已经追不上了,他对传令兵说:“赶快给山下686团的付营长发信号!”

  “是!”传令兵双手举起小红旗向山下示意,莫同一边望着望远镜,一边发出指令:“目标,正北方向,偏西30度,距离200码。”传令兵向山下的炮兵挥舞旗帜传递坐标。山下公路上,付贵命人早已将几门山炮摆好炮位,见信号传来,炮兵赶紧调整好炮口,“预备——放!”口令下达,“嘭,嘭,嘭……”山炮吼叫起来,震天动地,炮弹刹时飞向远处。

  “轰,轰,轰……”炮弹在奔跑着的游击队中爆炸。山炮的威力可比小钢炮强多了,地上一炸就是个大坑,碗口粗的大树在爆炸声中拦腰折断飞出老远,碎石泥土被炸得满天飞,不少游击队员被炸死炸伤。无论他们怎么跑,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似的劈头盖脸砸下来。杨如平急喊道:“快趴下!快趴下!”也难怪这些游击队员,过去的反围剿作战,除了吃过小钢炮的亏外,哪里尝过山炮的威力呀!

  “什么玩意呀?见鬼了。我们到哪,他妈的它就跟到哪,这样下去不行啊!杨副!”五中队队长龚进初焦急地说。

  是啊!这炮弹怎么能长眼睛?杨如平趴在地上。被胸前的望远镜压得难受,用手一把扯出望远镜,这一扯,他的眼睛停在望远镜上不动了,敌人的大炮打得这么准,一定跟这玩意有关,他们从望远镜里看到我们的具体位置。然后,报告给炮兵,以前就吃过小钢炮的亏。只不过这次换上了山炮,距离更远了而已,这下子他全明白过来了。于是,急忙向部队喊道:“快往旁边那片树林里跑!”说罢。一跃而起。冒着炮火,朝树林里跑去,大伙也跟着跑进树林。果然,效果不错!敌人胡乱打了几炮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杨如平带人将牺牲的同志抬回树林,加以掩埋,并对伤员进行包扎救治,又让五中队队长龚进初清点人数。然后,在树林里稍作休息。这次“滚木雷石”行动。虽然,大量杀伤敌人,但自己也受到不少损失,连同指导员邓安德在内,部队光是牺牲就达十几人,损失可谓不小,刚才大伙都忙于躲避炮火和撤退,没时间多想,如今一静下来,杨如平和五中队的同志们,此时的心情是非常的悲伤和沉重,他们不得不去想刚才发生的经过,战友流淌的鲜血仍然挂在眼前,挥之不去,欲摆不能。

  “杨副!我们再杀回去吧,为指导员他们报仇啊!”龚进初悲愤地请求道。

  “是啊!杨副,你就让我们回去打那些狗日的!”战士们留着眼泪,握紧了枪杆。

  “同志们!我也想啊!可是同志们,组织上交给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在诱敌深入中,逐渐消耗敌人,疲惫敌人,最后,再一举消灭敌人,而不是要我们一昧的和敌人蛮干,我们游击方针就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敌疲我打。如果我们现在去进攻敌人,等于白白送死,根本替不了死去的同志报仇,我们死了,谁来完成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如果由于我们的过错,造成整个行动的失败,不仅危及潭良游击大队的安全,甚至整个游击总队都会毁在我们手上啊!我们这样做,更对不起指导员他们,他们滚下山坡与敌人同归于尽,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保全我们,不拖累我们,让我们能够完成组织上交给的任务,我们现在要去送死,那指导员他们的鲜血不是白白的流了?”

  杨如平这番话,说得大伙浑身直流冷汗,没想到我们的莽撞会给革命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

  “那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指导员他们牺牲吗?”一名战士说。

  “不!血债要用血来还,革命烈士的血,不会白流的!”杨如平坚定地说,“走!按计划,我们到下个目标狠狠打击敌人,为牺牲的同志报仇!”

  “走!”同志们充满斗志地向下一个地点转移,迎接下一次战火的洗礼。

  莫同带着人从山上撤回到公路上,付贵、蒙超、阮少雄迎了上来。

  “战绩如何?”付贵急切想知道游击队被打得怎么样,此次围剿,一路上来,国军只有被袭击的份,还没有消灭游击队的战绩,这对堂堂正规军来说,简直就是种耻辱!因此,他内心十分渴望一次消灭游击队的胜利。

  “此次反击非常的成功!游击队被我炮火打得是屁滚尿流,抱头鼠窜,伤亡惨重,这一仗下来,估计,不!肯定毙敌三十余人,受伤五六十人,这支游击队算是完了,这都是我从望远镜里,亲眼看到的!”莫同说得有些夸张,其实,在清扫战场时,也不过找到几具尸体而已,但不管怎么样,这已是很大的收获了。

  “我说莫老弟呀,你的功劳可不小啊!回去以后,我一定在上峰面前给你请功!”付贵嘴上这么说,心里在想,还不是老子正规军的大炮厉害,就凭你们这些地方部队,恐怕连游击队一根毫毛都捞不着哇!

  “哪里那里!都是大家的功劳,若没有付营长您的出色指挥和686团、交警总队的大炮厉害,能打得到游击队吗?我看,游击队早就跑了,哪来如此大的战绩?”

  “这么说,都是大家的功劳啦?”蒙超笑着说。

  “哈哈哈…”几人得意地狂笑着。不过,他们也清楚,这一仗,他们又损失了不少车辆和人员,下面的路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厄运等着呢,表面风光的笑声,却难以掩饰他们内心的恐惧。

  一路上,游击队改变了袭击的方法,部队和群众化整为零,组成小股部队,甚至采取几个人一组分段进行偷袭,打冷枪的打冷枪,滚木的滚木,滚石的滚石,撒铁刺木疙瘩的撒铁刺木疙瘩……闹得敌人是人心惶惶,草木皆兵,追又追不上,打又打不着,白白浪费许多炮弹和子弹,还损失了不少人员和车辆。一路走走停停,终于熬到了良友镇,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人马已是极度的疲惫不堪。付贵决定,各围剿部队在良友镇稍作休息,明日一早吃完早饭后,向潭良方向发起总攻。

  入夜,冷风兮兮,黑云沉沉,除了良友镇国民党兵点起的堆堆篝火,在黑夜里闪着光亮外,四周是漆黑一片。这些国民党兵忙乱惊恐了一天,早已昏昏睡去,就连那些警戒的哨兵也是无精打采,用枪撑着身体,打着瞌睡,无论他们的长官怎样千叮咛万嘱咐,要求他们要时刻防止游击队偷袭,可他们不是不想听,确实是太疲倦了,眼皮子不听使唤呀!当官的出来查查哨,见状训斥几句,哨兵似乎挺起精神来,等长官一转身,眼皮又不知不觉地耷拉了下来,军官随意转了转,也顶不住困乏之劲,赶紧回去睡觉了。

  在静寂的夜晚,却右一支部队悄悄向良友镇靠近。这支部队领队的就是潭良游击大队政委赵起,按计划,夜袭良友,由政委赵起率领六中队进行。临行前,大队长侯亮根据一路上对敌斗争的经验教训,要求他们重点要敲掉敌人的重武器,特别是敌人的山炮,对我们的威胁极大,想方设法敲掉它。赵起小声地对六中队指导员耿雁说:“你派几个人把镇上敌人的情况摸一摸,特别是要找到敌人的那几门山炮的具体位置。”(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