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历史小说 > 红木棉之浴火49 > 第十四章侯亮巧夺良友镇,业生舍命送情报。第二节。

  “行,一定行。别说这三点,就是一两点,他莫同也恨不得吃掉我们。他是火箭升上来的军官,年轻气盛,急功心切,加之,上次围剿得了不少甜头,根本不把我们游击队放在眼里。”杨如平肯定地说,赵起一旁频频点头称是:“消耗到最后,我们再来一次全面出击,便可将良友镇一举拿下。”

  “那好,明天仗就这么打。”侯亮说完,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了?大队长,心里有事啊?”赵起关心问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眼前的敌人好对付,可隐藏在我们内部的敌人,不好办呀!”侯亮忧心忡忡。

  “你是说……”

  “你们看啊,这次兄弟单位前来增援的邓先河分队,除了两人,其他人全部牺牲,这是游击队多大的损失啊!你说我如何向司令员交代?如何向龙北大队交代?这都是我的错,我失职啊!”侯亮两手掌心朝上,互相拍打着,心情十分沉重,自责之情溢于言表。

  “别自责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大家都要承担责任,怪就怪我们思想太麻痹了。自从上次‘夜莺’被击毙以后,我们思想上就存在从此天下太平的误区,导致对敌斗争复杂性估计不足,以至于酿成这一后果。因此,身为游击队的领导,我们是要好好的反省反省。”赵起语重心长地说。

  “见鬼了!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把情报泄露了出去?抓住他,老子亲自扒了他的皮。为牺牲的同志报仇。”杨如平用食指狠狠地指向良友镇方向。

  “所以,大家听好了,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革命到什么阶段,我们都要把此人给揪出来!”

  “对!不把此人揪出来,难解我们心头之恨那!”

  侯亮看了看四周,然后,把声音压得更低,对赵起说道:“老赵,这样。明天你找韦世昌、桂花和香梅,交代韦世昌多买一些肉菜回来,做一餐香喷喷的饭菜送来。我要用它来当诱饵,钓敌人上钩,记住!跟其他人什么都别提,就说游击队打仗辛苦。买些肉菜慰问慰问。增加体力。”看着侯亮神秘的样子,赵起笑了笑说:“打仗,还是你老侯‘花花肠子’多!”

  第二天,当初升的太阳暖洋洋地挂在天空的时候,游击队员们早早地吃起早饭,赵起叫来给部队送早饭的韦世昌和桂花,按照侯亮的意思吩咐他两,然后。喊来正在吃早饭的香梅,对她说:“交给你一个任务。回覃家协调做好伙食工作。”

  “什么?要我去煮饭?不干!我要留在这里打仗。”香梅嘟着个嘴,一脸不高兴,见赵起没有改变的意思,那黑亮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便使出撒娇的那一套,两手扯住赵起的衣袖,边晃边说:“政委,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好不好嘛?”

  “不行不行!你这一套对苏成管用,对我老赵没用,执行命令!”说完,袖子一甩,对着三人撂下一句话:“记住!肉菜能炒多香就炒多香。”

  “哼,政委欺负人!”香梅跺着脚,两手死劲绞着那根又粗又黑的鞭子。桂花笑着安慰道:“走吧!大姐和你一样也想打仗。”香梅很不情愿地跟着走了。

  早饭后,在大队长侯亮的带领下,游击队向良友的敌人再次发起了进攻。战斗开始时,虽然很激烈,但明显地让人感觉到与昨天相比火力弱了很多,越打到后面,情况越发明显。这一切,都被保安团一营营长莫同看在眼里,他把望远镜递给营副,营副从望远镜里看到,游击队连沙枪(将火药填充到枪管内,再充入铁砂)、土炮都用上了,一些老百姓和民兵也掺杂其中,而且,还不停有人被打死打伤,被老百姓抬离战场。

  “看到什么了吗?”莫同不动声色地问道。

  “营长,这……这……这是什么部队?这分明就……就是乌合之众啥,土共就是土共,连鸟……鸟枪都……都用上了,还死……死伤那么多人,简直就是来送死的!”营副一激动就接巴,一旁观战的阮少雄听他这么说,接过望远镜,细心地看了起来,的确如此,并没有假象的迹象。

  “就凭这点本事,妈的也赶来攻打老子良友镇,找死啊!这帮潭良土匪,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上次被老子打残的事都不记得了。”莫同叉着个腰,学着顶头上司郭连的样子,蔑视着眼前的对手。在他心中,本来听说游击队敢来攻打良友镇,便觉得游击队一定是吃了豹子胆,借人多势众,或有什么特别的能耐,现在看来,很可能是不把良友守军放在眼里,错估了形势。既然是来送死的,那我也不客气,借这个机会,把他们收拾了,岂不是大功一件?说不定团座一高兴,给老子弄个团副当当,莫同又做起了美梦,因为这种美梦在他身上不断变成现实。

  “要不,试探性地弄他一下先?”阮少雄有些迟疑。

  “好!传我的命令,立即展开试探性进攻!”

  “是!”营副得令,带领士兵冲出掩体、工事,朝游击队发起首次进攻。

  这一阵打,打得游击队一个措手不及,狼狈逃窜,一下子退守山坳。莫同见状大喜,急令部队全力进攻山坳。顿时,枪声大作,爆炸声连天。保安团得了甜头,想一鼓作气拿下山坳,因此,拼命往上攻。游击队则悄悄地动用预备队大量地杀伤敌人。莫同眼见着山坳上就那么点游击队,却硬是攻不下来,其实,他那里知道,山坳后面,还有不少部队呢。

  再说,覃家旺覃家大院内。韦世昌、桂花、香梅等一干人正忙得不可开交,覃志豪也在指挥家丁、下人帮着忙。厨房里,烧火的烧火。煮饭的煮饭,切菜的切菜,洗碗的洗碗,一派忙碌景象。香梅拿着一把菜刀,瞅着砧板上的一大块猪肉发愁,身子左摆摆右摆摆,不知道如何下手。跺着脚,急得嚷道:“桂花姐!这肉怎么切呀?”桂花走过来一看,笑了起来。

  “真是个大小姐呀!连切菜都不会。”

  “人家没干过嘛。平时在家都是下人干的,又用不着我干。”香梅嘟着个嘴。

  “我跟你说,这可不行!将来新社会了,人人平等。没有贵贱之分。这些活都得你自己干,你这大小姐的习惯得好好改改了,明白吗?再说了,你今后要不要嫁人,要不要当贤妻良母,要不要那个苏成娶你,想的话,就要好好的学会自食其力。学会做菜。”桂花认真地说。

  “是!桂花姐,我一定认真改造。学会做菜,争取当个贤妻良母。”香梅把刀举到头旁边晃着,她知道,桂花姐讲得很有道理,将来的社会,是不允许大小姐问题存在的,她必须得改,特别是为了苏成,她更得要改,她决心要做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做一个名副其实的、称职的好妻子。

  “哎,这就对了,这姑娘真是可教也!”桂花逗她。

  “是!保证完成任务。”香梅继续晃着那把菜刀。

  “我说大小姐!你还是先放下那把菜刀,好吗?怪吓人的!”桂花指指她举在头上的那把刀。

  “桂花姐,那你可要帮我!”

  “帮帮帮,我帮!把刀放下来啊。”桂花扶着香梅的手臂,将刀轻轻地放了下来,“老吴!你过来一下。”等炊事班班长老吴走过来以后,桂花扯住他说道:“来来来!老吴,你来教她,先让她学会怎么用刀,你忙,我先去看看送饭的工具准备好了没有。”桂花借故抽身离开,边走边喊道:“同志们!等会把菜炒香点。”

  “哎,哎,哎,桂花姐!你别走啊……”香梅又把刀伸出,指向桂花,桂花赶紧走出厨房。

  眼见时间到了中午,莫同只好下令收兵,但游击队哪里肯放,还是那些人,追着保安团的屁股打,一下子又打回原来的位置,这才停下手来。吃午饭时间了,打了一个上午,双方肚子都饿了,游击队的后勤人员送来了白花花、香喷喷的白米饭,还有肉,当着敌人的面大吃起来。保安团由于被围困了一天多,肉蔬菜进不去,已无菜可吃,啃着干巴巴的米饭,闻到游击队阵地飘来的肉香味,嫉妒死了。

  “妈的,不吃了,对面的‘土共’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在啃白饭。”一个士兵把碗一摔,气愤不过。

  “行行行!有饭给你吃就不错了,再过几天,连饭都没得吃了。”一个老兵模样的人说道。

  营副听到士兵们议论,看看自家吃的东西,再看看对面游击队的伙食,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把碗一摔,喊道:“弟兄们!既然这些‘土共’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不让他们舒服,抄家伙,给我上!”士兵们纷纷扔下碗,拿起枪,朝游击队冲了过去。游击队早有准备,就等敌人上钩,假装慌忙撤离,来不及带走可口喷香的饭菜。见游击队撤走,士兵们顾不上那么多了,放下武器,蜂抢游击队留下来的一盆盆肉菜,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有人边吃边说道:“谢谢了!谢谢了!游击队‘蠢货们’给我们做了这么好的饭菜!谢谢了啊!”正在他们为抢到游击队粮食,嘲笑游击队没饭吃,挨饿肚子的时候,在他们吃着抢来的肉食,忘乎所以的时候,游击队突然杀了个回马枪,打得保安团一个措手不及,狼狈逃了回去,有的连枪都没来得及拿回来,有的嘴里还塞着肉食就见阎王爷去了。这一顿打,保安团损失惨重,气得莫同大骂:“混蛋!混蛋!给我打!给我打……”就这样,双方又反反复复展开了几次拉锯战,各有伤亡。正打得胶着的时候,一名士兵跑来报告:“报告营长!团座电话。”莫同急忙前去接电话。

  “一营长,情况怎么样?游击队有多少人那?需不需要增援?”

  “报告团座!共匪人数与我军差不多,都是些乌合之众,就是难缠一些,我军正在追歼敌人。”

  “什么?追歼敌人?”

  “是的!我想借这个机会把敌人干掉,为党国立功。”

  “混蛋!这不是逞能的时候,你的任务就是给老子好好地守住良友镇,保住党国的要害部位。我告诉你莫同,良友镇离南良县和龙城很远,两头不到边,就是老子想支援你都来不及,你要是乱来,丢了良友镇,看老子活刮了你!”说到这里,电话给挂了。

  “是!”莫同对着“嘟,嘟,嘟”的电话,向泄了气的皮球。本来以为这么做,会得到团座夸奖,没想到反挨一顿臭骂,正是这一顿臭骂,把他从狂热中骂醒了,他一下子意识到可能有诈,为什么看到的游击队就那么多人,死伤又多,却老是打不完呢?想到这里,莫同的脸上、身上已惊得虚汗淋漓,他赶紧放下电话,对身边的士兵吼道:“快快快!命令部队赶快撤回来!”

  “是!”传令兵立即跑去通知停止进攻,迅速撤回良友镇。

  正打着开心的杨如平,见这次敌人很突然地自动撤离,立即意识到敌人可能要溜回去了,赶紧命令部队拼命的打:“同志们!敌人要跑回去再不出来了,快给我往死里打!同志们!冲啊!”顿时,冲锋号响了起来,游击队穷追猛打,敌人这次死伤惨重,仓皇逃回良友镇,再也不出来了。

  无论游击队怎么打,保安团就是不露头,游击队发动强攻,试图攻占良友,可又被敌人猛烈的火力压了回来,无奈,侯亮只好把部队撤至山坳周围再做打算。有人前来报告说,司令员莫云来了,侯亮一听大喜,急忙和赵起等人前往迎接。

  “司令员,你怎么亲自来了?”侯亮激动地和莫云握了手。。

  “我怎么就不能来呢?看!我还给你们带来了谁?”莫云满脸微笑,指着一人说。

  “大队长好!”那人向前一步,向侯亮敬了个礼。侯亮回礼后,握住那人的手,说:“这不是一中队队长杨少保吗?上次开会时见过。”

  “我把一中队带来支援你们,由于保密起见,事先没有通知你们,你们可别怪我!”(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